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成就传奇

doudou
2010-03-11 看过
本书原名《高师人》,讲的是巴黎高师辉煌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那些杰出的大师们,着眼于文科,对理工科无一涉及。译名颇不副实,与其说是巴黎高师史,毋宁说是巴黎高师文科名人速写传记集,以两百来页篇幅,描摹近百位高师出身的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戏剧家、政治家和记者。作者本身就是高师毕业生,对高师历史上那些名人轶事可谓手到拈来,如数家珍。以“黄金时代”、“理性的冲动”、“当今时代”三大线索,串起高师历史上闻名遐迩的人物,并体现出人物与时代的关联,历史与人物传记相辅相成。行文中处处洋溢着高师人鄙睨一切、不可一世的优越感,毫不掩饰对高师人的赞赏与称颂。这是一部笔调恣意,文辞优美的巴黎高师名人集,也许不尽客观,过于写意,但它成功地把高师的精神意蕴通过形态万千的高师人展现给读者,至于细节和真实,就留待读者自行发掘吧。
 

大学校和大学

法国高等教育的独特之处就是存在着“大学校”与“大学”两个并行系统。大学起源于宗教神学院,随着启蒙运动和社会民主运动的发展,成为世俗化的高等教育中心,逐渐形成多学科并存的综合性大学。招生门槛较低,注重基础学科建设,设有博士阶段文凭。大学校则始于法国大革命期间,为拿破仑所支持和倡导,其产生源于近代工业革命科学技术发展和知识分工细化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大学校招生要求学生进行两年的预科班学习(预科班通常设在重点高中),然后参加考试择优录取,提供相当于本科加硕士的教育,颁发专门文凭,一般不设博士阶段。

由于大学校的生源来自设在重点高中的预科班,重点高中的学生多来自巴黎左岸拉丁区的中产阶级家庭,极少数外省考入的学生也多出生中产阶级或教师家庭,而大学的生源更多来自下层。并且,大学校的专业培训水平更受到行业内部的承认,有的还有政府部门和工商会资助的背景,所以大学校出身的学生有更多的实习机会和更好的就业前景。久而久之,大学似乎代表着法国高等教育中的民主精神,而大学校则象征着某种精英意识。最负盛名的大学校当属综合理工学校、国家行政学院(ENA)、巴黎高等商校(HEC)和巴黎高等师范学校。
 

巴黎高师建校历程

共和国三年雾月九日(1794年10月30日),政府颁布法令建立师范学校,旨在培养中学和大学教师,学科设置文理兼备。1795年第一次开学,由于制度不健全以及革命时期的混乱,一年后关闭。1847年迁至巴黎余乐姆街先贤祠附近,奠定迄今未变的格局。1880年-1882年间,创建塞弗尔女子高师、枫丹纳女子高师、圣克鲁男子高师,都位于巴黎近郊,后两所高师旨在培养初等教育老师。1912年成立仅有理工科的技术教育高师,即今巴黎南郊的卡尚高师。1985年,塞弗尔女子高师并入余乐姆街高师,7月,枫丹纳和圣克鲁合并,只留文科,同时在里昂创建一所理科高师。通常所说的巴黎高师,指余乐姆街高师。
 

时代成就传奇

“这个戴莱姆修道院……这个没有教授,没有大纲,没有时间表,没有约束,没有监督的学校。”哲学家尼赞如是描述高师。巴黎高师治校遵循民主宽容原则,让学生的个性自由发展,由此才会有那么多著名的恶作剧事件,其中不乏惊动巴黎乃至整个法国的闹剧,也不乏让总统、议员吃瘪而大为光火的事件。学校的管理方式与其说是用规章制度去“规范”学生行为,毋宁说是以学校以及导师的精神气质、思想意识去引领和点染学生。

高师教育是彻头彻尾的精英教育,一届学生不超过二百人,提供优越的奖学金,学生由预科学校高中生中严格选拔而来,均有孜孜不倦苦读的经历,具备坚实的学习基础。高师教育倡导自主宽松的学习,学生有自己的学习室和各种社团,教师与学生打成一片,高师学生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确定精神和思想发展的方向。这里各种思想风潮都有一席之地,学生们藐视权力,拒绝低俗,批判盲从,特立独行,执着于信念,并准备为捍卫信念付出生命。纵观黄金时代那些大家的姓名,不能不叹,高师学生甚至可以主宰一个时代的思想潮流,开创学术思想发展的新方向。

然而,当今社会已完全背离了高等师范学校所象征的原则:人文主义、纯文学、理智主义、推向极端的批判精神。二战以来,另外两所学校取代了高师的地位:20世纪30年代时国家行政学院走红,密特朗主政的20世纪80年代的拜金主义潮流导致了巴黎高等商校领衔的局面。在今天个人地位越来越多取决于收入水平,越来越少取决于文化修养的法国,高师人成了贫困的精英。高师还能成为思想大师的摇篮吗?
 

题外话

吾校与巴黎高师合作培养研究生,每年要选拔学生送到法国培养。这中间出现许多问题,其一是语言问题,通常以英语为第一外语的中国学生必须学习法语才能申请,英语一统江湖的地位,使得英语国家学校更容易吸引优质生源。其二是世界潮流变了,当今世界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潮流历久不退,能无所畏惧以思想为志业的年轻人已不像1960-1970年代那么多那么狂热,与其说读书是为了开创事业的新天地,毋宁说是赚取谋求更好物质生活的必要手段。其三是我朝教育的先天不足,只满足于反馈标准答案的教育扼杀了学生的求知欲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而绝大多数家庭为教育支付的巨额费用不允许孩子延长求学时间,更不允许孩子投身于闲人的事业,成为精神的贵族,现实世界的穷光蛋。其四是两种教育体制难以融通,两个国家的高等教育发展水平不同,培养模式、培养目标等方方面面差距甚远,要联合培养学生,难免出现该照谁说的办这个问题,而巴黎高师在许多领域领先于吾校的事实,又迫使吾校为求合作,宁肯让步吃亏,处处受人节制。
 

不禁想,当年西南联大的气质与巴黎高师相比,可是难分轩轾?时代变了,大学也变了,被裹挟其中的人,已然没了传奇。
5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巴黎高师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高师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