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工业体系,人们就“精神失调”?

鞠水
2010-05-08 看过
维舟

你工作正忙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刚接起来说了几句,手机又响了。与此同时,email邮箱里几封邮件进来,电脑屏幕上还有MSN和QQ的几个对话窗口弹出,都在提醒你尽快作出答复。——这种情形城市普通白领都不陌生,每个人每天的时间,都不断被打断和切成零碎的许多片段,不知不觉中渐渐感到莫名烦躁,听到手机响就心惊肉跳,更不必说进行连续深入的思考了。这个现代场景典型地揭示了一个普遍的矛盾:人类发明技术本来是为了便利,但最终自己的生活却被技术无情地改变甚至主宰了。
    芒福德写《技术与文明》的那个年代,手机、网络等现代通讯工具还远未发明,但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此:本着一种对时代变迁和文化的深刻把握,他在很早之前就道出了现代人那种无法摆脱的困境。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以电话为代表的即时交流常不可避免地带有狭隘和琐碎的特性,“有了电话以后,个人的精力和注意力不再由自己控制,有时要受某个陌生人自私的打扰或支配”——这就像《魔鬼词典》里说的,电话发明之后,想要把一些讨厌鬼拒之千里之外再也不可能了。
    机器文明的序幕是一种机械的时间概念,时间被精确地测定到秒,而人的生活步调至此要受时钟滴答作响的节奏控制。“浪费时间”从此成为一种最可恨的罪过,而人们被那种抽象的时间节奏驱遣着去做永不停息的劳作。机械化的第一步就与生命活动背道而驰:严格的时间节奏代替了生命节律,枯燥的常规程序和严格的管理代替了个人的积极性和合作精神。
    在这种狂飙突进、追求数量的机器文明中,人们狂热地追求着巨大的规模,以至于“机器自17世纪以来已经成为一种宗教,而作为宗教是无需证明其有用与否的”,这种理念的最好体现,就是一种顽强乐观的“进步”信念,认为人类可以无限地自我改善。对机器和大工业生产的憧憬使人们相信:有生命力的机器比无生命力的有机体更好。于是人们无情地开发矿藏,用机器那种巨大的力量来榨取大自然。
    这段历史具有代表性的现象之一,就是采矿这个曾被视为不人道的职业,在工业时代却成为主导性的产业,采矿业的方法和理念逐渐成为西方发展工业的主导模式,并为早期资本主义奠定了剥削的基本模式。对黄金、煤铁、石油等矿藏的开采狂潮一直伴随着现代国家,最典型的是淘金热,其流行模式和态度扩散到了整个社会,诸如不计后果、快速致富、落后者完蛋等等——这其实不难想象,我们在股票投机和房地产开发等现象背后看到的也是同样的一套观念。
    机器还带来了一种秩序意志和权力意志,“机器在人体最受摧残的环境中大放光彩”。如芒福德指出的:人类依靠机器摆脱了自然界的控制,却又接受了相应的社会控制。这种控制已经非常之深,以至于一个抱怨很忙的城市白领,当他真的有时间支配时往往不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自由——也就是说,一旦离开现代工业奠定的体系,人们常会处于一种精神失调的状态。从这一角度来说,一个现代人其实生活得远不及古人自由。

本文刊发于4.24日华商报读书周刊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技术与文明的更多书评

推荐技术与文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