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达论列维-施特劳斯:为历史加括弧

蜜三刀
2010-05-15 看过
列维-施特劳斯通过还原揭示了历史这个概念,悖论的是,这个概念一直就是终极目的论及末世说形而上学,即人们以为可以与历史相对的那种在场哲学的同谋。历史性这个主题尽管看起来很晚才引进哲学之中,但它一直是把存在的规定性当作在场来使用的。……那是因为历史永远是某种生成性的统一体,而这个生成的统一体可以被当作真理的传承或科学的发展来思考。科学发展又是向着于在场中、于对自我的呈现中去占有真理这个方向的,它也朝着在自我意识中进行的认知的那种方向。历史一直是被当作历史的某种还原运动,即当作两种在场间的临时性不稳定过渡来思考的。……我们必须承认在列维-施特劳斯的工作中,那种对结构性的尊重、对结构内部的原创性的尊重却使得时间和历史被中立化了。比如,一种新结构、新系统的出现总是由于它与其过去、其源头和原因的某种断裂造成的——而且这就是其结构特性的条件。所以人们只有在描述时不顾及其过去的条件才能对这种结构组织的属性加以描述:即省去对从一种结构向另一种结构的过渡提问,即将历史置入括号中。在这种结构主义的时刻,偶然与间断性概念是必不可少的。

德里达认为列维-施特劳斯的神话学就体现了他这种悬置历史和在场的倾向:

神话的统一体或绝对发源地是不存在的。那种策源地或者发源地总是些捉不住的、不可落实的而且首先是不存在的影子或潜在性。一切都始于结构、形态或关系。神话作为关于这种无中心结构话语,本身不可能有绝对主体及绝对中心。要想不失去神话的形式与运动,它就得避免志在使某种描述非中心结构的语言成为中心的那种暴力。因此这里必须放弃的是科学或哲学话语,是认识,因为认识有一种绝对的要求,这个绝对的要求就是要回到发源地、回到中心、回到基础、回到原则等等。与认识论话语相反,关于神话的结构式话语,即神话-逻辑话语应当本身就是神话形态的。

然而,德里达忽视了,所有的神话,从一开始、从根本上都体现了人类追求中心、基础、起源、末日、主体、划界、历史性、自我认同等等在德里达看来是形而上学之物的努力,否则神话也就不成其为神话了,而历史只不过是神话的这种努力在认识论时代或者科学时代的继续。你可以否认历史的真理性,但却无法否认历史的必然性或必要性。你可以让神话回归其为神话,但无法消解神话。
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书写与差异(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写与差异(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