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张爱玲

那胭
2010-07-09 看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张爱玲的小说尤其偏爱。
    可能是因为张爱玲那传奇的一生,或者是她笔下那繁华而苍凉的字眼。就象开在阴暗角落里的罂粟,凄红而妖艳,却藏不住浮世的悲欢。
    〈〈心经〉〉是一篇家庭伦理的悲剧,是一篇弗洛依得精神分析恋父情结式的小说。
    对于每一个女孩子来说,父亲就是生命中第一个接触的异性。对父亲的感情,很容易影响到今后择偶的标准。
    而对于小说中的许小寒,她从小到大就一直象小鸟一样依恋着自己的爸爸。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心底的那种蒙蒙胧胧的依恋演变成热烈的爱慕。
    许小寒知道爸爸妈妈之间久是没有一点爱情可言了。这一个家庭,只不过是为了它的完整,为在在别人的眼中表现得和谐,而勉强地凑合在一起的而已。
    爸爸许峰一刚入中年,却依旧是魅力,成熟的男子。而母亲却红颜早就逝去,她为了维护这一个家的存在,只得一切任凭丈夫的自由,以为只要留住一个许太太的名称和家庭的名存实亡,其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可谁又想到,许小寒这么一个从小看到大的小女儿,竟然已经深深地爱上自己的父亲了。
    许小寒过二十岁生日哪天,她的同学段绫卿,邝彩珠等一群女孩子聚在她的家里,嘻嘻哈哈地为她庆祝生日。大家一起兴高采烈的谈论,电影,戏剧,男朋友的时候,许小寒挽着刚回家的许峰仪的胳膊,对大家骄傲的介绍说:“这是我爸爸,我要你们把他认清楚了,免得……“她吱吱一笑接下去道:“免得下次你们看见我跟他在一起,又要发生误会。”
    一个女孩不解,问:“什么误会?”
    许小寒道:“上次有个同学,巴巴地来问我,跟你去国泰看电影的那个高高的男人,是你的男朋友么?我笑了好几天--一提起来就好笑!这真是……哪儿想起来的事!”
    许峰仪只是以为女儿的调皮,耍闹,便纵容的一笑置之。却不知道这是许小寒潜意识的流露。
    随着事情的发展,许小寒藏在心底的恋父情结已经随着感情波动横溢而出。
    她把一直爱着她的男同学推给段绫卿。她要许峰仪知道,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为了自己深爱着的爸爸。
    她在许峰仪的面前,扑簌簌的落下了两行眼泪。把脸迈在爸爸的肩膀上,一如儿时的拉住爸爸的衣袖,试着把手伸进袖口里去。幽幽地说:“我是一生一世不打算离开你的。有一天我老了,人家都要是或:她为什么不结婚?她根本没有过结婚的机会!没有人爱过她!谁都这样想--也许连你也会这样想。我不能不防到这一天,所以我要你记得这一切。”
    许峰仪是爱许小寒的。他几乎把自己的爱寄托在女儿身上。
    但是这只是天伦之爱,有了这种爱,给予他的是精神上的安慰。这样,他才会觉得这个家并不是寂寞的。
    他的情感很复杂,连自己也理不出头绪。也许,在他的潜意识深处,也有些不易察觉的对许小寒的情爱成分。因为他对自己的妻子虽然没有感情可言,倒也没有怨言和别恋。是对女儿的感情把他栓在家里。
    看着女儿渐渐的长大,出落成亭亭玉立的美丽的少女。这才越来越发现事情的严重程度。
    --阁着玻璃,峰仪将手按在小寒的胳膊上--象牙黄的圆圆的手臂,袍子是幻丽的花洋纱,朱漆似的红底子,上面印着青头白脸的孩子,无数的孩子在他的指头缝里蠕动。小寒--那可爱的大孩子,有着丰泽的,象牙黄的肉体的大孩子……峰仪猛力制回他的手,仿佛给火烫了一下,脸色都变了,掉转身去,不看她。
    许峰仪得想办法制止自己感情的发展,他把小寒送到她舅母那去,或者自己离开家去莫干山过夏天。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他依旧摆脱不了小寒对他,他对小寒那种幻想的爱。终于,到了最后,他选择了一天令许小寒完全死心的路--爱上小寒的同学段绫卿。
    段绫卿和许小寒不一样。她的父亲死得很早,只有和自己的寡母寡嫂生活在一起,从来都不知道拥有父爱的温暖。
    于是,她也和许小寒一样,渴望一个父亲般的男人的爱。所以,她也不爱被小寒退给她的男同学,而选择了许峰仪。
    许峰仪在段绫卿身上却也得到了女儿的影子。
    许小寒哭,闹,劝说,阻止,都已经没有办法了。她被送去天津。
    临走的时候,她伸出手臂,攀住她母亲的脖子,哭了。
    许太太成全了许峰仪和段绫卿,如释重负。对小寒说:“你放心……我……我……自己会保重的……等你回来。”
这个故事看来很浅显,主题却是晦涩的。
可能,许小寒这种畸形的感情从某种程度上是张爱玲的折射。不过,我总觉得段绫卿那种在没有父爱的环境下的畸形感情更是贴近于张爱玲。
张爱玲说过--“我一向对于年纪大一点的人感到亲切,对于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人稍微有点看不起,对于小孩则是尊重与恐惧,完全敬而远之。”
小寒对她父亲说:“男人对于女人的怜悯,也许是近于爱。一个女人决不会爱是上一个她认为楚楚可怜的男人。女人对于男人的爱,总是带点崇拜性。”这也恰恰印证了张爱玲的那句“女人要崇拜才快乐,男人要被崇拜才快乐。”男人和女人的故事,被张爱玲笔墨分析得精辟。却在自己的感情选择上犯了糊涂。
    正当她踌躇的想象着自己这样的感情的时候,大她十五岁而且有家有室的胡兰成出现在她的眼前。于是抛弃了一切的理智,如蛾扑火的陷入爱情中。为了这种感情,盲目的爱恋和崇拜这么一个****的薄心人。真的不禁使人恻然。
这最后,只是这么一句话--这个世上,有哪一件感情不是千创百孔的?
1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张爱玲作品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爱玲作品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