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一些有启发意义的话

uncutstone
2010-03-13 看过
文字做了些通顺化处理。

p.1: 我们的技术已经变得比我们的理论更加强大。 我们能够去做我们尚未理解的事。

p.2: 我们不得不处理那些我们尚未理解的东西,而这需要有新的思维方式。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认为哲学将发挥重要作用。一些特定的科学哲学的视角会对我们趋进复杂系统的方式产生影响。

p.33: “复杂性”是不可压缩的,一个复杂系统不可能被归约成更简单的系统,除非它从一开始并非是真正复杂的。 一个复杂系统的模型必将保留该系统自身的复杂性。由于复杂系统的模型将如同它所建模的系统般复杂,因此不可能按照一些逻辑原理来揭示出此系统的“真正本性”。

p.52: 乔姆斯基的语言模型,关心的是语言的结构。
索绪尔关心的主要是语言的意义。语词是怎么获得意义的。

p.155: 承认复杂性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一个复杂的世界,如果我们要生存甚至是要取得成功, 就必须面对这种复杂性。传统的(或现代的)面对复杂性的方式,是试图找到某个参照点作为根基, 找到一个所有事物都可以从其派生出来的万能答案(我的看法: 例如牛顿方式,例如数学的公理系统)。 这是一种力图避免复杂性的策略。去找到本质真理的欲望, 使得我们无法看见复杂性的关系本质, 特别是那些关系的不断的变化。 任何对复杂性的承认, 都必须把这些变迁和变化结合进来,不是作为附带现象, 而是作为复杂系统的一部分。

p.157: 科学知识的习惯是诉诸连贯的元话语而使自身合法的,元话语起着某种一般性统一的功能。如果能找到这种元话语, 便可能将所有形式的知识都结合成一个宏大叙事(grand narrative), 这就是现代主义的梦想。

p.157: 后现代主义于是被定义为“对元叙事的怀疑”。 我们不是要找寻可以将所有形式知识统一起来的某种简单话语,而是必须处理话语的多元性。

p.158: 那些对统一的元叙事充满着怀旧情绪的人们——西方形而上学史上占据中心的美梦——把后现代状况看作是破碎的,充满着政治混乱,因此最终是无意义的。这使得他们感到晕头转向。
另一方面,那些拥抱后现代主义的人发现了它的挑战, 它的激动人心,以及广阔的空间。 这使他们感到了冒险的味道。

p.159: 一个重要的,常常用来反对后现代主义的论点:
如果所有的叙事都只具有局域合法性,所导致的社会之网的破碎将会使得所有的知识都相对化。 每一种话语都将独立于其他所有话语,这导致了散漫的共同体的封闭和独立。最终这将意味着, 每一个个体都只将自己作为一个参照点,完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奠定知识的客观性。 其后果将是“怎样都行”。

p.161: 反驳“怎样都行”:
首先,社会形成了网络。尽管不同的话语形成了网络中不同的簇群, 但他们不可能将自己从网络中孤立起来。 它们总是和其他话语相联系。 不同的局域叙事是相互作用的。不同的话语(网络中的不同簇群)可以生长、收缩、分裂、结合、吸取其它话语或被其它话语吸收。 局域的叙事,只有与周围叙事有对照和差异才有意义。 我们所具有的, 是一种自组织系统。 话语不是处于孤立和自足状态,而是处于不断相互作用之中。
另外, 网络的分布式本性是与孤立作用的思想相抵触的。 在一个联结论网络中,信息不是由特定的节点所代表,而是被分布于许多节点的模式所编码。

p.176~177: 我们需要把握复杂性, 以保证我们的生存。 同时,复杂性是自由之源。 在科学和政治学中,承认复杂性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p.189: 我的中心论点是: 我们对于世界的描述需要具有对于复杂性的内在敏感性。 后现代和后结构理论的确具有这样的敏感性。

p.193: 返回到普遍原理中去等于否认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社会系统的复杂性,因此决不是正当的做法。 放任自流,也是在推诿我们的责任。 前一种做法过于僵硬,后一种做法过于灵活了。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复杂性与后现代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复杂性与后现代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