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关于元首同志

ludolfhith
2010-04-29 11:08:33 看过

如果阿道夫.希特勒是一个中国人那么我们该怎样评价他?然而他却不是,他是一个德国人,之所以表明他是德国人,因为我们既不是犹太人也并非德国人或者其中极力推崇纳粹的极端民族主义者,我便可以站在一个第三者的角度上去看待他了。    第三帝国的元首,纳粹的党魁既而再加上我们视之为亲昵的同志的称号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了。亦或略带嘲讽对元首有些不敬了。但他是历史人物是逝过了的。之所以这样是为了表示我可以在讨论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与地位,皆是平等的。 记得曾经一个评比是20世纪最愚蠢的事件的评比,赫然榜首的事件是维也纳皇家艺术学院冷冷的拒绝了一位参加美术专业考试的考生——阿道夫.希特勒。原因是该考生在天资方面不够。但令人遗憾和略带讽刺意味的是就是这位考生的一幅自画像却在后来被拍出了天价。阿道夫.希特勒的绘画艺术天资不足,但他依然挚爱。当他和他的好友库比席克离开了家乡林嗣奔向艺术圣殿维也纳。但库比席克考上了,而我们的元首却落榜了。他依然热爱绘画但凭此却不能让他停止漂泊。当德军的铁骑踏向奥地利之后,元首道出了当时他生活的一个短景,或者是他当年在维也纳生活的一个缩影。在一个喜气洋洋的圣诞之夜,他在给帝王饭店扫雪,而天气是如此的寒冷却未有一下杯热咖啡的赏赐。而哈斯堡皇族成员踏着红地毯奔向歌舞生平的大堂。于是阿道夫.希特勒便指着帝王饭店放言。总有一天,我也要走进去。而30余年后的那天,他被簇拥着走了进去,而此饭店也是他下榻的首选。    如此的一段我想说的是一个人的落魄与志气。高考落榜既而沦落为清洁工,此间的差异是很大的。而后一位成功的德国人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后来的施罗德总理,当年他指着总理府放言,总有一天我会进去。 此两段让人不禁想起了项王那时“取而代之”的气概。    生活给了你如何的一份礼物,却之不恭,你只能安受了。    元首认为自己是纯种的日尔曼人,所以他理所应当的回归自己的祖国,德意志帝国。但他的入籍申请被拒绝了。时值一战做为德帝国的一名战士,元首衔至下士。我是无神论者,但我铭记我的一位老师的话 ,笃信一种存在,冥冥的存在。而我们似乎还都在受着不同程度的摆布。我天然的认为战争是对一个人自然的筛选的过程。而存活无疑是一个优秀者的体现。我与朋友曾经讨论过上述的观点,而后我坦然表明我惧怕战争,我惧怕在其中死亡。但朋友却以余之矛攻余之盾,只不过自然的选择罢了,你死只不过证明你的存在不合理即使你在战争中侥幸,那么你不合理的存在也会以任意的方式变为合理。我竟被他说服。    战争中的拿破仑存活,战争中的元首存活,无疑他们是人类的优秀者。在战争中存活是自然的选择。被选择与不被选择。我个人认为是应该坦然接受的,而不是一些种群天然而且自妄的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并且没有经历上述应有的选择却丢失掉自己的荣誉和价值    当阿道夫.希特勒突兀地发现自己极其富有演说才能的时候,他便一发不可收拾的运用起自己的天赋来。我曾经怀疑过这种演说的成功只是对一种极端情绪的煽动或只适合一些特定群体,因为演说的基调和味道只适合于他们。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希特勒的演说才能像魔鬼赋予一样是不可小瞧与怀疑的。欧洲的一位艺术家帕格尼尼演奏的时候人们说他的琴弦是用魔鬼的情妇的肠子做的。魔鬼之所以可以诱惑人是因为他可以满足人们贪婪的欲望,而希特勒的讲演可以使得那么多人痴迷,无疑证明他的讲演才能是旷世的是无与伦比的。当时一位哈佛毕业的记者被派往德国,如果德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可以被轻易的煽动,那么我不能理解缘何一个外国人只听了他的一场讲演便声言自己迫切的希望加入国社党;如果说号召与狂热的激情只属于氓流那么我亦不能解释为何狂热的是整整的国家整整的民族,无谓上流或者底层无谓将相或者贩夫走卒,惟有一点,便是能力与天赋了。据说他演讲的手势和表情加合有百余种,就表情而言做20种脸部也会痉挛的。    当时的德国是需要一个独裁者的,当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互相题词的时候,后者提到的话是时势造英雄而前者则说英雄造时势,有点狂的,但是很理性。当社会浑浊的时候,内忧外患没有独裁何以安宁?便是那句话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未完待续    当时的魏玛政府作为一个政府已经显然是“行政不作为”了。