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经济学

scott
2010-03-24 看过

读米塞斯的文章,感觉好像在跟一个睿智的长者在面对面交谈。起初,你是个无知,激进的懵懂青年,许多对社会的看法并非来自于生活和思考,而是网络观点掺杂肾上腺素的结果,当你对面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的时候,你只会给他贴上保守落伍的标签,在一面不耐烦听着他絮絮叨叨的同时,一面兜售自己从《南方周末》剽窃而来的观点。可是,随着交流的深入,冲动的荷尔蒙渐渐地平复,重回思考以后,你发现自己所坚持的立场并不坚定,原来对它看上去孜孜不倦的高尚理想原来只是为了满足自身内心寻找与众不同感的私人宣泄。最后,你完全被对面这位笑容可掬的老人给说服,甚至跟着高声附和起来,这位演讲高手,从来不会尝试用煽情的故事,或者激昂的口号来鼓动你的肾上腺素,而是用自己琐碎的推理,一环扣一环,像个数学老师,交你如何推导,如何得出正确的答案。

今天读了米塞斯的《官僚体制,反资本主义的心态》,此书写于1944年,那是国家权 力 不停腐蚀私人权 利 的时代。nazi的阴影即将过去,但是漂浮在资 本 主 义头上的共 产 主 义阴霾却从未远离,而随着罗斯福的新政,凯恩斯经济学也开始在西方世界大行其道。舆论一致认为放任自由的资 本 主 义已经过时了,新时代的发展需要国家的干涉,从而弥补市场自身的缺陷。

《官僚体制》就是为了对抗这种“时代潮流”的作品,在序言里,米塞斯写到:

“当今社会和政治冲突中的主要问题是,人类是否应当放弃自由,私人创业精神和个人责任,托庇于一个巨大的强制性机构,即射会主义的保护之下。”

接下来,米塞斯分析了资苯主义和射会主义管理方式的巨大不同,私人的资苯主义企业实行利润管理,而政府部门则是采用官僚管理。

相比官僚管理,利润管理更有效,也更平等。米塞斯写到,在市场的运行过程中,因为利润动机的存在,商家必须绞尽脑汁地组合自己有限的资源去满足消费者的需要,而消费者用他们的钞票来选择自己青睐的商品,这就是经济学中常讲的“钞票投票”,而如今的公共选择派认为,这种钞票投票比选票投票更加有效,因为钞票投票比选票投票更涉及直接的利害关系。一个企业如果因为种族歧视而拒绝将商品提供给少数族裔,不需要道义指责,这个企业就要放弃这部分少数族裔所能带来的利润。同理,一个有种族偏见的雇主如果仅从肤色而不是能力来雇佣员工,那么他的选择范围将缩小,就好比如果NBA杜绝黑人,那将是一种自杀行为。

不仅与更加平等,利润管理也比官僚管理更加高效。借助于市场价格,生产要素实现了高效的组合,因为局限条件的不断变化,市场不可能达到一个均衡的局面,利润不断地因为这种不断地变化被创造出来,而其中那些勇于冒险的资本家,他们追逐这些利润的同时,也满足了消费者不断改变的需求。

从小到大,身边的老师同学,还有些亲戚朋友都告诉我之所以人们没有进入公铲主义的原因是人们的道德水平不够。那是否人人都高尚无私,甘愿牺牲奉献,那公铲主义的春秋大梦就有可能实现呢?米塞斯的论证告诉我们,春梦就是春梦,无论女猪脚是韩雪还是韩红,那都是一个幻想而已。在公铲主义公有制下,因为取消了市场,那生产要素就失去了价格,当市场价格不存在的时候,这些稀缺要素原本可以实现有效组合的靠山不见了。即使此时的管理者道德高尚,可以防止贪污腐败的浪费,能够将自己的工作做得尽善尽美,但是也不能使得自己的工作确实是消费者所迫切需求的商品。如米塞斯所言,即使是斯大林时期的苏 联,也需要引入资苯主义的价格体系来对生产进行引导。最后苏联的倒台时候,虽然他们的军工行业仍然是世界顶尖水平,但是人们连基本的温饱需求竟然都没有解决,可见失去价格指令引导所导致的资源错配所酿成的祸害。

本书的意义不止于在给共产主义进行鞭尸,它还是治愈人们凯恩斯妄想症的含笑半步癫。

金融危机以来,美 国影帝和中 国影帝纷纷出台政策,比如说这边厢大手一挥,四万亿的支票毫不犹豫地丢了出来,此等花钱神速,引得山姆大叔啧啧惊奇,特别是黑哥奥巴马,不停地催促国会:你看那边粉红国,项目都已经开工了,而我们这边却还在斗嘴掐架,混乱不已。粉红国的高效,加上影帝的高调,使得国际的媒 体也开始焦虑不已,粉红国那么红,是不是会抢占世界头牌宝座,然后颠覆一下咱们原来的审美观啊?粉红国自己也骄傲不已:咱们就是要回到唐朝以肥为美的年代!我们有自己的文化!

