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一片去悠悠

一切归零
2010-06-16 看过
《悠悠岁月》是法国作家安妮.埃尔诺的作品,被选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的2009年最佳外国小说。

合上书页的时候,我脑子里只回想着一句诗: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这本书以集体回忆的形式,穿插着个人的回忆,以小说的形式再现了法国将近一个世纪的变化。同时我想到了君特.格拉斯的《我的世纪》,两本书有相似之处,用个人史去书写国别史,将个体的声音汇集成时代的声音。相较而言,这本书好读一些,《我的世纪》里的背景太多太繁杂,不过也别想简简单单地用一晚上将它消灭。不仅是由于那些有时会把人绕得晕头转向的长句子,而是因为它描写的东西,与我们的生活有那么多相交的地方,我们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地投射向那些相交与分离汇合的地方。

二战,阿尔及利亚,法国电影,萨特,戴高乐,密特朗,五月风暴,资产阶级的房子与汽车,妇女解放(为什么我刚才多次打成腐女解放啊囧)……回忆,照片,符号,一同构成了逝去的时光。这本书成功地再现了这一切,犹如时光倒流,逝去的一切犹如一场倏忽而来的大雪,覆盖在读者心中的那片法国的土地上。用作者的话说,那是:

“战后在依沃托的废墟边上,大白天蹲在一间当作咖啡馆的木棚后面撒尿,然后站着撩起裙子、席上短裤,再回到咖啡馆里去的女人”

“在影片《长别离》后,与乔治.威尔森跳舞的阿丽达.瓦莉热泪盈眶的面孔”

“阿尔及利亚霍西纳屠杀的照片上的女人,很像一副圣母哀悼耶稣画“

“她的作品形式只能从回忆中被淹没的一切印象里涌现出来,以便详细说明时代的一切独特标志,它们所在的或多或少是确定的年份——越来越近地把他们与其他标志连接起来,极力重新听到人们的话语,从大量不确定的说法——这种不断带来关于我们存在和应该存在、思考、信仰、害怕、希望的没完没了的模式的传闻——当中抽出对事件和物品的评论。这个世界留给她和她同代人的印象,她要用来重见一个共同的时代,从很久以前逐渐转变到今天的时代——以便在个人记忆里发现集体记忆的部分的同时,恢复历史的真实意义。”

“挽回我们将永远不再存在的时代里的某些东西”

我们的时代,就像所有的宏大一样,由无数的微小的齿合而成。我们的回忆并不是虚幻的,它是某些真实存在过的、现在即使不复存在但仍在时代的空气中回响的物件的集合。它们是一场革命、一种信仰、一次解放、一队游行,或者是一种新技术的发轫。正是它们塑造了我们的生活,如今即使它们踪影全无,也仍然在以一种难以察觉的方式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就像《我的世纪》所书写的时代,不仅是君特.格拉斯的世纪、德国人的世纪,也是我们曾活过的那个世纪一样,这本书也具有穿越国界的力量。因为那是我们曾活过的世纪。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绵延一个世纪的声音,如同那穿越时空的月光照在我们身上。埃尔诺写道:“有一天我们将会处在孙辈儿女们,以及尚未出生的人们的回忆里。正如性欲一样,记忆是永远不会挺值得。它使死者与活人、真实的与虚幻的人、梦幻与历史相互对应。”我们会死去,而记忆在昏暗月色中滋长。尚未出生的人将有一天能读到我们的记忆,那些他们尚未出生就已死去的人的记忆——只要我们将记忆写下来。这绝非徒劳,埃尔诺用她的技艺向我们证明这点。

http://wenfengning.blogbus.com/logs/64623069.html
11 有用
2 没用
悠悠岁月 悠悠岁月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推荐悠悠岁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