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大半的生命时光去阅读

子琴张
2010-06-10 看过
当这套书更能让我们感触传统的厚重沉默,在繁体竖版的世界里,汉字更有一种传统的力量与渲染。特别喜欢蔡元培先生的题词,开阔俨然,有种端庄之气。

  最让人感动的是,清朝诸学者的整理之功。今天看清代诸学者,在朴学的氛围里陶冶出的那种沉稳厚朴的治学之力,实让人钦佩。如孙诒让的《墨子间诂》,其用十年之力覃思,方敢讲自己略同其谊;又如潘祖荫推崇戴望“实事求是,深恶空腹高心之学”。再看此个时代的学者学风,我们该有何等的惭愧与不安。

   所有对诸子之书的整理无不是“凡诸家之说,是者从之,非者正之,阙略者补之,。。。整纷剔蠹,衇摘无疑,旁行之文,尽还旧观,讹夺之处,咸秩无紊。(俞樾《墨子间诂 序》)而要做这些,无不需要数十年,甚至一生来考证与思索,那该熬过多少的青灯明月,跋涉多远的荒路急湍,才能走到澄澈的终点。或许本来就没有终点,这些看似凝固的文字只是繁花锦蔟的未名世界的入口,在那个世界里灵魂只面对绝对本身。徐青藤有诗曰:“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当我们用大半的生命时光去阅读,如果最终换来的是被以沉默和遗忘的方式来加以对待,除了独立书斋眺望一川晚风,我们还有什么好去凭悼呢?

 如果,在20岁之前遍读诸子,我不知道今天自己的生活是何等面目,没有假如,生活从来不给我们任何机会。

 如果,在20到30岁之间最美好的时光,我不是把热情用来读康德、黑格尔与福柯,或许就没有那漫漫的找寻,亦没有今日的回归。在哪些不知狂妄的岁月里,我曾以为这些无形的沉重负担是那么容易地可以去轻轻地跨过,如同以为可以那么轻易地感受虚无的孤独。

如果,在30岁之后的日子里,可以耐心体悟诸子话语背后的爱与诚,以一个普通的听众身份,静静地倾听,不把他们当成圣人或罪人,不把任何的话语神圣或亵渎,生命是否会有一种丰博的法仪。

或者如学者评价克尔恺廓尔的哲学呼喊那样,诸子的“呼吁是对那些人而发,他们是活生生的个体、孤独的和充满关切的个体,他们并非不在乎自己的永恒使命,而是试图为自己在时间之诸相对性里面的生活追寻一种绝对的指导。”他们的“说话对象 是这样的人----首先间接地,然后是直接地、而且说服力不断增强。这样的人几乎不可能没有倾听”(Robert Bretall)尽管这可能只是一种可笑的吊诡游戏,可数千年来谁又在乎?谁又死心呢?

                                                    子琴张 五月于黄海之滨
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诸子集成(全八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诸子集成(全八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