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and so on (有剧透,不过不剧透说不定很多人还看不懂)

索马里难民
2010-04-11 看过

《Blame!》 讲述的是在某个时代的某个巨大无比的超构造体里,由于很久以前的一场事故,使得虚拟现实系统“网络球”发生了故障,产生了无序的混沌,网络球内的管理系统“统治局”是一个自动化的系统,然而需要由拥有网络连接遗传因子的人类下达命令,才能够自行修复这种无序的现象。然而由于网络的混沌,诞生了一种由硅元素构造,类似机械生命的新生物——硅人类。硅人类只能由混沌的网络诞生,所以他们希望保持这种混沌无序的状态,从而开始猎杀人类,阻止人类修复网络球系统。 在当时的世界里,由于人类散布很广,再加上“网络连接遗传因子”只能通过昂贵的植入手术获得,所以有很多分布偏远的,或者贫穷的人类,无法植入这个遗传因子。在混沌呈现的初期,为了保护网络球系统,组建了一个叫做“安全警卫”的部门,这个部门只允许合法的连接进入网络球,其余不合法的连接乃至存在,都会变成安全警卫攻击的对象。也就是说,除了拥有网络连接遗传因子的人类,其余的人类,再加上硅元素生物,都是安全警卫攻击的对象。 而后混沌扩大了,硅元素生物逐渐增加,并且广泛地猎杀人类。由于体格的优势——硅元素很坚硬——硅元素生物逐渐杀光了拥有网络连接遗传因子的人类,剩下的人类四散扩散到超构造体的其余角落里。网络球里面虽然存在着智能管理系统“统治局”,但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下达命令了,所以无法自行修复;然后随着无序的扩大,建筑机器持续不断毫无意义地扩建着超构造体,使得人类分布得越来越稀疏;再后来,由于硅元素生物,还有安全警卫的猎杀,人类只能躲在非常偏远的角落里苟延残喘。 这个状态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得人类忘记了文明,久得不同人类部落之间语言和外貌都不再相同…… 然后一名叫做雾亥的探索者出现了。他来自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甚至在安全警卫成立之前就存在了,他在这个混乱无序又庞大无边的世界里寻找着剩余的人类,试图在他们之中找到拥有网络连接遗传因子的幸存者,然后联入网络球,一劳永逸地解决混沌所诞生的一切问题。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背景。 这个故事最迷人的一点,就在于这个“超构造体”。这是一个大得难以想象的舞台,究竟有多大?剧中后期有这么一段对话—— 雾亥:3000公里外有一个出口…… 然后当他们到达出口,走出外面的世界,然后发现了一个硅元素生物的观测者。 观测者:……这里是球状的空间,直径平均在十四万三千公里…… 而这在整部漫画里,只占了很少的几页画面而已。地球的直径大约是一万三千公里——十四万三千公里,这大约是地球直径的10倍……我无法用想象力描绘出这样子的世界的真实外貌了,因为在这么大的距离里,除非拥有太阳那样的光源,任何光线都无法从这一端到达另一端。换句话说,这样巨大的空间,只会是一片黑暗,一片完全孤独和虚无死寂的黑暗。 这就是这部漫画的舞台。也是整部漫画的基本基调。 Blame!基本算是一部动作漫画,虽然它的台词很少,但打斗非常的激烈,雾亥的对手,要么是安全警卫传送而来的机器人,要么是硅元素生物——反正也是差不多的东西。它们坚不可摧,动作迅速,力大无穷,而且数量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面对这样的敌手,雾亥只能依靠超人的能力来对抗,凭借手中一把很小的手枪,将挡在面前的一切东西统统摧毁。这把手枪叫做重力子放出装置,后坐力大得可以把雾亥的手扯断,而威力嘛——重力子是一种无法被阻挡的粒子——将会贯穿挡在面前的一切物质。漫画中经常出现一枪打出一个长度上千公里的直线型的洞,并且这玩意还有加压攻击模式,并且在对付四面八方而来的敌人时还要连射……可以想象这部漫画的战斗究竟有多激烈。然而在这么激烈的打斗画面之中,台词却寥寥无几,整部漫画的台词加起来搞不好还不到一千句。 由此引伸出雾亥这个角色。这个不是人类的无口的男人,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说话。能力超凡,拥有巨大的力气,还有近乎不死的再生功能,虽然在有一场战斗之后,他花了数十万个“时间单位”才恢复正常,但不管是砍断他的手脚,还是爆掉他的半个脑袋,还是烧得几乎只剩骨架,他还是会在之后爬起来,然后继续走下去。 时间和空间在这个人面前似乎毫无意义,而他的探索几乎花费了永恒的时间。