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春与半生缘

上界司命
2010-03-22 看过
许是第一印象作怪,总觉得《十八春》的结局才是完美的:

叔惠投身革命,解放后回上海。世钧与曼桢相逢,二人敞开心扉,爱情虽难重圆,友谊可以继续。在叔惠鼓励下,世钧夫妇与曼桢共赴东北支援建设,世钧与翠芝的感情迎来转机,而偶遇慕瑾,预示着曼桢的未来可能也不会再寂寞……

小说的最后一句话,“世钧惘然地微笑了。他是全心全意地为他们祝福。”有一种世事艰辛忐忑皆惘然,虽无奈,却已释然的感觉,是偏于《倾城之恋》般幸福的气场。

《半生缘》中的改动:

(1)关于叔惠
改动相当明显:将原来的叔惠投身革命改作出国留学,叔惠那种积极进取的态度改为对世事的消极与无奈,婚姻幸福改为已离婚。
对翠芝,《十》中叔惠一开始就只是遗憾而并不热衷,他怕这样一个富家小姐会妨碍他的理想和事业;解放后回上海,面对翠芝的爱情回忆,他理智而淡然,并没有如何动摇,甚至帮助她改善与世钧的关系。《半》中,叔惠同翠芝一样,对过去的感情,也怅然且恋恋不舍起来。

(2)关于结尾
删去了《十》中涉及东北的大量段落,《半》在世钧与曼桢重逢的悲怆,以及叔惠与翠芝相见的若有所失中暧昧结束。
无论是世钧感慨的“从前最后一次见面,至少是突如其来的,没有诀别。而现在确是永别了,清清楚楚的,就跟死了一样”,还是翠芝所感到的那“一丝凄凉的胜利与满足”,都让人有种类似《金锁记》中“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那种无力的哀伤的绝望的挠心般的难受与不快。

(3)关于题目
“半生缘”有一种旖旎的古典风,但“十八春”却似乎更适合这个故事。十八个春天逝去了,一生中最好的时光已不再,这种怅惆,这种漫长,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又怎是一个“缘”字可以说尽的?

(4)关于其他
《十》中叔惠回上海坐火车,文中写到:“解放后的车站上也换了一种新气象,不像从前那种混乱的情形。世钧和翠芝很从容地买了月台票进去。”《半》中坐飞机,写到机场的荒凉。
写到世钧经济状况的窘迫,《十》中评论了一些蒋经国,《半》也将之删去。
《半》还将“慕瑾”改为“豫瑾”,不明白为何。

对与意识形态有关的内容一向没有任何兴趣,单看文章,有《十》的豁然在先,不能不觉得《半》有种矫情在里面,不喜欢。
已看了祖师奶奶的散文集和多篇小说,至今最爱《倾城之恋》,这大概是一个道理吧。
52 有用
3 没用
十八春 十八春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十八春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八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