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

鹤舞轻风
2010-05-22 看过

江南好,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白居易•忆江南

    江南,自然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里有九曲回肠的幽幽小径,有蜿蜒曲折的潺潺小溪,有咿呀低吟的吴侬软语,还有小巧玲珑的古朴园林,更有才子佳人的互诉衷情。江南留下了多少文人墨客的驻足停留,留下了多少千古名篇的万古流芳,留下了多少绝胜千年的爱情史诗。
    而生于江南杭州的沧月有相当的古典文学功底,她喜欢把古典诗词的意境点缀在小说中或直接引用整首诗词,并在她所营造的诗情画意中追求人生的况味,将诗情、哲理、想象融为一体。
    不管是《风雨》中李商隐的《风雨》,还是《剑歌》中蒋捷的《虞美人》,疑惑《病》中纳兰容若的《金缕曲》,每一首都是小说主人公人生和心境的绝佳写照。再如《墨香》系列作品,小说环境的历史背景并不明确,任凭想象飞驰,或大漠,或古堡,或水底,飘散着浓郁的诗词韵味。带有古典气息的丰富的想象和瑰丽的画面背后,渗透了作者的现代意识。这是对个人价值的高扬与肯定。
    而她小说的名字,也是极尽妍丽,《荒原雪》,《护花铃》,《血薇》,《夕颜》,《大漠荒颜》,《帝都赋》,《曼珠沙华》,《剑歌》,《夜船吹笛雨潇潇》,《七夜雪》,甚至连小说里的名词也带着诗情画意,相思泪,金错刀,指间砂等等,不一而足。
文字华丽,有着突显的诗意和蓬勃的生命力,语言使小说整体显得新颖而不花哨,内敛而又充斥着张力,彰显着江南烟雨的灵动和精致。

“仿佛想拼命抓住一点什么,然而他越是抓紧,往日的一切就如同砂粒般,从收拢的手指间悄无声息的流走。”
                                  ——沧月•血薇•指间砂
    
    那些往昔的鲜艳都到哪里去了呢?那些壮烈爱恨的时光,听雪江湖,武林传奇,流砂匆匆,到头来一切都不过坠入了年华,恍然惊梦,依稀的脸庞。白衣如雪眼中留,刀光剑影中是王者不败的神话,他是整个江湖的君主,坐拥着武林锦绣江山,然而眼神却如此寂寥,满目山河空念远,万般渺散,浮华如梦,一如他们之间的过往,惊艳却成浓殇。
    定江山,策马长啸,两只手本一直紧紧的握在一起,风雨未曾动摇——这样深刻的情怀却怎生抵不过内心的决然。明明相爱,却不能相守。明明神情万种,却放不下各自的骄傲。年少时的决然与自负,毫无退让,“自上三分,再伤人七分。”那些彼此的纠葛难以开解,那些内心的隔阂只缘于一番灼热。听雪楼主萧忆情最终难以逾越的,便是阿靖这座比天还高的高山。而阿靖命定的克星,便是萧忆情。从她说出这誓言时,“我舒靖容愿意加入听雪楼为之差遣,直到、你被打败的那一天!”,他们的命运便注定一生纠葛。
    灼热,疼痛,不甘,阿靖如此恣肆的挥霍着自己那一分狂傲,倾尽所有的繁华却什么都守不住。她说“我在乎的不多,可是已经在乎的,就一定要守住。”倔强如她,不肯有丝毫的放松。萧忆情亦然,他们骨子里到底是一类人,仇恨燃烧了他们太多的年华,灿烂泯灭唯剩凄凉,残存的痴妄,回顾的伤痕苦楚淋漓。
    武林传奇听雪楼大战南疆巨头拜月教,这注定是惨烈的一战,动人心魄的一战。忘川的水缓缓流淌,盂兰节的灯光犹在眼前,寂寞的风铃在唱歌:一场惊世之战一触即发。但真正震撼人心的决不是那些争斗,而是人心向背间伟大的力量。阿靖为了曾经刻骨铭心的爱痴狂,萧忆情为了母亲的尸骨而战,迦若为了他想守护的那个女孩而牺牲。若不能佛渡众生,那便是魔渡众生。
    南疆望,断愁肠,青丝染了风霜,念念不休的缠绕,不忍顾让想回顾,怎么可以罢手!灵溪湖畔,拜月神坛,圣湖枯骨古来无人收,他们都是不信命的,然而命运的纺锤……终归还是蔷薇般的绽放,谢落成漫天劫灰。繁花败尽,触手只于荒凉。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定惘然。
1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听雪楼系列典藏版(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听雪楼系列典藏版(全三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