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术语,绝不高深。没有伤感,朴素无华

楓林雨襲
2010-05-01 看过
仍然是一些难忘的童年往事。仍然是作者黑柳彻子童年记忆里的犄犄角角、花花边边。仍然是成长过程里偶尔闪过的人与事、瞬间尝过的苦和甜。却是一双不同的眼睛在打量、在回望,一颗成熟的心在追忆、在回味。
  “现在有很多小学一年级的小孩子,上课的时候不肯好好地坐在书桌旁,总是到处晃来晃去。
  即便老师告诉他们‘请坐下’,他们也不肯听话,照样晃来晃去。我就是因为这个样子,刚上小学三个月就被退学了……”她溯流而上,打捞着那些记忆的沉屑,专门写了一章《我是LD?》,再次回忆自己小时候的这些举动,以及长大和成名后曾被邀请去参加一个关于ADHD(指“精力无法集中、有多动症”的孩子)的电视节目的感受。因为媒体已经把她和爱迪生、爱因斯坦等名人并列,认为他们都是LD。所谓LD,是Learning Disabilities的简称,日语中译为“学习障碍”。LD孩子的一大特征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会被老师责备。他们并非智力上有什么问题,相反只是因为好奇心特别强烈、精力一直很旺盛,个性尤其鲜明。而这时候,谁能够对这类孩子进行“适当的、完美的教育”,充分地理解和帮助他们发展自己的个性和才能,谁就是这些孩子的成长道路上最伟大的朋友和老师。
  所幸的是,小豆豆就遇到了这样一位伟大的朋友和老师。他就是黑柳彻子在前后两本书里一再写到的“巴学园”的小林校长。小林校长是一位善于引导和教育孩子的卓越的教育家。正是因为他机智、巧妙和耐心的引导,好奇而多动的、喜欢坐在窗边看外面的风景的小豆豆,终于走上了健康、完美的成长之路。
不是简单地说“不许那样”,而是经常说“小豆豆可真是个好孩子呀”;也从来不说“大家要帮助他们”之类的话,而只是提出“要在一起啊!大家做事要在一起啊”这样的建议……小林校长的教育方法,以及体现着他一生的教育理想和美好愿望的巴学园的有趣生活,通过黑柳彻子的细腻回忆和生动的书写,得以保留了下来。在巴学园,“校长先生对每个孩子都说了鼓励他增加自信心的话。”黑柳彻子在巴学园自由而幸福地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代。她写道:“巴学园就是这样一所学校,在那里会感觉自己总是在校长先生的关照之下,是令人心安的学校;对于有趣的事情,校长先生比我们考虑得还要多,是能够让我们开心快乐的学校;是无论孩子们怎样跑来跑去没有片刻安静,却仍然鼓励我们‘再多跑跑也没关系’的学校;是每个人都可以爬‘自己的树’的学校;午饭后有时间说话,是让不擅长说话的孩子也能够慢慢变得善于表达的学校;是把礼堂的地板当作一块大黑板,趴在地上用粉笔想画多大的图画都可以的学校。校长先生希望尽量早一点发现孩子的个性,使孩子个性的嫩芽不至于被周围的环境和大人们毁掉,珍惜而又郑重地来教育孩子。”
  

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真诚和坦率的讲述者,也是一个富有爱心和道义感的、为全世界的儿童在工作和忧虑的人。
“真正的幸福是什么?”在这本书的最后,黑柳彻子这样叹息着追问。“当地球上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安心地满怀着希望生活的时候,能够和家人在一起相视而笑的时候,”她说,“这就是真正的幸福了。”

没有术语,绝不高深。没有伤感,朴素无华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时候就在想的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时候就在想的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