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和微笑

Atreus
2010-05-01 看过
1.维特根斯坦曾经举过这样的例子:当我移动一颗棋子的时候,“移动”这一动作本身是无意义的。而使得它有意义的是:象棋的规则与我对象棋规则的理解。

2.他举这个例子的目地在于说明:如果离开了使用与使用的规则,那么语言就会失去它的意义。对于他来说,语言的意义取决于使用。

3.再看另外一个例子:类似爱、恨、痛苦这类内心的感受,正如我们移动棋盘上的棋子一样。我们不能脱离现实的情态来理解它们的意义。

4.错误的提问方式是:什么是爱、恨以及痛苦?正确的提问方式是:怎样的感受能被称为爱、恨以及痛苦?

5.为了说明上述观点,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可以问“我的钱包去哪里了?”而错误的使用方法是:“我的牙疼到哪里去了?”

6.当你对语言使用的规则混然不知的时候,你是使用它的一把好手。语言的规则总在使用和观察别人使用的时刻得到锤炼。

7.为何要关注语言的问题,其实首先在于要停止我们的一些不必要的追问:情感是情景型的内心感受,而脱离情景去谈论内心的感受是一种失败的语言使用。因此,当你对一个人说:我很开心\我很难过的时候,对方是怎么反应的呢?

8.设想一下对方有可能的反应:现在脑海中找到难过或者开心这个概念,然后分析它的意义,再打开脑部社会活动的中枢,使面部做出喜悦或者同情的表情?

9.我们都知道并非如此,我们会自然而然的根据语言使用的情景做出自己的反应——有时候又不那么自然,我们会回忆我们曾经处于过的开心或者难过的情景,来帮助自己理解对方的话语。

10.语言的使用是一幅幅图象。而我们自己则是这些图像的画家。

11.在我们去追问一些简单的情感问题或者一些复杂的道德问题之前,我们必须了解:我们是否在正确的使用语言。

12.再看一个例子:如果我是一位追求自由的演讲家,我即将堂而皇之的表述自由的理想;假如我是一名陷入情网的诗人,我即将把那甜言蜜语送到我爱人耳中;假如我是一名故作高深的哲学家,我即将开始拣砖拾瓦构建我的大厦。我们在这些例子中,把语言视为他们用以达到手段的工具,如果我们不弄清楚此工具的使用方法,就会出现以下现象:

13.我拿起一把菜刀,对某人说,去把山给劈开;某人失败了。这是因为我和他都没了解到,菜刀作为工具的特性。如果我对另外一人说同样的话,它拒绝这么做,并要求更换工具,那么他很显然要智慧一些。

14.我们经常听到的对话:“你痛苦么?”“...也不能这么说。”

     对于内心的情感语言的表述总是Not exactly;除非对情感的表述有着情景式的范例可寻。维特根斯坦曾经风趣的说过,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谎言,试看一例:

   “你爱我么?”女人问。

   “.....也不能这么说”男人回答道。

    这位男人是诚实的,每次我们自己在表述一些超出我们语言能力之外的感受时,我们都会感到生硬和不自信。因此“也不能这么说”或许是最诚实的回答。当我们开始使用词语去表达这些感受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依葫芦画瓢——看,在这部电影里面,男主角是这么回答的——我们还是被语言的使用情景模式所决定着。

15.如果我们不去参照任何情景来拷问自己,我是否真的在某时刻具有某种被贴上“爱或者恨或者厌烦”的感情? 我想答案或许是否定的。请注意,这里并非说的是:感情是不存在的。而是,我们始终无法很好的为它贴上一张恰如其分的标签。

16.那么,我既不想参照别人的情景来决定自己的答案,也不想欺骗别人并制造事端,那么最真诚的答案是什么?

17.沉默。如果痛苦就继续沉默并紧皱眉头。如果喜悦就微笑。
67 有用
1 没用
哲学研究 哲学研究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哲学研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研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