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爱丽丝

欧迪狗
2010-06-02 看过
她走到柜台前,和他对望着。“我醒了。”她说。
她的青春时代放肆尖锐疼痛。
她的后青春时代慵懒闲适优雅。
后青春的后来,她醒了。她被狠狠戳了一刀。
疼且解脱。她这才发现,之前的无论什么,都只是一场梦。
“她,再也不担这凶手的名,再也不负这背叛的罪。”——她不是爱丽丝。

有种说法是,存在感总是和痛感联系在一起。或许有一定道理。因此,人们总习惯狠狠掐一下自己,疼到皮肉里,以验证自己是否清醒。
而痛感则常源自于戏剧化的舞台,暴烈的情绪碰撞,将生命一次挥霍完毕的歇斯底里,甚至于有着受虐幻想的自我鞭刑,若此,才会有种曾经沧海的高峰体验。譬如,哭哭啼啼的莫伊拉,青春期的皮帕·李;又如,麦田里的霍尔顿,以及,天真又放荡的郝丽小姐。

尚有零星青春可供挥霍的我,常在思忖,各种传说中的中年危机,是否便来源于太过熨帖的舒适生活,失去痛感的安全与麻木——像做着一场太过漫长的梦,安全,混沌,代价则是汹涌的虚妄,与消失的自我。

“我醒了。”皮帕·李说。搭着旧卡车开始一段未知旅途。显而易见,这段旅途必然与舒适无涉,必然充满着艰辛与疼痛。而在这些鲜明的触感中,皮帕·李重新开始能够感知自己生命的真实。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皮帕·李的私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皮帕·李的私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