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就来读一读

Cayetana
2010-05-27 看过
“渊博的评论家目光何其锐利,读荷马见出荷马也不懂的东西”——斯威夫特(转引本书P7)
二十世纪前虽有文评,但并未被广大受众认可,讽刺者大有人在。正如以上这句话。但随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日益兴起新批评、形式主义、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阐释学、接受美学等。时代的变迁,亦使原本用来嘲讽的话大大变了味。正如作者所言,斯威夫特的这句嘲讽在现代文论家听来竟成了恭维。可见,文评已渐渐被接受,并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加拿大批评家弗莱说:“批评的公理必须是:并非诗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而是他不能够直说他所知道的东西。”《批评的解剖》这里指出诗人大抵风格含蓄,不如批评文来得爽直,就像法官判案一是一二是二,铁面无私,不留情面。
作者强调“认识的相对性”,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作者并不赞同某些批评家将读者的作用强调得过分的做法,乃至否认批评和认识客观基础走向另一个极端。
作为一名文学研究的爱好者。作者概述了各类文体的发展史后具体介绍了“精神分析与文学批评”“论英美新批评”“神话与原型批评”“结构主义方面的语言学、人类学,诗论、叙事学、消解式批评”“阐述学”几类流派。涉猎极广,挖掘亦很深入。正像开篇所言:要了解一种文论,就必须要有与它相关的别的学科的起码知识,要批改它的谬误,也不能不动摇它在别的学科里的基础(P14)。可见,作者一直是抱着严谨治学及对读者负责的态度来撰写这部书的。
“批评家好像用放大镜去读每一个字,文学词句的言外之意,暗示和联想等等,都逃不过他的眼睛(P44)。”作者将一名好的批评家定位得就像一名侦探,具有极敏锐的观察力。从词至句,不管是意义上,还是搭配上,局部还是整体,为了证明作品的价值高低,这些都是批评家必须研究的。
另外,作为一个批评家,本身就必须具备成为“百科知识”型的全知人才,如哲学、宗教、艺术、自然科学等。维柯曾指出“首先需要了解的科学应当是神话学,即对寓意故事的解释。“(转引于P54)神话并非是随意创造的,是古代人类认识事物的特殊方式,作者称其为“隐喻”。可以这么说,古人口中的神话故事相当于现在人们口中的科学,知识表达方式,认识角度不同罢了。
“批评的价值并不是或不仅仅是认识过去,而是以今日的眼光看过去。比如经典名著《红楼梦》,每个时代都会涌出大批“红学”研究者,但每个人的观点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就如读一本晦涩难懂的书,小时候看一遍,懵懵懂懂,不求甚解,长大后再品读一番,自有一番别样收获。除了个人见识变化,更可以将批评作为一种社会性的活动——身处不同社会群体中的批评者对同一本著作的体会或感受罢了。
“在很长时期里,西方文学批评主要关注的正是如何体会作者的本意,在符合作者原来用意的条件下,再进一步探讨鉴赏和批评的问题。(P189)”作为读者,我们必得用自己的意识去阐释。如作者提到的四“先”:先有,先见,先把握,先结构。从而使认识形成一个循环过程,构成一个非首尾相接的圆,最后体现变化与进步。
拜读完作者对现代西方文论的主要流派的简单评述,拿来与中国传统文化两相比较,自觉对自己本身文学鉴赏和文学批评的能力提升有很大帮助。可见知识的价值并不会随时间递进而掉价。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二十世纪西方文论述评的更多书评

推荐二十世纪西方文论述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