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混乱的生活,扭曲的价值观,浮躁的社会

悄窗冷雨
2010-06-20 看过
    刘震云的小说是我一直比较关注的,从早期的《一地鸡毛》到前些日子的《我叫刘跃进》,再到这本《手机》。他的小说内容以反映小人物喜怒哀乐为主,文笔轻松诙谐,读起来很是顺畅。但是不管是《鸡毛》还是《刘跃进》,整本书的主线是明晰的,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是十分明了的。而这本《手机》,却让我着实困惑。

    如果掐头去尾,去掉对严守一童年生活以及爷爷、奶奶过去经历的大段叙述,此书就是以手机这一道具来折射现代人,特别是现代中年人的情感上的困惑与迷失。但作者在前面较为详尽的描述了少年严守一的家庭背景、成长经历,不乏对一些细节和细微心理的饶有兴味的赘述;后面严的爷爷奶奶的故事可以用“一个口信的故事”来概括:一个口信,辗转两年,流传多人,才在一个极偶然的机会到达终点,也是一个颇有趣的故事,满可以独立成篇。但这三部分放在一起,再有书中费墨说的那一段话:“还是农业社会好哇”,“那个时候,一切都靠走路。上京赶考,几年不归,回来你说什么都是成立的。”“现在……近,太近,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就耐人寻味了。

    有人说,作者在作品中表达了对严守一此种人的同情,作者降低了道德底线。在我看来,与其说作者是降低了底线,不如说作者自身是混乱的。对严守一,作者不无同情,甚至有几分怜悯。严守一、费墨之“出事”是由一个个偶然的,是值得同情的;严守一是一个孝顺、顾家的好男人,他不是曾暗暗发誓“永远都不离开于文娟”,只不过因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于文娟又太不“大度”才落得离婚收场的吗;费墨则更是冤枉,只是“拉了拉手”,“坐而论道”而已。所以费墨先生不禁要仰天长叹,把自己“点背”归罪于“社会”了。

    而事实上,书中严守一的私生活是极其混乱的,他首先一边发誓“永远都不离开于文娟”,一边在与于文娟的婚姻存续期间与“伍月”、“金玉善”(一个韩国留学生)有染。在与于离婚后,他也并没有幡然悔悟,先是随随便便地就与有点拧巴和“傻不楞登”的女教师沈雪搞到了一起,又继续与伍月不清不楚。对这几个女人他都没有什么愧疚,对好不容易到来的儿子也没有什么感情,但如果就些断定严是一个冷血的人对他又不是不公平的——对乡下的奶奶他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对于文娟、沈雪、儿子,他偶尔也有一闪而过的“亲人”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伍月用身体交换利益、老贺为讨好费墨为他出一本不知所云的书、让人看不懂的先锋艺术、用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夜不归宿傍大款的女学生、甚至乡下的“黑砖头”堂哥也与一澡堂的东北小姐勾勾搭搭,让人不禁感慨:这社会究竟是怎么啦?只看到无数的人们在放纵的欲望中沉沦,犹如末日前的庞贝城。纯真被视为傻气、忠诚变成笑话、放纵成为时尚、堕落不需要理由。

    所以,费墨把自身的错误归结于“社会”也并不是毫无道理的。

    认为《手机》仅仅是一本描述中年人情感困惑的作品是管中窥豹,仅见一斑而已。

    传说中奢糜之至的庞贝城毁灭于天神的怒火,于一瞬间灰飞烟灭。在考古中出土的一只银制饮杯上刻着这样的话:[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 当人有着人的形像,却按照[兽]的方式去疯狂的时候,明天确实是捉摸不定的,因为无数事实证明[明天]并没有完全掌握在人的手里。
9 有用
0 没用
手机 手机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手机的更多书评

推荐手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