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普尔对自由主义的界定及其它——重读《猜想与反驳》札记

沙砾于飞
2010-06-24 看过
《猜想与反驳》的这个汉译本,我是1986年10月托人在上海书市上买到的,也是帮助我从主流意识形态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启蒙读物之一。今日重读,分外亲切。兹摘录数语,以飨同好。

“知识,特别是我们的科学知识,是通过未经证明的(和不可证明的)预言,通过猜测,通过我们对问题的尝试性解决,通过猜想而进步的。这些猜想受批判的控制;就是说,由包括批判检验在内的尝试的反驳来控制的。“(页1)

”对一个理论的反驳——即对问题的任何认真的尝试性解决的反驳——始终是是我们接近真理的一部。正是这样我们能够从我们的错误中学习。“(页1)

”我们的一切知识都只能通过纠正我们的错误而增长。“(页4)

”为了避免误解,我想澄清一下:我使用的‘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等等术语始终是在它们现在仍在英国普遍使用的(但在美国或许不是这样使用):说一个自由主义者,我不是指一个同情任何一个政党的人,而只是指一个珍视个人自由和懂得一切形式的权力和权威所蕴藏的危险的人。“(页3)

推荐试读:
十八、乌托邦与暴力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猜想与反驳的更多书评

推荐猜想与反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