绝大多数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在些许线索的指引下,四处寻找着残存的人类,消灭着硅元素生物和安全警卫机器人。在很短的一些时间里,他也有同伴,一开始带着狗的女人,临时安全警卫都莫契夫斯基,捡到的盒子里储存的人格,和女主角西波。然而他们后来都消失了,即便没有死,也被甩在了遥远的背后。中途碰见的人类,有的基因变异得不再是人,有的被硅生物恶意污染,破坏了人类基因的关键信息,也不能再算是人。真正的人类只出现过三次,一是最开始的那个小孩,二是东亚重工的圣武,最后是剧终时的那个小孩。雾亥的探索是孤独的,并且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不知道目的地的所在,也不知道何时才是终点。 西波在剧中一共死了好几次,幸好在那个时代,可以通过把人格备份的方式得以用不同的身体转生。所以西波在剧中也不断的换身体,从巨人到萝莉,从人类到机器,直到最后一次转换,她被混到了网络球和硅生物之间的一个境地,转生成了一名拥有LEVEL 9权限的安全警卫,同时也失去了自我,意识退回成了一个婴儿,身体却成为了一个母亲。西波最后的身体,捆绑了之前获得的唯一一份人类基因,并且在腹部形成了一个球体,内部培养着一些东西——究竟是什么?剧中没有明确解释,只说是转录了两名女性基因的产物(还有圣武的遗传因子),但基本可以确认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也就是雾亥在全书的最后一格中带着的那个小孩。 说到西波就不能避开莎娜可——这个球体另外一份基因的来源。莎娜可是一名高级安全警卫,参考《Blame!》的前传《Noise》,莎娜可应该曾经是人类,在加入安全警卫之后,不断将自己的意识复制进不同的身体里活动。总之,莎娜可一开始是作为敌人而存在的,利用一具机械的身体,她和雾亥互相用重力子放出装置射击;之后,她转生成一个人类的萝莉,潜入人类的部落大肆屠杀,最后身体却被西波通过网络夺走;然而当西波转生为Level9并带着球体失踪之后,她又担任了保护西波的任务,转生成人类,带着西波逃过硅元素生物的追杀。莎娜可的最后一次转生是在西波被夺走之后,她重新回到了机械的身体,并且在一场大战之后牺牲自己,和西波一起粉身碎骨。西波在转生成LEVEL9时拥有的莎娜可曾经的身体,所以最后诞生的胚胎里,同时拥有她和西波的基因。西波和莎娜可同时担任了那个新人类的母亲,而也许在担任保护者的角色的时候,莎娜可重拾了丧失已久的人性还有母性。所以她最后才会拜托雾亥,要他保护好她们的孩子。她也是唯一一个有所转变的安全警卫。 最后说说硅生物。硅生物的诞生是来自网络混沌的力量,参考《Noise》和《Netsphere Engineer》,硅生物的繁衍是和安全警卫一样,通过物质转换系统诞生的。这也解释了硅人类为何和安全警卫在外貌上有几分相似。硅生物好战,强大,却并不是完全冷血的,就剧中出现的几组人马来看,他们也有类似家庭和部落一样的关系,只是面对人类时会毫不留情,因为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消灭人类,保持混沌的扩大。唯有不同的,只有一个高级硅生物达芬.诺尔林.贝加。这个角色在现实世界中就像一座高高的塔,沉默得像不会说话一样。在他抢到了圣武的遗传因子,试图联入网络球的过程中,被雾亥和都莫契夫斯基阻止,倒在了离网络球一步之遥的地方。临死之前,他获得了LEVEL9的权限,而唯一遗言是“无论如何也想看看网络球”,脸上带着遗憾的表情,在那之后,他的带宽被并入西波的意识,从而促成了LEVEL9西波的诞生。没有任何文字解释达芬诺尔林贝加的行为,只能推测,硅元素生物也已经开始质疑自身存在的价值,认为生活不能只有屠杀,而应该向别的方向发展。达芬诺尔林贝加是一个中介,没有他就没有新人类的诞生,没有他,硅生物就成了纯粹的反派。这个角色出场也许不到20页,但仍然非常重要。 整部戏中的异类,应该算是东亚重工的敏莎布和圣武两人。AI在那个时代广泛存在,譬如统治局,但都不是拥有决定权的单位,唯有东亚重工制造的圆柱形居住空间里,交由AI作为最高管理者来管理。敏莎布便是一台AI,被她自己的手下评价为“发疯了”;而圣武则是人类,穿着盔甲挥舞着剑的骑士。这两个人很明显是相恋的,非常非常的可悲,敏莎布作为AI诞生了感情,爱上了人类的她为了保护自己居住区内的人类,不惜拒绝东亚重工的中央AI的决策而被废弃;而圣武为了保护这台AI产生的女人的幻象,不惜在硅元素的袭击下挺身而出,多次身受重伤,导致渐渐失去记忆。最后,东亚重工在中央AI的错误决定下毁灭了,敏莎布送走了外来的人类居住者,带着她的居住区的人类进入了冬眠,而圣武默默地陪着她一起进入了时空的间隙。