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情怀总是诗

江蓠
2010-04-01 看过
一日,有友人邀我观此书,并言索书评一篇。故此做此文,以酬赏析之情。

    我自承是高要求的读者,在上面十多篇叫好的书评后,加这样一篇评此书为“较差”的书评,是很有压力。惟愿信我者记心中不与人争论,不信我者大可一晒置之,也毋需出咄咄之言。

    大约四年多前,看过倾冷月的《且试天下》,彼时觉得俗气了点,但作为新手而言,也算尚可。孰料得今日再看《兰茵璧月》,依然是这般言辞剧情,不禁要感慨一番,道是作者仍是少女情怀,而读者已然年过二旬再无此等好兴致。

    一年也不看几本言情的我而言,并不清楚现今的言情小说究竟是哪等水准。但仅就小说本身而言,此书便有好些让人汗颜之处。
    一、人物形象无新意。大凡是个男人便是俊逸非凡,是个女人便是姿态娆美,竟未发觉不美之人。而明华严与兰残音不改龙凤斗之俗套,又是亦友亦敌最后终成眷属,全无新意可言。再看宁朗,看宇文洛……全文百十来个人物,究其形象不是类金庸的某些角色,就是类日本漫画的某类人物,无有一刻画出骨血之人。
    二、神化主角。倾冷月从《且试天下》开始就喜欢神化主角,品级观念严重。话说回来,若是故事情节出人意料,主角谋略无双,我是不介意予以主角以超人之概念的。然而此书的缺点就在故事不足以让主角成为神之存在,只能以广大配位的智商降至低点,来感慨主角之荣光。就像手动档的汽车,档是挂上去了,可是油门没踩毫无速度,拖档了。
    三、言语单调。开篇伊始就是“一个……一个……”的类比句型,直至全文结束还是如此,这本是旧式小说的写法,偶一用之并无不可,可触手即是难免有些反感。又言人物衣着样貌,皆以写衣服颜色,眼睛色泽为区分之标志。不晓得诸位看过多少如此写法的,我印象中倒是多有爱穿红橙黄绿青蓝紫衣服的人,眸子黑洞洞的空濛濛的一眼看透的一眼看不透的也是多如牛毛,而至今记着的形象却是一个也无。
    四、词语匮乏。虽和言语单调类似,但也有不同之处。言语只能说一个作者之想象力,而词句则说明一个作者之笔下功夫。好些地方写的是同一个意思,例如写两主角的形象,但多是“妖孽”“碧眸”之词,一而再再而三,这恐难以说是标志,而只可解释为词章之乏力了。
    是以综上所述,此书只可称平平无奇,难以差强人意。予少女看尚可,予非少女看已然是不合时宜了。
119 有用
3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8条

查看全部78条回复·打开App

兰因·璧月(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兰因·璧月(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