这个时候独裁与民主便是德国人的选择了。对内统一民心对为重拾荣誉。当时的德国这样的一个元首式的政府是迫切需要的。独夫与公仆对应的便是独裁与民主了。我一直很欣赏这样的一个观点独裁与民主并无优劣之分,更毋谈对错!犹如复数平面上的两点,你只能说一样或者不一样而不能私自的判定他们的大小。关于元首同志在当时德国的独裁,就像他所言英雄造时势是顺应发展的应当的规律的。可以这样说的,撇开煽动与怂恿不说,当时的德国即使没有出现元首也会出现另外的一个人,而且不可避免的他所能选择的政策只能是独裁。好比一个重病的人只死马当做活马医了。以毒攻毒的办法。高档次的疗养精神的快慰就譬如民主是十分不可适应的。一中制度只有在该制度下生存的人才有资格去评论好或者坏。因为这种制度下的人才是真正拥有发言权的调查者。但是就是元首同志的统治即使德国人或者那时的德国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荣耀或者屠犹就只是他们所忍受羞辱的原因。但是你可以调阅那时的资料。人民是幸福的。退一步用所谓的民主优越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大多数的德国人是自豪与幸福的。这已经足够,况且元首同志是通过竞选一步步登高的。德国人民信任他因而选他!    1934年前的德国,没有人能够否认他所产生的魅力和取得的成就。而这些却是在希特勒同志的领导下完成的。有一个评论是这样的:如果元首同志在1934年前挂掉,那么他的名字应该是作为英名留下作为荣耀存在而并非邪恶与罪恶。当时的德国人民是幸福的是积极的是欣欣向荣的。如果你只说罪恶与邪恶那么这点你的不经意会让你变的有些缺憾了。你所不知的,大众是元首同志倡议和兴建的。在诸多高层人物中,阿道夫.希特勒当仁不让的可视为车迷甚至对总设计师的要求也是那么专业的。如果你留心你会发现上海大众的车钥匙上的背面依然刻着A.H两个字母,ADOLF.HITLER的缩写    甲壳虫风靡一时,耗油少,实用便宜,高速公路网发达经济快速发展繁荣。这些都是1934年的德国也是元首同志掌权的时候,否认这些领导才能便是漠视事实和对自己心的背叛!人民不管谁王谁相,他们关心的是自己嘴巴和肚皮,满足了谁能说制度孰优孰劣?    但1934年的阿道夫依然活着并开始了被人类视为罪恶的路。对于犹太人是被视为蛀虫的而且欧洲素来有排犹的传统。据习惯的说法犹太人自私吝啬并且能够把财富聚拢。元首同志固执的认为德意志帝国一战的失败与犹太人背后捅刀是有密切的关系的,并且把聚富亦视为贪婪这便给他们带里灾难。对于犹太人,当他们以上帝的选民自居,以自己的财富炫耀便失去了自己的荣誉和自己的价值!!因为一条普及的原则便是不是你有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就像已挂掉的亚辛所说的那样,你以为是美国在帮以色列吗,其实你错了。是美国中的犹太族裔用自己手中的金元操控着美国。我个人认为用自己的金钱来要挟便有些可耻了。屠犹开始,元首应该以自己的战争赢得顺利的荣誉,但这些却因为屠戮自己的同类而背负可耻的骂名。战争无罪,战争责任之妇孺是有罪的。毋庸置疑,屠杀是被认为可耻的。民族与民族种族与种族,最后上升到灭族亡种的地步就不是简单的情绪了。爱的对立面不是恨是漠然。当我们把小倭已不在人的里面算的时候,便是漠然。当我们有能力如果可能在对日的问题上,我们是急需一个元首式的人物的。    “所有的革命都将吞噬自己的儿女”。有一章的标题就是这样的,而主角就是罗姆,一个政治爆发户,我之所以提及他,我想说的是德国人的纪律。罗姆是最忠实的走狗,但罪已及诛,便毫不犹豫。纪律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可以看出德国人的优秀品质当然元首也是具有的,偶尔比较起有关朝鲜的一些话,有关金日成对功勋卓著的功臣大错化小小错化无,绝不亏待。现在的朝鲜如果客气点是我们中国的盟友,如果不客气是一切落后与可笑的典型!纪律钢铁一般的纪律,高层也要求,元首是尽责的。    相较于天赋的演讲才能,军事和外交才能是略低的但还是高乎常人的,既而胆略,不战而屈人之兵,撇开政治与耻辱式的烙印如果不欣赏则是对美的忽视了。    我崇拜希特勒,对他我永远只能是仰视。因为对于生活的安排他却以某种表面苟安式对抗去相搏击,他的人生可以平淡,但他却不甘于平淡。屠犹,我不屑。但对于小倭元首式子、的人物是急需的。阿道夫.希特勒一步步脚印与生活对抗的历程,从最低层到最高层,有许多足以称道的地方。坚韧、勤奋、执着。人或为英雄或为狗熊,然而都雄过,对于没雄过的人,对于阿道夫.希特勒,我们仍需要仰视。

2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推荐希特勒(上中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