这对人儿到最后,说不定才是Blame!之中最为幸福的人。 最后说说网络球这个人人向往的仙境。网络球是一个虚拟现实的空间,在内部可以管理整个Blame!世界的一切东西,被称之为“上层世界”。剧中从来没有人知道它内部是什么样子的,西波的第一次死,也是因为试图非法连接进入网络球而被安全警卫破坏的,而她得以见到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最后一册书中出现的古老小镇,小红帽,会说话的玩具和巨龙,应该就存在于网络球的虚拟世界中,然而我在这里想要提出的疑问,则是要如何在网络球内实事地管理整个超构造体——如此巨大的构造体,即使用光速来传播信号,理应也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到达超构造体的另一端……只能说也许在那个时代已经出现了超光速的通信方法了。 最后的最后再回顾一下超构造体吧,这个超构造体的理念,来自于戴森球理论——一种将恒星完全包围在中心,作为能源来利用的球体。理论上如果用尽地球的一切物质,那么足以制造出直径有木星轨道那么巨大的戴森球来!在《Noise》一书的最后,包括弐瓶勉的另一部作品《BIOMEGA》里,都有展示过这种将整颗行星的所有物质拿来构筑的异世界。得益于弐瓶勉惊人的想象力和高超的画工,Blame!里的场景磅礴大气又精细无比,充满阴暗的管道和圆柱体,高得望不见天际的裂缝,为人类修建的城堡一般的巨大古镇,夸张的重力子放出射线的破坏力,肮脏的人类居住区,近似无限的台阶,杂乱的废墟,巨大无比的类生物结构的工程机器,还有无数异型的机械和人形,隐隐勾勒出一种赛博朋克的颓废,并且准确的透视完美地展示了这大得无边无际的舞台。 那么这个故事的结局究竟如何?圣武提供的基因所诞生的孩子到底怎么样了?书中并没有完善的交代,包括后来出版的一系列前传和外传都没有提到过。但在东亚重工一章之中展示过,当时的人类利用重力子作为能源,可能造成时空的错乱(西波曾经告诉雾亥说自己等了他十年)。所以渐渐有了这样一种说法,雾亥的旅程是永无止境的,结局最后的那个孩子,其实就是全书一开始的那个孩子,雾亥的旅程在某个时间点之后又回到了原点,而这一切将会重新发生过,形成一个轮回。我不知道这套漫画到底是不是要讨论如此形而上的话题,但不得不说,人性的确是本书中所想谈论的一个话题。雾亥是孤独的象征,似乎弐瓶勉灌注心血培养的这个角色,就意味着人永远的孤独。四散的已经变异的人种,不断繁殖的克隆人基地,外貌恐怖的硅生物,有了感情的AI,死守条例的安全警卫,只有简单智能的建筑机械,还有根本不是人类的主角……究竟谁才是人类?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拥有人性的人?雾亥四处寻找网络遗传因子的人,是不是就是代表着在寻求着真正的“人”呢?通过旅程的见闻,通过牺牲和救赎,通过艰难的奋斗和悲伤的离别,是不是这样才能够寻求到真正的人性?如果要说隐藏在漫画背后的意义,也许这个变异的混沌的超构造体,象征着现代社会不断扩展的城市和人类社会,然而在这个现代社会之中人类已经丧失了真正的自我,各据一方,秉持各自的正义杀得你死我活,而真正的理由已经被埋没在了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而孤独者雾亥就象征着人类的内心,必须在荆棘满途的道路上拼命寻找,才能最终失落已久的灵魂…… 想象一下吧,想象一下吧!在近乎木星轨道那么巨大的一个世界里,一个旅行者,一个宛如蝼蚁的人,靠步行在那无尽的荒原上漫游,爬升,跌落,探寻……这是何等悲壮的情形!这就是《Blame!》所构造的世界!这就是弐瓶勉笔下带给我们的,一个近乎永恒的轮回之中关于人性的追寻的故事。它是如此的让人着迷!它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PS:我不得不写这么长一篇,死死向大家推荐,虽然根本就没人理我。这部作品太冷门,弐瓶勉这个人也太冷门,但看过他目前的所有漫画之后,我已经把他推上了我内心的大师席位。希望有勇者接受我的推荐,欣赏一下《Blame!》这部难得的佳作。 ================================== 补遗1: 话说回来,前段时间重看《BLAME学园》 惊讶的发现达芬诺尔林贝是女的…… ================================== 补遗2: 另外,在外传小品《第八系子体布赛尔都市构造体脱出记》里,硅元素萝莉布赛尔在与安全警卫作战时被雾亥所救,最后来到了超构造体外面逃脱了。这个小故事其实能看出一些东西: 第一,这个故事发生在BLAME主线之后很久的时间轴上,因为雾亥以及重力子枪打出的巨大空洞已经成为了硅元素生物的“传说”,布赛尔本人也对“灾厄雾亥”的存在表示了很强烈的质疑,认为那不过是“远古祖先的传说”而已。