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彼方,何止绝望

水镜修二
2010-05-15 看过
——私の男阅读随笔

要怎样做才算爱一个人?
——无微不至的关怀,嘘寒问暖,殚精竭虑,不问因果,不求回报,倾尽所有去倒贴一个人,内心对自己所承担的一切全部甘之若怡?(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犯贱……或者是……找抽……么?)
OR/AND 至死,不休。

后者在我看来才是纯粹的爱情。
所以我才说绝望。
绝望并不比希望残忍,相反,更多的时候,内心充溢着绝望的人,会更容易舍弃所有的束缚去爱个淋漓尽致。这样说不免沉沦欲望之嫌。然而隐藏起欲望的爱情,不觉得虚伪至可笑么?
花与淳悟的爱是那么的病态的自然,是那么的单纯的荒谬。
我们给自己制定了很多规矩,从此生活在这些规矩给我们带来的便利于不便之中,从此纠结于这些规矩,有时候当我们发现了这些规矩的悖论所在,我们不能够给出自己完美的解释,所以我们假借神的名号,自欺欺人。
当爱情本身就是单纯的爱情的时候,我们忽略所有的规矩,我们只是去爱,无论在我们以外的人们看来是如何一番天理不容或惊世骇俗。
哪怕这场爱情的结局会是比暗夜更黯淡的无边的绝望。

都说爱情最终都会变成相濡以沫的亲情,可纯粹的爱情与人类的婚姻相比,仍旧天壤之别。
婚姻是一种协议,所以具备每一项合法协议都拥有的条条框框。同时那段世人皆知的结婚誓言都是有时间限制的——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而在花的眼里,纯粹的爱,血脉相连的爱又该如何?
——别把我一个人撂下就好了……别说“活下去!”一起死掉就好了……

这样的爱,你敢不敢以身试法?

The central law of all organic life is that each organism is intrinsically isolate and single in itself. The moment its isolation breaks down, and there comes an actual mixing or confusion, death sets in.
——D.H. Lawrence
淳悟对爱的感悟又何尝不如此——……恐惧汹涌而来,仿佛不交缠到如此地步、不寻求融合为一,两个身体就会迅速分离。就像置身两块不同的流冰,被海流冲得各分东西。渐行渐远。丢失了。不要这样。

即是被说成吸血鬼一般永远无法被满足的对鲜血的渴求也不过分,在这份纯粹的爱里,只有无底的深渊供相爱的我们共同堕落,至死不休。
你还要跟我说什么伦常?什么道德么?那与爱何干?

斯德哥尔摩了么?
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合适的人,遇到合适的人,从此自身体到灵魂都一起相依为命,这算是斯德哥尔摩了么?是谁斯德哥尔摩了谁?诚然恋童癖是该死的,把自己的欲望强加给心智尚未健全的孩童身上,是没道理的错误,是犯罪。可淳悟与花的爱情如上文所述,是那么病态的自然而然,病态的顺理成章。无论阳光多么刺眼,我们没有妨碍到任何人的爱情,本就与外人无关。至于爱管闲事的外人,无事生非的规矩,那与我们的爱情何干?
人群是需要安全感的,说着求同存异的口号,骨子里到底接受别人的程度有限,太多的flexibility带给一个需要保持恒定指数和最小浮/躁动/变化值的社会,必然是一种威胁。所以才有了天理不容的叫嚣。以法之名,以神之名,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为了求得自己的安全感罢了,怕自己被孤立,所以才要求有符合大多数的规矩,所以才在扭曲别人的同时扭曲着自己。可笑可悲的是盲从的世人,偏见的世人,与斯德哥尔摩何干?
顺便一提之前刚看的一个老片——老男孩,这部同样涉及乱伦的韩国片就拍的那叫一个苦大仇深,两个老男人之间,那才叫一个斯德哥尔摩、一个犯罪赎罪的腻歪劲儿。
而联想到奥地利的那个囚禁生女的禽兽父亲,和诸多儿童色情网站的光顾者们,以及他们的受害者,那才是西方界定的斯德哥尔摩吧。

与爱何干?

看完了豆瓣所有的二十六篇评论与回复,我倒觉得未必幸福的仅仅是初见。翻回第一章去看,微笑,果然呢,花已然清晰的recognize自己身体与灵魂中淳悟的存在,这种合而为一的结局,尽管她要孤独的走下去,走下去漫长的阳光下的人生的路,却不会是孤身一人了啊。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丢下、“活下去”的弃子,而是体验过人生百味,有着自己的追求,看得清自己内心的挣扎的冷静的女子。这样的人生,才是正常的。

而淳悟呢?
或许真的如小町所说的那样,笑着就走掉了。云淡风轻,就那样淡淡的消失,在某一天死掉,也便足够了。曾经的爱与小花一起纠缠着成长、结痂、或许不停被撕裂、再流着血悄悄愈合……淳悟生命的延续已经从形体到灵魂,全部赋予了花。几乎干涸的爱欲是离别的前兆,花的出嫁正是淳悟一直希望的绝望。
我们只是相爱,只是相依为命的活下去,并不是要与整个世界为敌,所以无论是逃避是沉寂,我们种下的爱情已然开花结果,我们便会带着这份结果生活下去。

爱的彼方,何止绝望?
就这样心怀绝望的开朗的笑着面对真实的人生,远胜道貌岸然。

啊对了~要感谢译者!鞠躬~~~对于一个不懂日语的存在~~感谢你给我讲了如此美好的故事~~
PSPS~化成骨头也要在一起啊~~~嘛~~~其实我家阿修罗王和帝释天更加二合一咧——阿修罗王是自己要求被帝释天吃掉的哟~捂胸口~看着天界两大帅哥~一个吃人一个被吃那叫看的我小人家一个~~荡漾啊~~
继续PSPS~由贵香织里的少年残像里,把少年的尸体吃掉的大叔~也是绝望里最幸福的人了呢~~
还有浮现在脑海的话~~~~就是台湾的霹雳布袋戏中,狂龙一声笑这个恋姐狂的囧货,对着他准姐夫蔺无双说的那一句——他把他姐姐的尸身碎片烧成灰吃到肚子里~~~~气的蔺兔子那个郁结啊……其实我倒蛮赞同这种小极端的抽风行为的~~前提当然是~~~去吃你家自己的人,麦危害社会撒~~

最后~~~嘛~~~~有看过哈利波特同人血脉的童鞋么?鼻血憋回去先~那其中那条史莱哲林雪貂父子SM的心理描写那才叫做一个~~~江山代有才人出啊!!呃……我忘掉那是法文翻译过来的还是天朝原创的了~~~耽美也好同人也罢~~~美好的事物~~~~那就是美好啊~~~~好了我就是博爱的半夜可乐喝多了路过来赞美下所有美好的存在~~~
顺说乙一嘛~~~~感觉小男生的羞涩多于闷骚的黑暗,你看人家樱庭~人家黑暗的多么~~~~>滋润~
2 有用
1 没用
私の男 私の男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私の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