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谁穿上皇帝的新衣

清秋雨薇MOMO
2010-03-26 看过

看书的时候按耐不住那份绝望,先翻看了结局。 结局却不甚了了,只令我更迷茫,于是又耐着性子从头细看。 并不太长的一个故事,掩卷却是叹息,心里感觉有点堵。 小时候听奶奶讲关于白蛇青蛇的故事,说是白蛇与青蛇斗法,如果白蛇输了就嫁给青蛇,青蛇输了就化成女子模样给白蛇当丫头,伺候白蛇一辈子。但也许电影《青蛇》更深入我心,一想到这两条蛇就自然想起王祖贤和张曼玉妖娆多姿走过河岸的柔媚模样,以致对其他版本都不再深究,好像这段历史对我就是如此这般地尘埃落定了。 这部小说却是与传统的或非传统的白蛇的传说没有太大关系。讲述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不过对于女主人公来说这种爱恋并非自身天然需求的结果。有的同性恋是生性有此趋向;有的是在成长过程里受到一些影响改变了心理,从而导致性别错位。这里却是个时代造就的人性错位,一个悲剧,一段无以言述的孽缘。 孙丽坤文化不高,学会写东西还是从写自己的材料开始(这种感觉莫名就让然联想到《朗读者》里的汉娜,)。她从10多岁开始学习舞蹈,尤其是蛇舞,她演出的《白蛇》在当时是颠倒众生。在那个物资文化生活极其贫乏的时代,人们的想象力无法脱缰般发挥,因为没有实体影像也没有具体导向,不像现在,导演帮你充分发挥想象之后在屏幕上给你揭示出来,众人的智慧是无敌的,很多时候你会恍然原来还可以如此这般演练人情。蛇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缠”字,柔若无骨,妖媚惑众。孙丽坤妙不可言的身段配上舞姿也成了一个可供想象的伊甸园。而那时只有与单纯的生理需求链接的简单而直接的想象,这令观众们,或者那些倾慕者感到天上人间一般地距离差异,追捧也是怀着一种敬畏的自卑心态。于是她的生活也被追随者自觉地割断,供奉起来,可望不可即。正是这种差距又造就了追随者心中的强烈的恨意,仿佛一定要将她踩在脚下,压入尘土,才能证实她的存在,或者洗刷自己无由来的自卑,从而获取一点阿Q胜利一般的自我精神愉悦感。 最终,在中国扭曲的十年期间,孙丽坤为了生存,终于放弃了所有貌似高人一等的行为,甚至于包括她出众的容颜和身段,她下凡到人间,做一个普通女人,让他们看清,让他们触及,让他们唾弃,直到徐群山的出现。 徐群山用符合时代的优越感轻易走进了孙立坤。她像珍惜一个梦一样力求争取还原自己给孙丽坤供奉的神坛。孙立坤在她的魔杖里重返梦境,“霎那间连那些小守卫都不明白她怎么可以在瞬间回复美丽。”于是,不觉间两人成就了一段说不明,道不清的暧昧故事。 人的本性都是兽性的吧。经过教育的修炼才勉强有了人形,用一张人皮包裹着一颗兽心,人模人样地苟活在世间。有的人看不惯有的人,就一味想给对方灌点雄黄逼迫对方现出原形。有的人被逼迫间也只有放弃尊严,没有精神外衣丑陋地活着,任人凌辱,完全放弃自我。徐群山为了孙丽坤放弃了自己女性的外在,好像青蛇放弃了自己男性的尊严,其中况味只有当事人知道,而实际上,人类对温暖的本能需求更是一个前提条件吧。 而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人,谁也没有比谁更高尚一点,谁也没有比谁更优越一些。皇帝的新衣人人可穿,差别只在于自己对那张华丽人皮的敬畏和看不起自己陋衣的自卑。

7 有用
0 没用
白蛇 白蛇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白蛇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