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城已闭,美人欲何处

rudin_fan
2010-07-05 看过


       有多少人会心心念念,把某人当唯一?
  

    如果不是处于困境,相信没人希望给自己寻觅一个唯一,因为一旦是唯一,自己也就被困在了绝境里。
 

    徽柔反反复复的说:“我被困在这里了。”眼中流血,心内成灰。
  

    这原是莺莺的唱词,长亭送别——虽然眼底人千里,且尽生前酒一杯。未饮心先醉,眼中流血,心内成灰。
  

    彼时况值暮秋天气,送情郎张生上朝取应,好烦恼人也呵!
 

    那时莺莺尚不知自己的情郎会变无情郎,听得到一声去也,便松了金钏,减了玉肌。然而不管是《西厢记》《莺莺传》还是最早的《会真记》,这都是男人们(是文人也是当事人)的阴谋诡计,会真,会真,说明彼只当伊是一场艳遇。
  

    按理说,徽柔贵为皇女,不应像莺莺一般戚戚。我在《汉典》里查“徽柔”一词。显示的是善良仁慈。《书·无逸》:“徽柔懿恭,怀保小民。”这应该是仁宗和曹后对于这个皇长女寄托的期望——恭顺仁爱,成为天下女子恭贞礼孝的榜样。然而徽柔却是一个在二十五岁生命已经过去大半时才渐渐愿意懂得这道理的人。
  

    冬天的时候,托某人的福,买了上半部的纸质书,直到尽头处“待续未完”都没有只字提及伤痛未来。那时我打开文档想要写一篇记,那时取得名字是《孤城将闭,美人欲何处》,现在看完下半部,知道气数已尽,于是重新写起,改为《孤城已闭,美人欲何处》。
  

    上半部便像是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极尽风华。徽柔的生活,伴随着一些人的陨落一些人的冉起,岿然不动。那时的怀吉,无论怎么评都像是个配角。在历史的长河中,像怀吉这样的内臣无论如何都只能是配角吧。对于公主,那时有风光无限的冯京,有琴瑟和鸣的曹评。怀吉就像是个影子站在公主身后。公主看到眼前的美景,懒于回顾身后的随形之影。
  

    米兰偏爱冯京,专门为其写了篇番外。醉花阴。让我们知道在冯京的前尘往事中有个可爱的沅沅和未及出世的儿子。但就整部书而言,冯京像是打了个过场,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场景便是,及第后曹后给他簪戴宫花,笑道:状元郎好风采!就是那次过场让徽柔少女心动也,就像是秦可卿之于贾宝玉,是一次启蒙。
  

    如果冯京只算遗憾不算痛,那让人心痛的人即将登场,曹后的侄儿曹评。
  

    我在21号写下了如上的文字,23号晚上我从连港回来,只是两天,却突然觉得到了秋季。和我同往的96年生人的小弟时常满头大汗,我却在山头的海风中瑟瑟发抖,终于能意识到年轻真好。却道天凉好个秋,却道天秋好个凉。
  

    我以前说喜欢秋天。首先从拼写和语音上来讲,无论是autumn还是fall都很和我眼缘耳缘。还有就是我觉得“秋客”的心境离我太远,不禁为赋新词强说愁一把。这会,当下,想想徽柔,当时,就是这种悲凉的心态吧。
  

    当时指的是她被曹评拒绝后投水之时。那句“公主,我是很喜欢你,但我更爱我的家人。”让徽柔瞬间语塞。爱情,来时愉悦,走时悲辛。想当初为了箜篌与笛的合奏,想当初在油纸伞上细细碎碎刺下的情诗。回头看,徽柔从未与曹评合奏过,那把纸伞透下的斑斑点点的阳光,始终是残缺的。那是种始终不能站在阳光下的感情,像我最近看的《白夜行》,“我只是想与你一起在阳光下行走”,女主用这句话误了男主的一生。那时的徽柔被守夜的护卫打捞上来,坐在池塘的边沿,湿漉的长发逶迤于地,蜷首双手抱膝,不让任何人近身。感觉到有人靠近就反手挥下,看到是怀吉,愣了下,然后就抱着怀吉嘤嘤的哭泣起来。这是徽柔第一次求死。这种生与死的依赖感,是在这一刻形成的吧?感情的转移,从曹评到怀吉。莺莺这时轻轻启唇哼道:“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如果载不起,那就借我一人来盛放感情吧。
  

    初春到盛夏,遇见冯京和曹评。剩下的凉秋和寒冬。就只有怀吉。
  

    公主二十岁了。再怎么说也要出嫁。驸马李玮尚兖国公主。兖州,富庶之地,足见仁宗对这场婚姻的期待。
  

    如果说公主是幸运的,那就是她遇见的男子大多是对她倾心的。而不幸的是她倾心的男子却始终不能与她为偶甚至单纯相伴。徽柔的婚后生活像一场挣扎中的噩梦,难以重述。每一个夜晚,我关掉电子书,仍觉得内心震惊难以入眠。这噩梦,是对每一个人,李玮的努力与失望,公主的厌恶与恼怒,怀吉的心痛与悲辛,李母的愤怒与抓狂。公主被激怒会更加的变本加厉,李母也是,这是一场媳妇与家姑之间的旷日持久的角力,各有胜败,最后,一定是两败俱伤。
  

    那天在米兰香榭里和大家一起讨论徽柔和柔福。都是悲剧不错。柔福的悲剧,是外因的结果,她爱的人仍都努力在争取她。徽柔的悲剧,是内因的结果,她爱的人都被迫远离她。柔福在失望中变得尖锐,而徽柔在失望中变得疯狂。
  

    司马光,在这里让我不知该如何下笔评价。太固执。看不到一个女子的心情。公主的傀儡戏,那个白骨傀儡,翩翩起舞,和着公主绝望的歌声,朝堂上所有的人都震惊无声,唯有司马光坚持上书。一个没有自己亲生骨肉的人,的确体会不到那种切肤之痛。
  

    徽柔成全身边的每一个人,给他们自主选择幸福的机会。这是一个悲惨的命运所能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嘉应子,韵果儿,他们的思想与主见让我佩服,不愧是皇家公主身边的女子。秋和,是真正的好女子,却和崔白有缘无分。
  

    疼,这是公主对这段无望婚姻的忠实评价。无论从身体还是情感上,都疼。

  
    怀吉是云南白药吧。在没有伤痛的时候是个摆设。在有伤痛的时候才能够让人无忧。
  

    我想,在绝境中,每个女子都能爱上有爱无性的人。因为这是生存的需要。不再是为了更高层次的需求。
 

    公主在离开怀吉的第八个年头死去了。三十三岁。她的一生,有过一次肌肤之亲,两次亲吻。来源于三个男人,一个她不爱,两个她爱。令她永世难忘的,应该是那两次亲吻,这也就够了。
  

    大家不禁有些羡慕徽柔,怀吉这样的人,太难得,亦师亦友亦父亦兄亦郎君。只是现在没有这样的人,我确定。因为他是宦臣。现在的男人,不会愿意像一个“宦臣”一样爱人。
  

    徽柔可以由衷的笑,因为她得到了一种别人永远得不到的全新的爱情。
26 有用
0 没用
孤城闭 孤城闭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孤城闭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城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