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顽石

徵音
2010-05-27 看过

他们说,你叫曹雪芹。
你我之间,相隔的是浩浩荡荡的两百多年岁月。你在盛世中的金陵诞生,是权贵世家的贵公子。所以我想,那时候的江南该多么美丽富饶啊,流水长长,荷叶飘香。但你一定疏于欣赏。现代话说,你这样的孩子是“衔着金汤匙”长大的,正如你小说里的主角,他衔玉而生,非同寻常。所以,你矜贵的身份,怎能容你随意走出那铺金砌银的深宅大院呢?
偶尔我会想,假如你的人生就此荣华富贵下去,我们还会不会有幸读到这红楼一梦呢?就像假如南唐不破,世间还会不会有那第一伤心词人李后主呢?这个答案,多半是否定的。人的心灵原本简单透明。只有辗转反复的命运,突如其来的浩劫,一饷贪欢之后那些恍若隔世和物是人非,才能让我们简单透明的心灵在不堪重负之下,只好沉溺于文字的叙述。把咽回身体的眼泪,用墨水哭出来。
我们一直在听啊,你却终究未能讲完。

两百多年前那个冬季,京城朔风呼号。你唯一的孩子走了,你送他上路。
路上,你遇见空空道人。你追上他说,我想快点结束,这已经够了。空空道人听罢只是一笑,就消失无踪了。你都来不及告诉他,你还想再去一趟太虚幻境。你放心不下那株绛珠草,想着她既然已经还清了眼泪,如今是否干干净净了无牵挂地游离于离恨天外了呢?还有她们呢,在凡间了结了冤孽,都该宁静如初了吧?
当然,你只是去看看。最后,你还是会坚定地回到青埂峰下。你终于明白,还是做一枚石头比较好。无血无肉,无情无欲,冥顽不灵。
你把撒手的日子选在除夕。这是团圆的佳节,你知道她们在盼着你。
这一天京城的西郊白雪茫茫,干净得像是初见。
至于你的那本书,尽管十年来你依靠它支撑余生。而如今要走了,你忽然才发现,其实说与不说,有没有人懂,都不重要了。当自己依然做了石头,哪还用在乎这些花柳繁华之乡的真真假假了呢?悲欢离合,也不过是青埂峰前倏忽逝过的云烟罢了。
倒是白白辜负了一直等着知道结局的亲友们。你想,他们真傻呀,看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自己就是梦中之人。

你知道吗?当年你留下的半部小说,有人帮你续写了结尾,能换钱了。再后来,大家都说你很有才华,你的小说成为熠熠生辉的经典巨著。
现在,人们像盗墓一般在你的文字里不断挖掘秘密,热闹而欢腾。前几天,我还看到一位严谨的学者在研究一个前人忽略掉的重大问题------薛姨妈是王夫人的姐姐,还是妹妹呢?
青埂峰在哪里呢?我真怕他们寻着足迹找到了你,而你竟然因为年代久远,也把这事给遗忘了。那样多尴尬。
其实我也曾经刨根问底的想要知道,大观园后来发生了什么。那些姐姐妹妹们都去了哪里,各自有了何种际遇。时间长了,慢慢我竟也释然了。总之,她们没能飘向幸福。但是,正因为对“不幸福”千差万别的理解,才使人们对她们的结局有了千奇百怪的臆想: 上吊、沉湖、被劫持、被卖进青楼……你不必生气,你要理解,有些人关于不幸的联想,只能止于贫穷、卑贱或者死亡。如果所有人都能懂得,生之不堪更多的是无奈的文火煎熬,那空空道人度你一回,岂不是画蛇添足?

最疼痛的,留在最后来说吧!-------关于你最爱的那个人。
在你的生命中,自然也有过一些堪称贤良的女子来来去去。比如善解人意,端庄大方的明媒之妻,或者曾经知寒知暖、后来却又嫁作他人妇的小妾。但人近暮年,贫病交加之下,你心心念念不能忘却的,却依然只是她。
你从未抱怨过她们的不好,你只是一味强调她的好。大观园中,万紫千红。只她一人,知你洁净,不忍你在名利场中脏了身手。
前日午后,我再读《芙蓉女儿诔》,仍然几度哽咽。你看,感性使人脆弱。我当然知道那不是写给丫鬟的,那是你为祭她而作。她这一走,天上人间,独留你在浊世。遇见最好的那个人,本是人生之大幸。却因为眼睁睁看着那个人离开,成为人生之最最不堪。
在小说里,你让宝玉娶了宝钗,那善解人意、冰雪聪明的女子。然而,一个人终究是无法怀揣一份太强烈的爱情,去与另一个不相干的人经营好婚姻的,对吗?如此这般,纵然举案齐眉,势必意难平。
所以宝玉选择了出家。
但是,在现实中,有几人能活得这样洒脱呢?一个人背负的,常常高于他所能承担的。你给了男主角干干净净的一条路。但你自己呢?可能正因为有所寄托,所以即使身陷腌臜,似乎亦可以接近希望了。

当我读你所写,许多次都有想流泪的感觉。
但最可哀的是,我竟然从没有一次,可以痛痛快快哭得出来。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红楼梦(上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上下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