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你便可以知晓历史和记忆的脆弱

蘇默
2010-07-11 看过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五个小时,一本《一九八四》,在极具讽刺的口吻里,亲临了那个到处有“老大哥在盯着你”的恐怖世界。

    阿信用他一贯WS的口气跟我说,“此书的男女交欢情结处理得恰到好处。”在那样一个极端的牢笼里,或许也只有用如此极端的反抗行为,才能表达奥威尔的愤慨。然而,引起了我极大反思的是温斯顿的职业。不断地改写过去的“错误”记录,以符合现实情况。于是,老大哥的预测永远没有错,被“化为乌有”的人是个未曾存在过的“非人”,党的承诺永远兑现地鼓舞人心……这几乎是现代新闻的建构和重组的夸张呈现、放大。如此,你便可以明白,历史是那样的脆弱。“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龙应台在《不相信》中写到,“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

    历史是有记载的,尚且被扭曲、被改写,何况那些痛苦地或美好地或平淡地如此不真切的记忆呢?于是,揣着moleskine记载自己珍藏的每一个日子。这样,未来的某一天,便可以从一堆小黑本中抽出一卷,翻开看,想起,哦,原来多年前的今天,我曾对你微笑。

    考完试,离特会还有几天,寝室里人数对折了,校园开始大面积清空,于是这几天便可以极安静放肆地挥霍时间。昨晚和大大逛完印象城,晃回小家,FJ还等着我筛选题目。这一本圣经,我们从小翻到大,可还是老记不清那些王朝岁月的更替,那些被历史细细筛过的名字。没有车子,夜又深了,于是便坐上TH的后座和FJ一起回去了。不知是不是昨晚DQ那杯抹茶放了上好的绿茶粉,反正晚上是失眠了。龟妈说,失眠比失恋还痛苦,有那么几分意思,尽管没恋过,也没失过。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