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劣等性”

悟&空^&梓童
2010-05-30 看过
从有男女两性开始,女性一直处于劣势,不管是明目张胆的三妻四妾还是现在所宣扬的根据各自生理特征各司其职实现“平等”。最开始,女性的地位是极低的,她们只是男性的发泄工具,甚至都不是传宗接代的工具,没有节制的生育曾使婴儿成为整个部落的负担,成为族人所憎恨的极力摆脱的束缚,在这种情况下,男人对女人,对家族,对后代的责任无从谈起。女人是男人的财产,像家用的木材,桌子一样,随时可以废弃不用,可以换新,而且毫无罪恶感。他们并不觉得自己对女性应该有什么情感责任,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娱乐工具。
女人最初的堕落完全只因为她们的生育能力,而男人之所以能占上风是因为他们优越的体力。其实男人和女人从来没有机会真正较量过,我们不知道女人的肌肉和体能有没有可能在不同于历史的条件下发展得和男人一样。书上曾有记载女性与野兽搏斗,征战沙场,记载也说明女性有不弱于男人的体能。但是,在当初要为生存而进行体力搏斗的时代,女人的生殖能力成为不可忽视的束缚。怀孕、分娩和月经削弱了她们的劳动能力,使她们往往完全依附于男人,以得到保护和食物。那时的生育是没有节制的,女人的体力被消耗,只能呆在家里,从事家务劳动,几千年这种模式一层不变地传递下来,没有丝毫改变。
当然,人们不可能强迫女人去生育,于是他们转向法律,他们规定人们要结婚,有义务生育后代,还不允许离婚。觉醒的女人会反抗,会靠拒绝给予来避免成为男人的附庸,但这样的女性实在很少,在人群中竭尽一生都没有让人们听到自己呼喊自由的声音。
古时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而女人必须忠诚,因为她只是财物,只是附属,她依靠男人生存,不可能拥有和男人同等的权利,而男人自尊,要的是征服,容不得背叛。那时也不乏抗争的女人,但这种抗争也无声也消极,那就是堕落,那就是妓女。
她们不依靠某一个男人生存,以此来宣告脱离束缚。妓女中的艺伎和高级妓女不以卖身为业,她们有一技之长,她们善歌舞,懂心理,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因而成为男人竞相追逐的对象。高级妓女由此有机会被男人视为“人”来对待,从财物上升到“伴侣”的地位。
有优秀的女人,同理也有弱势的男人,这种男人一无所有,没有财产,因此也没有主宰妻子的理由。而男人越是富有,妻子越是依附,永远都会处于男人之下。这种历史现象延续至今:
如果男人是12345中的第4等,那么比他低的123等女人他都可以要,因为他有很强的征服欲,但最理想的又是处于3等和4等之间的女人,因为他有挑战欲,他最理想的女人是自由的,她不人云亦云,但她也屈从他的论点;她机智地进行反抗,却以认错而告终。太聪明的女人他驾驭不了,会有挫败感。而女人若是第4等,那所谓“配得上”她的就只有第5等,“所谓”是因为这只是世俗观念,这很讽刺,到现在女人还是要找比自己好的男人,这不是自己找压迫吗?这不是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处于劣势吗?但话又说回来,找自己低的,没有心灵的交流和共鸣,哪来的“灵魂伴侣”?
女人普遍能被当作人来对待,获得自己的基本权利是从节育开始,是从劳动开始:节育,使她们因生殖受到的阻力更小,但这并不说明她们通过和男人同样的努力工作就可以和男人平等,因为横在他们中间的还有历史悠久的性别歧视和越来越重视下一代的观念。男人们觉得,好吧,既然女人因为节育体力增强了,那下一代的培养工作就主要交给女性来完成吧,而女性因为历史原因长久屈服于男人的命令,且已经把“男人以事业为重”视为理所当然,所以,女人就像被链条拴在房前的栅栏上了,所有的努力都只是把链条增长了而已,家庭仍然是她们最主要的活动场所——正如男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因为他日常工作的连续性是靠他的妻子来保证的;不论他在外部世界碰到什么意外,她都要保证让他吃好、睡好。不论什么被搞坏了或用旧了,她都要恢复过来,她疲惫不堪地去做饭,在他生病时照顾他,她缝缝补补,洗洗唰唰。而女性的工作劳动呢,她们能跟男人同工同酬吗?不,她们活儿子得好,要的工资少。这种带有讥讽意味的说法,揭示了女性劳动的戏剧性,因为正是通过劳动,女人才赢得了做人的尊严,但这一胜利来之不易,且姗姗来迟。她们不能放弃,正如现在女生找工作是受歧视,是比男生工资低,但是要放弃吗?回去找个老公靠他养活吗?这不就是在争取自己做人尊严的道路上倒退了吗?!
现在女性的劣等性表现得倒不是非常明显,特别是在年轻时的爱情阶段,女性反而是被追逐的对象,是男性要讨好的。但是在这个背后又是什么呢,没有弄清楚的人常常会麻痹了自己的双眼:男人永远都会积极实现占有的欲望,而随着女性地位的提升,他的这种占有欲望需要他付出越来越多的代价,正是因为她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他者,他才更想彻底地占有她,用什么办法呢?婚姻。
男人成功地奴役了女人,但他也成功地让占有失去了吸引力。随着女人与家庭和社会结为一体,她的魔力不是改变了,而是消失了。她被降到仆人地位,不再是体现自然各种财富的未被征服的猎物。过多的蔑视,过多的尊重,过多的日常琐事,使得妻子不再有性的吸引力。婚礼本来就是用来让男人防范女人的;她成了他的财产。但是,我们占有的一切,反过来也占有了我们,所以,婚姻对于男人也是一种形式的奴役。他落入自然设下的陷阱:由于他渴望得到一个黄花姑娘,就不得不去维持笨重的主妇或干瘪的丑老太婆的生计。用来装饰他的生存的精致珠宝,变成了可恨的负担。
所以我并不是在说,女人有多么可悲,有多么可怜,自己被男人用婚姻的谎言转变成他的仆人,男人也因为这样的占有和欲望消耗了自己的生命和生活。何不乐观一点,把家庭中、事业中男女的不同分工和行业歧视称之为“各取所长”,称之为“家庭责任”吧。这样就没有战胜者居高临下的凌人气势,也没有卑微者的期期艾艾,被冠以的都是“为家庭牺牲”“为爱人奉献”“为生活所迫”这些无奈的但又很好的保全了双方自尊的冠冕堂皇的标签。
14 有用
3 没用
第二性 第二性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二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