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文化的初期冲突

[已注销]
2010-05-19 看过
    一

    虽然挂着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虽然每章不断变换第一人称叙述者(让人想到奈须きのこ的《空之境界》),但这本小说并不会像某些世界名著那样不知所云。谋杀与爱情只是故事情节需要,帕慕克此书的主旨,在我看来实际上是在向其传统艺术——「细密画」作一深情的缅怀与致敬,进而呈现近代早期(按:本书故事背景设定在1591年的伊斯坦堡)东西文化的初期冲突。

    二

    细密画是伊斯兰世界的固有绘画形式,主要是用精细的线条为手抄本描绘插图。帕慕克在书中将传统细密画家的生活、艺术观与世界观描写得栩栩如生:少年们在朝廷的画院内从学徒身分开始,忍受着师傅的体罚与性侵(我对这种陋俗非常反感= =),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画家;他们为帝王与高官制作精美的手抄本(内容通常是古代史诗或歌颂帝王的赞歌),在书页上描绘一幅幅故事场景。由于伊斯兰反对崇拜偶像,细密画不追求写实、比例、光影,而致力于把事物描绘得风格化、理想化——不是画肉眼看见的,而是画心中的ideal type。画家们严守师承,不追求个人风格(因而通常不签名),而以古代大师的典范为尚——听起来与中国画有些相似,事实上,书中便经常强调蒙古西征带来的中国画对伊斯兰绘画的影响。我虽然上过元史课,但有关这点我之前几乎一无所知,有些惭愧。
    然而,历史悠久的细密画文化最终出现了危机,也就是本书的故事情节:土耳其素丹(按:为了不与Sudan混淆,我不用「苏丹」这一译名)禁不起西方艺术带给人的诱惑——能够为自己画出一幅唯妙唯肖的画像——下令秘密制作一本使用西式技法(光影、透视、远近……)描绘自己所统治帝国的手抄本,以荣耀自己。然而,在细密画家中出现了反抗之心——为什么要放弃几百年的光荣传统、放弃自我,邯郸学步,自贱为西方艺术拙劣的模仿者?于是,惨剧开始。
    也许,从更广的角度来看,书中的凶手提出的问题,不只是细密画遭遇、不只是伊斯兰文明遭遇,我们——非西方世界的每一个人,几百年来,其实都面临了这个相同的问题。近代史上针对这个问题,正反两方有过无数的交锋;然而至今仍没有确切的胜负,拉锯仍在持续。
    ——看到最后凶手的那段慷慨陈辞,我心中浮现了王国维的身影:也许他们的心境有些类似,只是一个选择积极反抗,一个选择消极自毁。

    三

    由于本书是穆斯林作家以本国语文描述本国文化的作品,预设读者也是本国人,故书中出现大量的伊斯兰世界风俗、文化词汇,且缺乏批注。我原本就对伊斯兰文化有点兴趣,看过几本相关的书,也修过土语系吴兴东教授的土耳其历史通识,所以大致可以看懂;但其它读者可能就要有坠入五里雾中的准备了。

    四

  这本小说也有让人觉得不爽的地方——我知道那群细密画家都是些该死的正太控,可Pamuk先生你也不必这么强调吧!每次轮到细密画家当叙述者时就看到一堆「俊美学徒的脸孔」、「俊美学徒的嘴唇」或其它什么部位的视奸镜头……。我也知道穆斯林朋友之间拥抱或吻脸颊很正常,但也不用描写得那么频繁仔细吧!甚至连主角被人用刀制伏在地的场景都写成一副快被「推倒」的样子……恶意卖腐卖得太过头了吧,Mr. Pamuk!

    五

  本书译文通顺,错字不多,惜Sultan还是翻成「苏丹」;离谱的是「苏丹」后面居然接「殿下」而非一般称呼君主的「陛下」,这点让人觉得相当刺眼。

    六

    最后提一件我自己的憾事:
    本书中译本出版于2004年,是帕慕克的作品首次引进台湾;当时他曾来台宣传,并至政大土语系演讲,校园内还曾贴出海报……
    为什么那时的我不买一本,然后参加那场演讲,请他签个名呢!?
    如今他是诺贝尔奖得主,名字要上世界文学史的啊!!
    我就这么丢失了一次得到传家宝的机会!!
    我永远怨恨三年前的我!!


书目数据:

奥罕.帕慕克(Orhan Pamuk)着,李佳姗译,《我的名字叫红》,台北:麦田,2004。

2007.6.14作
http://blog.yam.com/qilai/article/10475297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的名字叫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名字叫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