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母亲与未出生孩子的旷世之恋

鞠水
2010-05-08 看过
毛喻原

 上世纪70年代,人工流产是意大利人普遍关心的社会问题,也是媒体报道的热点。《欧洲人》杂志出于自身的需要,总编吉吉里奥吩咐意大利著名记者、作家法拉奇撰写一篇关于人工流产的文章,准备在《欧洲人》发表。因为法拉奇当时已是闻名全欧的大记者,总编相信她的文章具有巨大的感召力与影响度,不仅能给杂志社带来声誉,而且更重要的是能给杂志社赚来收入。
    接受任务后,她回到自己的家中,在打字机前静坐了三天才打下了一段文字:“那天晚上,我才知道你已存在:为了战胜虚无,一个生命将降临到世界。当时,我睁开双眼静躺在黑暗中,蓦然确信你就在那里。你存在……”这实际上就是《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开头的第一句话。随着文字的展开,她强烈地意识到,一部书稿正在成形中,所写的内容已非一篇文章所能囊括。于是,她马上打电话给吉吉里奥,告诉了他自己的想法。吉吉里奥欣然接受了她的建议,鼓励她以最快的速度把书写完。不过,他只准了法拉奇一个月的假,并要她在《欧洲人》上陆续发表该书的节选部分,他怕影响流产主题的时效性。法拉奇要求给她6个月的假期,但吉吉里奥没有同意。这一回,法拉奇没有买吉吉里奥的账,决定自己采取行动。于是在佛罗伦萨租了一间简单的工作室。在那里连续待了6个月,完成了《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的写作。书写好后,她并没有把它交给《欧洲人》发表,而是把手稿交给了米兰的里佐利出版社。最终由该社于1975年正式出版。
    书甫一发表,便获巨大成功,人们争相购买,立即成为读书界和评论界的热议话题。它是作者铭心刻骨的情感经历之精与极富哲理的想象力之卵融合的产物,是社会历史、自身遭遇、真诚忏悔、虚构故事的混合体。我认为,在法拉奇所有的作品中,《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是最为奇特的一本,能够与她的其他作品截然区分开来。在她的其他作品中,法拉奇给我们的印象总是那么刚毅、尖锐、理性、透彻,是一个独立、自信、泼辣、风风火火、干净利落、狂放不羁的法拉奇。唯有在《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中,它给我们呈现了法拉奇的另一面,一个以前我们不甚了解的法拉奇,一个柔情似水、儿女情长、多愁善感的法拉奇,一个充满母性、母爱与女人味十足的法拉奇。
    我以前说过,身处一个这样的时代,如果我们有时间的话,与其去读那些更为权威、更具知名度的杜拉丝、乔治·桑,甚至波伏瓦、吴尔夫们,还不如去读仍没有被我们深入了解的法拉奇、韦依、阿伦特们。我今天也愿意这么说,因为原因很简单,相较而言,前者是远河,而后者则是近井。后者对解决我们自身的困境、难题也许更有效、更管用。
    我认为,《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确实是世界上的一个女人专门为世界上所有女人写的一本书。

发表于4月17日华商报读书周刊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的更多书评

推荐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