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何选择?

光明明
2010-05-14 看过
有些人是天生的庸才,
有些人则是后天一番努力后才显出庸碌无能的,
再有些人确实被迫平庸的过活。
     -----约瑟夫·海勒
  
这部小说的讽刺意义自不必说,里边的每一个人物或多或少都带着我们自己身上的一点影子。不要觉得这部小说荒诞,里边所有的人都有人性的影子,对权力和财富的渴望,对爱情的向往,对自我的保护......如果照照镜子,说不定你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小说中有几个人,貌似和其他人的疯狂不太一样,权且把他们认为是另类中的另类。这些人是约赛连、邓巴、多布斯(?)、随军牧师、丹尼卡医生和奥尔(?)。之所以将这几个人揪出来,是因为这些人看上去或多或少有点反抗的意识,有挣扎的欲望。之所以在多布斯和奥尔后边打问号,之因为这俩个人的表现不足以让我判断。
面对病态、不公正的秩序,这几个人选择的道路却又是不一样的。
多布斯大致上是属于激进派的,开始谋划着去刺杀卡斯卡特上校,态度极为强硬。他希望得到约赛连的肯定,但约赛连始终持一种观望态度,他认为即使目的是高尚的,但使用不正当的手段,仍然是不合理。但之后多布斯却改变了主意,坚持完成70此飞行任务再做决定,约赛连支持他的时候,他自己却改变主意了。
邓巴和约塞连有相同之处,但二者又有差异。他们两位都是体制的冲击和颠覆者,经常运用何种手段刺激卡斯卡特。但不同的是,邓巴的尺度更大一些,做的更过分一些。最终的结果是邓巴成为了众多死亡者中的一员,约赛连却在和卡斯卡特的博弈中取得了成果。约赛连是体制的反对者,但他不会像邓巴那样激烈。当卡斯卡特和科恩给了他求生的机会,前提是歌颂他们二人(为这种不正常的秩序唱赞歌、谄媚)。约赛连犹豫不决,但他最终坚持了自己的理想,放弃了恶心的条件,踏上了和奥尔一样的逃亡之路。
随军牧师象征着一种宗教力量。作为一个牧师,他善良的本性和谨慎的举动区别于其他几位,虽不如其他人那样敢于冲击秩序,但牧师始终在尽力改造现实,虽然毫无进展。
丹尼卡医生是这些人中思路比较清晰的,他很清楚这中不公正秩序的存在和源头,但他没有斗争的欲望。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获得者(他不需要执行飞行任务),他选择沉默,而且表现出对现有秩序的无可奈何与失望。但他会和约塞连就这些问题讨论,偶尔会帮助约赛连开小差(让他在医院呆得久一些)。最终的结果是在一次事故中,当局将丹尼卡“被死亡”,丹尼卡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军饷,成为了一躯活着的尸体。与其它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相比,丹尼卡不如说是“清醒得沉默者。”
最后一节中,交代了奥尔的下落。奥尔在一次任务中故意失踪后,划着皮艇,一路吃着生鳕鱼,最终到达了瑞典,成功地逃离了军队。奥尔从始至终以一种装疯卖傻的形象出现,默默经营着自己的逃亡计划,最终胜利逃亡瑞典。
奥尔顺利逃亡的消息使牧师和约赛连看到了希望,约赛连想要学着奥尔冲出牢笼,这一“疯狂”的行为在丹尼卡看来简直不可理喻;而牧师则又开始“信仰上帝”,并决定在军队留下来坚持斗争,直到战争结束。
故事讲完了,不知道你是哪一种人。面对理想,该走什么样的路?
二十岁时的我会这样想,或许活到了六十岁,七十岁,我也会像“内特利的老头”一样,政治就是个蛋。
1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第二十二条军规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