让一个疼痛不已的病人吃下一剂止痛药,确实可以减轻他片刻的痛苦,可是这种舒坦却是不能持续的,因为止痛药并没有解决病人导致疼痛的根本原因,它甚至还可以因为副作用和心理安慰增加了后面病人搁屁的危险。

凯恩斯主义就是这样一剂看上去很爽的止痛剂,当一个经济体陷入萧条,它鼓励政府消费,因为此时消费者不敢消费,而消费,是整个社会发展的源动力,它进入了一个叫乘数效应的黑盒子,然后出来后成为了一个巨人,扛起了萎靡不振的经济。

在中 国,四万亿投下去了,拉动内需的口号喊起来了,然后,大家都在等待那个巨人从黑盒子里扭着屁股骄傲地走出来,甚至有些人,已经看到了那个巨人。

米塞斯批驳了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偏执论调,对于经济的增长,米塞斯是认为储蓄,“所有贬低储蓄和资本积累之作用的伪经济学说都是无稽之谈。”储蓄从古至今都是一个美德,资本积累是经济发展的源泉。

政府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因为缺少利润管理,代之以官僚体制,这势必带来浪费,无效等一系列问题,而同时,因为政府投 资的扩 张,它势必要从人民这筹措资金或者增发货币,这伴随而来的将是横征暴敛的税收和通货膨胀,更加挫伤了整个经济体的活力。

米塞斯在书中还列举了各种反对资苯主义的观点,并且一一进行了驳斥。当人们斥责资本主义的享乐主义的时候,米塞斯指出追求更幸福的生活并不是一种错误,当人们斥责资本主义的物欲主义和庸俗的大众文化,米塞斯指出艺术是主观的东西。同时,在资本主义下,杰出的艺术家也是数不胜数,我们不能因为淘汰了的作品多了而忽略了那些优秀的作品。那些抨击资本主义艺术的行为,更有可能是来自当事人自己心里上的自卑,或者追求特立独行的欲望。

米塞斯跟其他“智慧老人”不同的一点是,它会颠覆你的常识,告诉你在一个不合理的机制面前,好心人往往做坏事,而那些本来没有叨念爱啊,奉献啊这些字眼的人却给你提供了实惠。在引导人们分析官僚主义的开篇,他就推翻人们认定官僚体制原本就是恶的这个事实,不从官僚体制如何攫取人们手中的权利入手,而是一步步分析人们如何因为自己的善心,自己的疏忽而程序正义地把官僚主义端上了台面。

这种善心导致的局面是糟糕的,比如说敏珠党派当初对光头蒋大力抨击,热情赞美土工的乌托邦理想,结果言论被剥夺,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残废党。知识分子对资苯主义的偏见,是书中经常提到和批驳的观点,知识分子没有认识到资苯主义所带来的平等,和因为科技进步减小了的贫富差距,反而因为竞争的残酷而考虑全盘废弃竞争,因为薪资的不等而推导出来的地位不等,放大生活中的嫉妒而代之以贫富差距拉大这样的词汇。

米塞斯认为这种对资苯主义的偏见可以通过经济学的训练来进行纠正,但是在那个时代他也在感慨如今大学的经济学完全都是伪科学。二战结束以后,由于七十年代的滞涨局面,人们开始放弃大政府的观点,重新回到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但不得不说,在今天中国这个社会,大政府依旧是人们顶礼膜拜的图腾,无论是执政者还是底下瞎嚷嚷的,依旧在争执国家要提供多少福利制度,要投入多少教育经费的蛋疼问题。希望在中国的所谓高等学府大谈凯恩斯之际,能有更多米塞斯,奥地利学派的观点出现,敲一下人的头,然后告诉他们:个人的自由和政府的自由是从来不相容的,你让他坐大,你就得玩小的。米塞斯说:观念造就历史,而不是历史造就观念。同时他相信,只要人们接受了正确的经济学教育,人们可以扫清根深蒂固的偏见。
29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官僚体制·反资本主义的心态的更多书评

推荐官僚体制·反资本主义的心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