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琴抄 春琴抄 8.3分

畸恋·春琴抄

烂木头黑猫酱
2010-05-12 看过
   花了一天的时间,忙里偷闲把《春琴抄》的小说给看了。宝塚剧团曾经根据谷崎润一郎的原著改编了一出《殉情》,平成7年的时候由星组首演,02年的时候由雪组 TOP绘麻绪和绀野再演。最新的版本是08年宙组早雾和莲水的版本。

    春琴抄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学徒佐助一生侍候盲人琴师春琴,当师傅被毁容后不惜刺瞎双眼,以求得和师傅永远厮守在一起。大家一定接触过三浦友和山口百惠主演的那版电影。烂木头幼年在CCTV看过电影的片尾,只看到整个脸颊被包裹起来的妇人半跪在榻榻米说上,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年幼时就觉得这个电影的内容极其怪异,甚至恐怖。长大一点后学会吐槽,把刺瞎双眼这种行为理解为不堪忍受昔日爱慕之人的丑态,是一种逃避。后来发现,其实日本人是很擅长写一些变态(我指非常态)的伦理爱情故事的,包括正在看的《第八日的蝉》,还有渡边淳一的《紫阳花日记》《失乐园》在内,这些故事中的人在情感上遭受沉重打击时往往会以极端的手法来面对,解决。沉浸于故事的人明明知道这是与现实社会规范背道而驰的,甚至是跳脱于人们对亲情友情爱情认知范围之外的病态情愫与行为,却在看完整个故事后觉得,无法用苛刻的审美观去批评这种病态,无法不去理解他们的羁绊。春琴与佐助的羁绊,即使无可奈何也是合情合理的。

     《春琴抄》的作者以一个活在当下的文人的口吻,讲述了自己收藏的一册名为《春琴传》中记载的故事,以第三者的视角去剖析,对故事提出疑问,然后自己去调查询问,推测故事的正确定。所以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春琴抄》并不是一个绝对的线路完整的故事,同样的情景根据文中“我”的推测,会给出不同的描写,相信哪一种全看读者,当然,读者自己也可以参与到推测中来。

      春琴出身在明治时代大阪的一家药材世家,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性格难免傲慢骄横。从小师从春松检校,专心于音乐,是三弦琴的名家。春琴9岁那年遇到世代为奴的侍童,13岁的佐助,那一年,她已经瞎了,所以佐助一生从未见过春琴完整的容颜,但他并不遗憾自己无法领略小姐明眸的光彩,反而为此感到幸福,只有这样,自己认知的小姐才是完美的小姐,无可取代,没有任何不足之处。刚开始佐助的任务是每天牵着小姐的手,为她领路去学琴。渐渐地佐助耳濡目染也喜欢上了三弦便师从春琴,正式成为了小姐的琴伴。而这也正是老爷和太太用来派遣春琴无聊寂寞心情的方法,说白了,父母只是设计了一个“师徒游戏”,让佐助成为身体有残缺的内心既自尊又自卑的春琴的玩物。
     春琴在失明后性格变得古怪别扭,可以说,春琴的性格除了残疾赋予她的,更多是佐助在后天上帮助她完成的。正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佐助把春琴当做心中完美无瑕的女神,越是崇敬,恋慕他的师傅,心理阴暗的春琴越是不把佐助放在眼里,依旧侍宠骄矜,在琴艺上对佐助极尽严厉苛刻,在感情上也不予回应。这样的“师徒游戏”经年累月的玩下去,两人虽然从来没有表明心迹,公开承认关系,但旁人都知道春琴与佐助是相辅相成,离不开彼此。父母亲虽然想让两人成亲,但内心孤高的春琴却强烈拒绝,甚至反感地说:佐助只是我的下人。春琴借着授业以师傅的姿态享受打骂佐助的愉悦,而佐助也甘之如饴,视师傅的严酷教学为无上的恩惠。那么多年,佐助讨好逢迎春琴,一味迁就,任其随心所欲,渐渐的就助长了春琴的坏脾气,最终导致她从爱使小性子的少女变成暴戾乖张,孤僻不通人性的中年女子。当佐助的琴艺有能力当老师后,如果对女弟子表示出热情之意,春琴虽然不会露骨的表示出嫉妒之情,却会在事后更加恶毒地刁难佐助,这种时候,佐助最受痛苦的折磨。


    所以,即使宝塚宙组的海报上说,《殉情》是个纯爱物语,但是初看小说的我认为这和传统爱情故事的轨道还是偏离得太远,光听整个故事梗概会很容易得出春琴是个和蔼可亲身残志坚的温柔善良的琴师,和徒弟的相恋唯一的阻碍就是自己的残疾和后来的毁容,这样的粗糙印象。

    把小说看到5分之4的地方,是完全无法对春琴这个人物抱有好感的。春琴的性格在中年后已经恶劣到除了佐助,无法与外面世界和谐,冷静地沟通的地步,这也就是造成了树敌太多,得罪了诸多的达官贵人。所以最终被仇人拿开水泼脸惨遭毁容的结局也是性格命运中注定好的。《春琴抄》开始让我领略到这是一个爱情故事是在小说最后的部分了。毁容后,一向好强的春琴流着对佐助说:如今我这个模样,不在乎让别人看见,唯独就是不想让你看见。

    为什么春琴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在近30年的相处中,她只有在佐助身上才能找到自尊与骄傲,和那份被关怀的感觉。是佐助构建了她从9岁开始的世界,这个世界把她保护得太好,以至于她把生活当成了戏台,长年扮演着尊贵矜持骄傲的师傅的骄傲,而完全忘记自己有爱的能力。而最终,佐助是她唯一能在乎的一粒棋子。这一刻,我想是可以自私地把这种在乎理解为爱情的。

    佐助刺瞎双眼对春琴说:师傅,我是盲人了,这样一辈子也看不到您的脸了。春琴陷入长久的默然沉思,但这沉思却是那么多年来她首次回应佐助的爱。佐助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活在这几分钟的沉默的快乐中,仿佛回到当年自己还是侍童的时候,偷偷地在半夜把自己关在壁橱中练习三弦,一片黑暗中把自己当成盲人来体味春琴的世界,春琴的心。

     或许多少年来,春琴渴求的就是这样一份平等,曾经的不接受曾经的唾弃在佐助刺瞎双眼的这一刻都可以理解为对自己的不自信,并非针对佐助,而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暴自弃。看到这里我倒是想到了简爱和罗切斯特的那套类似的博弈关系。

     佐助如愿成为了盲人,而春琴也渐渐打开了心扉,对成亲的事想开了许多。但佐助对现实世界闭上了眼睛,飞跃进入到完万劫不变的意念境界。他认为自己心中的大小姐就是那个从9岁开始就不断折磨刁难自己的大小姐,那个虽然心中自卑但依旧保持骄矜自傲的大小姐,如果因为毁容而变了心性,就不再是属于自己的春琴。

    多年后,文中的叙述者“我”向知情的佣人老太探听春琴毁容后的真实模样,老人家说:我尊重佐助的意愿,他一生认为师傅是姿容出众的美人,所以我也这样认为。

   或许人生中最高的妙境就是需要一点荒唐的执着和两败俱伤后的平等,再加上自己苦苦经营的幻觉才能换来。
216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春琴抄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琴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