四不象的冯教授

沐风庄主
2010-07-15 看过
    我一直倾向于认为把冯友兰当成教中国哲学的教授就可以了,他的东西是属于哲学史的范畴,不能算是严肃的哲学范畴,对于近代中国哲学史的学术发展上很有研究价值,但哲学或者思想上价值不大。
  
  冯友兰的哲学史看透了,其实就是一个美国新实在论内容的洋人穿着中国哲学形式的古装玩意罢了,所以陈寅恪在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审查报告中最后其实是明扬暗贬,并明确提出了他的不同于冯友兰这种用旧瓶贩卖者洋酒的方法,而是所谓的“旧酒装新瓶”的观点。
  
  这样看来,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的方法论其实就是新实在论,“接着讲”是冯友兰《新理学》中的路数,对此当时提出深刻而严厉批评的就有洪谦与王恩洋。两位意见非常很值得重视,洪谦正是从自身的新实在论的逻辑哲学来批判冯友兰的方法论,并最终站在维也纳哲学立场上,认为冯友兰的这种哲学的方法论也是立不住的,洪谦相反却把冯友兰看作没用的魏晋玄学在传统中国哲学与诗歌的玄学上抬高,认为有其自身的一定意义。所以冯友兰的哲学史在哲学上最终被彻底判成了死刑,最后成了大家所公认为的搞成了个洋不洋,中不中,古不古,今不今的怪物并冠以哲学之称的可笑玩意儿。

   话说回来,我这样大批了一通冯教授,但对于冯友兰、熊十力他们这些搞中哲的学人有点倒是值得肯定的,是面对西洋哲学思潮在中国的兴起,他们关注一个现代中国哲学所必将面临的问题:面对西方哲学知识方法论与哲学体系,中国哲学自身未来该如何建立起自身的知识方法论与系统的中国哲学体系。所以熊十力从佛学的《唯识宗》出发来思考和解决这个问题,十力搞佛学其用意部分也是在此;其高足牟宗三与唐君毅晚年则分别从陆王与康德黑格尔来回应了这个问题;贺麟也是从宋明理学与黑格尔出发;而冯友兰则是从宋明理学程朱那出发,并结合西方的新实在论来思考和解决这个问题,其精神与所做的工作在学术上也还是值得肯定得,解决好与否那是一回事。

   终究一生来看,冯友兰一辈搞的东西,要我下结论实质还是洋不洋,中不中,古不古,今不今。其实就是一锅煮,这个在学界大家都已基本上达成共识了。还记得当时毛泽东在开国大典后请了冯友兰吃饭,就是弄了东西各种东东的一锅煮的菜给他吃,也算是讽刺这样的学人吧。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他在政治上两次作风也颇为学界学人所病诟,而且如果从哲学与政治的二者关系来看,也颇能说明他哲学上是存在问题的,因为你从事政治必然有哲学上的根源,当然我认同冯友兰是个很真诚,无论在学术上还是政治也是很要求上进的人,但是从他的两次政治经历就能知道他在哲学上肯定存在重大问题,完全的立不住。像海德格尔,施密特这样的大哲和政治家,他们也参与过政治,但是我们看他们一直到晚年有过悔意么?
  
   冯友兰其实对于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两者理解都不是很深,所以研究西方逻辑哲学的大家如洪谦,金岳霖,胡适之辈都不怎看好他,研究中国哲学的大家如熊十力,王恩洋,徐梵澄等对他评价也不高。

  对于中国哲学,相对的来说,能真正继承朱子道统的为马一浮,因为传统之学讲求“见道”,马一浮真是这样的见道之人,熊十力曾称他道高识远,徐梵澄在晚年的《陆王学述》中也称马一浮为传统宋学的最后一位大师。而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后中国哲学其学有变,鲁迅的弟子徐梵澄提出“精神哲学”也是一个中国哲学很好的进路。

 

附:你如果一定要看哲学史,我可以推荐你去看看民国钟泰的《中国哲学史》,其实钟泰本来也不想写什么哲学史,但是因为当时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盛极一时,钟泰为了反驳他才去搞出个那本哲学史出来。钟泰算是王学的最后一位传人,而且在小学,诸子学,宋明心学与理学涵养极深。以前最早的有万有文库出过的,现在再版的很多。其他的牟宗三《中国哲学十九讲》《从陆象山到刘蕺山》也都可以当中国哲学史来看。
  
  你要真想了解中国哲学,我就不建议你看什么哲学史,哲学史本来就是西方人搞出来的东东,尤其自黑格尔后,哲学史的规模与体系更是蔚为大观,在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哲学没有哲学史,有的只是先秦诸子,魏晋玄学,汉唐佛学,宋明心学与理学这一类的哲学,你要想了解中国哲学,一窥其要旨,就在这些著作中好好看就可以了。
191 有用
6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9条

查看全部69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哲学史(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哲学史(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