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即兴》

2010-04-19 10:31:28 看过
即兴

被梦中跳绳的女孩惊醒,
划亮火柴,房间里弥漫开
烟雾,现在她消失了。

她消失了,将门前一座神秘的
庭院带走。此刻的阳台,
像缩小在一个模糊光斑里的冬天。
      
                          1994

一首诗由一句被动句开始,无主语的设计似乎旨在暗示事件性的悬念感,而紧接着的划亮火柴的动作将施动者遮蔽于光晕之后,昭示着主角的不必要。“跳绳的女孩”是梦境的主角,同时是整首诗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出场的人物,她的动作是作为“惊醒”的修饰而非限定出现的,换句话说,惊醒是由这个女孩造成,是否与其“跳绳”存在必然联系尚不明确。这种不确定性比陈述者主体的不在场更加暧昧,而这种含混感成为了整首诗意境形成的基础与动力,即使瞬时产生的光芒也无法使其更加明晰。况且光芒带来的不是光明而是弥漫开来的烟雾,如果说“她”的消失是由梦幻与现实的隔断而实现的,倒不如说是陈述者被一棵香烟激发了意识,而将潜意识还给了梦境。
“现在她消失了”,“她消失了”——顶针的修辞效果在换节的配合中更加明显,其中的张力发生于行间的隔断中,是关于时间的隐喻。如果说在第一节中,陈述者还是作为事件暗在的主角与文本发生关系,仅仅是刻意地自我隐匿使之没有真实的形象,那么在第二节中,“他”已经彻底成为了事件的旁观者,也才能够清楚地发现第一节结尾时间中发生的秘密——“她消失了,将门前一座神秘的庭院带走。”第一节意识流过程中的跳跃与发展关注文本内部的时间构架,而第二节中相互呼应的几个建筑学名词恰好是对空间性的解释。如果说时间造成了梦呓与现实话语的模糊,那么空间则为这种模糊提供了戏剧化的生活性。“神秘的庭院”只是梦境消失的象征,而其中的蕴藏——梦境的内容仍然是将露未露的状态。庭院伴随性地消失,成为疏离与遥远的女孩的背景画面,而与之对应的则是现实感更强的阳台对不在场的主人公的诱惑。结尾一句是一个复合比喻,在阳台的像冬天的明喻中,模糊光斑成为诗性的核心,它一方面可能暗指具有电影镜头意味的诗人之眼,一方面也可看作本诗的重心——关于现实与梦境的交汇口,事实上,后一种隐喻将即兴之思永恒化。模糊的梦与现实的通道,在冬天的完结感和温度的支撑下,为流逝之美找到了结晶的可能,将时间的绵延落实到空间的悖论之中。
“即兴”既是即时的起兴,也是旋即消失的兴味,从诗的结尾可以看出,诗人的情绪也许仍停留在文本时间的每一个可能的时刻,然而至少他已经提纯出了这段稍纵即逝的神秘。因此这不仅是一首关于张力的诗,也是一首关于观察的诗。

2009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枯草上的盐的更多书评

推荐枯草上的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