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烙印

乐乐
2010-04-18 看过
北京大学著名学者季羡林教授撰写的《牛棚杂忆》一书,以真实的回忆,深刻记录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很多老干部、知识分子以及无辜的人民群众遭到迫害,被强加上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分子、叛徒、特务等莫须有罪名,将非法关押的地方称为“牛棚”。这些老干部、知识分子等被统称为“牛鬼蛇神”,各个基层单位常常私设监狱,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便剥夺“牛鬼蛇神”们的人身自由,不允许他们回家,关押在单位里,接受批斗,强制进行劳动改造,这是严重违反法律、侵害人权的行径。     
    书中讲到“唾面自干”的事情,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这个故事,发生在唐代武则天时期。娄师德的才能非常得到武则天的赏识,招来很多人的嫉妒,所以在他弟弟外放做官的时候他对他弟弟说:“我现在得到陛下的赏识,已经有很多人在陛下面前诋毁我了,所以你这次在外做官一定要事事忍让。”他弟弟就说:“就算别人把唾沫吐在我的脸上,我自己擦掉就可以了。”娄师德说:“这样还不行,你擦掉就是违背别人的意愿,你要能让别人消除怒气你就应该让唾沫在脸上自己干掉。”书中的革命小将将一口浓痰吐到季老脸上,季老真的做到了唾面自干,这一群革命小将还充分发挥了创新能力。在这个牛棚里确实没有刀山、油锅、牛头、马面等等。可是,在没有这样的必需的道具下而能制造出远远超过佛教地狱的恐怖气氛,谁还能吝惜自己的赞赏呢?在旧地狱里,牛头马面不过根据阎罗王的命令把罪犯用钢叉叉入油锅,叉上刀山而已。这最多只能折磨犯人的肉体,决没有“触及灵魂”的措施,决没有“斗私批修”、“狠斗活思想”等等的办法。北大的革命小将,却在他们的“老佛爷”的领导下在大院中开展了背语录的活动。这是崭新的创造,从来也没有听说牛头马面会让犯人背诵什么佛典,什么“揭谛,揭谛,波罗揭谛”,背错一个字,立即一记耳光。在每天晚上的训话,也是旧地狱中决不会有的。每当夜幕降临,犯人们列队候训。恶狠狠的训斥声,清脆的耳光声,互相应答,融入夜空。院外小土山上,在薄暗中,人影晃动。季老低头斜眼一瞥,知道是“自由人”在欣赏院内这难得的景观,宛如英国白金汉宫前面广场上欣赏御林军换岗的盛况。此时他的心情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简短截说,牛棚中有很多新的创造发明,架飞机、灌辣椒水等等,里面的生活既丰富多彩,又阴森刺骨。住在里面的人,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让神经紧张到最高限度,让五官的本能发挥到最高限度,处处有荆棘坑坎,时时有横祸飞来。这种生活,对季老来说,是绝对空前的。对门外人来说,是无法想像的。当时在全国进入牛棚的人虽然没有确切统计,但一定是成千累万。可是同全国人口一比,仍然相形见绌,只不过是小数一端而已……记得章诒和在《五十年无祭而祭》中记录了文革时期50万右派的生活情况,让人触目惊心。
    现在的人都在喊压力太大,生存空间太难,如果看过此书,我想大家就会明白,什么叫压力,身体的劳累睡一觉就可恢复,精神的高度紧张,心的劳累却是无法尽快恢复的,那个年代,人人自危,不知何时会被扣上“帽子”成为批判对象,天天背诵语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祸事是否会降落自身,披上“佳衣”戴上“帽子”被批斗,人性的沦丧,近似疯狂般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中,让大家看到人性丑陋的一面,很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和平的时代,宽松的外部环境使自己得到身心的放松,学会知足吧,比起那个时代我们幸福多了,所以让我们携手祈祷祖国繁荣昌盛……
8 有用
1 没用
牛棚杂忆 牛棚杂忆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牛棚杂忆的更多书评

推荐牛棚杂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