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与历史

永和
2010-07-12 看过
学术与历史
——读罗志田《昨天的与世界的:从文化到人物》

我于2010年6月8日收到《南方周末》编辑蔡军剑先生惠赠的罗志田教授的著作《昨天的与世界的:从文化到人物》,由于毕业种种事项间杂其间,至今日方阅读完毕。遂趁热打铁,记些心得。

初识罗教授大名,是在南方周末,阅读罗教授代表作品《再造文明的尝试:胡适传》乃因其在南方周末实习生必读书目之中,此次所读的罗教授作品《昨天的与世界的:从文化到人物》亦是由南方周末编辑惠赠:
稍一琢磨,其间缘分,亦让我心生微微喜悦。

罗教授在南方周末上发表的作品,我初读之时颇感隔膜。豆瓣自由谈小组内亦曾有一帖专门讨论罗教授的作品。当时我多有浅薄之语,诸如,罗教授所撰诸文颇有股子青铜气味,恰符合罗教授历史系教授的身份。

但帖内更多的讨论者所述说的是从罗教授文章中的所得及所思。当时年少气盛,不肯服输,虽嘴上不肯软下来,但到底又把罗志田教授的文章再翻出来,又读一遍。日后再读南方周末时遇到罗教授新作,亦多细细品读,试图读出其中味道。

日久,乃知,阅读某些作品,是须阅读者心中有万卷为基,以此垫脚,方能窥见作者所述、所思的一鳞半爪的。而若要对所读著作、作者发议论,更当慎之又慎。

今日所述,仅心得一二。


◎关于学术

撰写毕业论文过程中,对规定的“注释要求”颇感不屑:说好听的叫注释,说不好听的,不都是抄的么?人家都已经研究过了,再研究能研究出什么?不过是拾人牙慧。

读罢罗教授《论文评审与学术创新》之后,乃知自己所言无知——注释的引用实表明此项研究之所本,及至承续,终为新意。

如今再翻自己大学内唯一一篇论文,甚是羞愧。古语言登堂入室,若以此为据,参看鄙人论文注释即可知晓,我实是一粗俗的门外汉。直到毕业之后才知,所谓一切学术皆有所本,温故而知新的深意,竟在此处。阅读有时尚需万卷为本,更何况发言议论,并冠以学术之名呢?所谓论文,或只可算作练习之作,惭愧之至;而大学四年之中,基本未接受过系统的论文写作指导乃至一些基本的学术规范教育,更觉四年本科学习有名无实,不敢人前启齿。

而至此,我亦知,当日为何总觉罗教授之文多青铜气味。罗教授作文多有引文,所论所引,又皆有所本,因此常常一篇文章之中引用文字甚多,读起来难免总让人难以应付,其间深意又必须左右推敲,把引文置于文中,细细咂摸,才能对其所论、所引有一知半解。

言有所本,语有所出,化古为今,温故知新。看似易,读甚难,要做到,就更难了。

◎关于历史

我读《再造文明的尝试:胡适传》时,真正体会到了何谓“醍醐灌顶”。
我初次发现,当文化的概念被放置在清末民初的时代大背景中,研究者居然可以将某些历史事件解读出那么深刻的内涵,而且文化方面的影响时至今日仍未消弭,此又远较当日政治之角力更耐人寻味。

在阅读《昨天的与世界的:从文化到人物》最后两章节——从文化看政治和影响历史的人物时,这种以文化视角解读政治事件的读史眼光再一次让我大开眼界,并且我越发觉得,政治之变动或只影响一国及其国民一时,而这些政治变动所造成的文化巨变带来的影响却可以潜移默,长久不衰。

因此,当人们试图解答造成眼下困境的诸因之时,或许应该回归历史,找寻到精彩纷呈的政治事件之下,或隐而不显或时隐时现的文化因素。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昨天的与世界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