第二,那个久远的时代依然有人类存在,并有着能够对付硅素生物的武器。第三,超构造体的确是有其边界的,而外面果然是宇宙空间。第四,硅元素生物靠数据就可以重生。第五,雾亥不知道为什么救助了硅生物萝莉,推测是在那个遥远的时代发生了什么变数,使得雾亥改变了对硅生物的看法。 有趣的是安全警卫依然存在,并且依然在狩猎硅元素生物,而雾亥却依然站在与安全警卫对抗的角度。所以就这个层面来看,也许可以推测,某个事件/人物改变了雾亥对硅元素生物的态度,但这个事件/人物却没有强大到改变网络球对安全警卫设置的命令——或者说安全警卫已经被修改过了,也许只针对硅元素生物进行屠杀?——这很难说,因为这篇小品本篇实在太短,太过缺乏前因后果。话说回来,到底是谁带着昏迷的硅元素萝莉逃出超构造体的?我想不出来除了雾亥还有谁,也就是说我们的探索者已经摸爬打滚到了超构造体的外缘了,是否也暗示着雾亥的探索已经彻底遍布了超构造体的每个角落?我想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唯一可以断定的是这应该是贰瓶勉一时兴起画出的作品而已。 以上是2014年3月底的一些胡言乱语。 =============================== 补遗3: 在外传《Netsphere Engineer》中可以看到,在某个时期,超构造体的某个阶层的某个角落之中,仍然有着类似王权政府的人类聚集点存在着。既然能够存在这样的国家,意味着几件事情——其一,此处的人类数量非常众多,否则不可能形成一个制度完善的王国,推测人数至少在数万至数十万之间以上。其二,在一个偏僻的村落里也能够有植入过网络遗传因子的人,可见此时期人类还是颇为繁荣的。 其三,也就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这个工程师从何而来?他身上所佩戴的项链能够使他避免遭受安全警卫的攻击,以及他的台词和技术力,都充分表明了他的身份远远高于普通人类,并且和Blame的舞台的核心有着密切的关系,鉴于他关于物质转换塔的知识,以及说话的那种瞧不起人的态度,只能简单推测他是类似整个超构造体中央地区、也许是统治局的信使,或是网络球内部派遣而来的处理混沌问题的专业人士。但不管怎么说,他的武器配备不佳(非临界第一种不测兵器),战斗能力普通,全剧中没有硅生物出现,以及剧中人类社会的有序程度,可以几乎能够确定这个故事发生在距离Blame的舞台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或者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时期了。 简单的说跟Blame本体一点关系都没有 ============================== 2016年12月更新: 其实,关于硅生物的来源,我个人推测实际上硅生物是一种数据生物,可以假设它们是一种AI,诞生于大数据的洪流之中,有一点像《Ghost in the shell》中的傀儡师那样,是一种只有意识没有躯体的生命形式。可以说它们是一种AI,或者病毒,或者数据错误所产生的生命。 通过《noise》中的情节我们可以看到,硅生物的降生需要物质转换机构、基本核心,还有数据连接。所以说,本质上,硅生物的意识诞生于网络,在网络中自我进化,繁殖,并且随后夺取了物质转换塔的使用权,将自己的意识从网络上下载到了类似安全警卫一样的机器躯体上。这也是为何两者有着相似的外形,角色也有着相同的设计语言的原因。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由于硅生物需要让网络保持混乱,大数据持续泛滥,这样才有机会夺取网络和设施的使用权,从而维持自己种族的繁衍。而让网络保持混乱的最好方法就是杀光所有具有网络权限的人类,更简单的方法就是杀光所有的人类。 我不敢说《GHOST IN THE SHELL》给了弐瓶勉多少的灵感(日本漫画家没有不受《攻壳》的吧?),但关于数据混沌,混沌的自组织现象、AI的意识与否,意识的起源等等内容,已经是足以跨越科学的边疆,进入哲学疆界的话题了。不知道硅生物在BLAME中的地位,是否也代表了弐瓶勉在创作中对人类本质的哲学性思考?嘛,说一说又说回原来的正文中去了。

175 有用
3 没用
Blame! 1 Blame! 1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2条

查看更多回应(52)

Blame! 1的更多书评

推荐Blame! 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