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古龙之二:浣花洗剑录

哈哈一笑
2010-04-30 看过
手边只有上册,借自上海图书馆,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年1月版。本以为会非常难看,没想到几个晚上就读完了,然后又用几个小时在网上看完剩余部分。

觉得难看,是因为关于此书的记忆几乎为空白,且对“无招胜有招”一类的嘘头早已审美疲劳。所以这么轻松就读完这部八十多万字的作品实在出乎意料。这或许因为书本阅读容易进入,而网上阅读又速度超快。

这是古龙的成名作,最早是在台湾《民族晚报》连载,时间是1964年6月,写于《大旗英雄传》和《武林外史》之间。总体感觉是,这是一盆杂烩:开始憋足了劲学金庸,传统写法像模像样,写着写着就变了味,自己的东西不断冒出来(包括“本色”),到了下册似乎又捡回了一些早期的东西。如能忍受其中部分幼稚内容的话,这盆杂烩味道还算不错。

仔细想来误解可能来自一些评论,如叶洪生的:“古龙汲取了日本名作家吉川英治《宫本武藏》所彰显的‘以剑道参悟人生真谛’、战前气氛及一刀而决;会通了金庸《神鵰侠侣》的‘无剑胜有剑’之说,而发为‘无招破有招’!于焉写《浣花洗剑录》便与众不同,境界自高。此一所谓‘无招破有招’,较金庸《笑傲江湖》写华山祖师风清扬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之无上心法者,足足早了三年!”

事实上书中对打斗招式描写甚是详细,而“无招胜有招”的创见也未贯彻到底,因为主角最终还是靠自己领悟出的招式才做掉对手的。这本书现在还能看,个人觉得并非因为对武学哲理的阐述,而是故事本身写的有吸引力,悬念设置,想象力都还不错。另外书中的中日之争、华夷之辨等其实也不是重点,这不是古龙的强项,且不说那几句民族大义实在苍白,东海白衣人毕竟还是中方武林人士的种呢。可以说古龙的写作态度还是比较随意和自由的,有趣和好看才重要。传统武侠的写法并未构成束缚,倒是让内容显得比较扎实。

缺点是人物形象薄弱了些,且是金式人物与古式人物并存,和《武林外史》对照即知(文笔也差了些)。有些地方形同胡闹,如蒋笑民非要死在方宝玉手下,就太牵强。不过有时也有出彩之笔,跑龙套的过场人物也有思想意识,如泰山血腥的比武大会上,“九连环”钱奎在面对强敌时忽然陷入了意识流:

银光闪闪的“九连环”自他掌中垂下,在秋夜山风中,不住发出一连串有如银铃般的轻悦声响。
这也是名重武林十三件外门兵刃之一。直到此刻为止,他犹自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个死在他这“九连环”下的人,那本也是武林中一位成名的人物,他临死前充满恐惧的面容,此刻又似已活生生映现在钱奎眼前。
此时此刻,钱奎居然会想起这些往昔的历史,连他自己都觉可笑,他要停止再想,却又不能停止。
每一个死在他“九连环”下的人物,此刻竟似乎又都活跃在他眼前……那一张张恐惧的面容,一阵阵飞激的鲜血……
他忽然奇怪地想到,这些人临死之前,不知是何滋味?这些人是否直到临死前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他此刻却已知道生命的可贵了。他眼前忽然变得一片空白,高大的欧阳天矫竟似已变得十分渺小。
那些他昔日本觉重大的事,此刻他已都觉得十分渺小,生命,除了生命外,世上再没有一件重大的事。
他眼前似已什么都瞧不见了,然而,欧阳天矫此刻也已一步步走上台来,山峰般矗立在他的面前。
欧阳天矫终于说道:“钱大侠,请赐招!”
钱奎目光遥注远方那一轮皎洁的明月,目光一片茫然,欧阳天矫所说的话,他似乎一个字也未听到。
欧阳天矫浓眉微皱,怒道:“钱大侠为何还不动手?”
钱奎忽然格格大笑起来,道:“动手?我为何要与你动手?我要与你争个什么?败了又怎样?胜了又如何……”大笑着转身,奔下台去,再也不瞧欧阳天矫一眼。
欧阳天矫又惊又奇,竟愕住了。

下册虽然匆匆掠过,不过有些意象倒也动人。如胡不愁等人生存七年的海上孤岛,和《倚天屠龙记》里的冰火岛不太一样:无敌海景,椰树风情,性感的美女,傻得可爱的梵僧,简直就是美妙的家园。再如星星小屋,等待情人归来的孤独女子……不由想起《武林外史》的末尾,蔚蓝的天空下,无尽的沙漠,列日暴晒,几位武林俊男美女的惨状:王怜花大半截身子埋在沙土里,头发蓬乱,脸上也被人涂了污泥,赤裸着的背上,被抽得斑斑血迹;沈浪与朱七七,两人竟背对着绑在一起,两人发髻也乱了,头发似乎被人截去了一段;熊猫儿只觉头疼欲裂,身子也被捆着,动也不能动,烈日晒得他皮肤几乎裂开,衣服也几乎剥光了……很奇怪,以前读时对这些都没什么印象,现在却觉得很有意思,亦有诗意……能说什么呢?只能说,——他本来就是个诗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浣花洗剑录(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浣花洗剑录(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