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锦灰堆

溪堂
2010-03-11 看过
畅安先生此集,固然多落墨于器物本身,诸如其形制、工艺、流传、鉴赏等,然对于与长物有关之人,描摩备至,不乏睹物思人、追怀往事乃至直抒块磊之语,尤为可读。至于偶发恚言,亦属四九年后罡风之下文人共同遭际,非楮墨所能尽,令人闻之憬醒。所幸先生暮年得收桑榆之补,这才有《序》中国家富强、真理战胜的祈愿。书中记事怀人篇什,试略抄之。

王世襄摹《高松竹谱》。后有徐石雪、黄宾虹、吴湖帆、叶恭绰、启元白等十二家题辞,......一九五八年人美社影印,因身为右派,不得署名,只准用号。跋须改语体文,简体字,题辞十二家,社领导声称:“都是封建余孽,一律删去!”

明万历缠枝八宝纹描金紫漆大箱。(文革中被抄)文革后发还首批抄家文物,均用卡车运入故宫博物院,其目的在可让故宫从中挑选,扣留认为值得故宫收藏的文物。为此故宫曾成立挑选组,有多位专家参加。其中以工农出身的魏松卿研究员最为积极,共扣留雕红寿山螭纹印泥盒、铜炉等数十件,此箱亦在其中。因此1983年编写《明式家俱研究》未收此箱。后来吴仲超院长发现扣留抄家文物,不合政策,才决定发还原主。

记当年在故宫不可一世的刘耀山。此君身材矮小,貌极平常,年四十左右,有小髭,着布制服,颇陈旧,手持旱烟袋,每日巡视各部门。职为党代表。......不研究工作,不了解情况,擅自作出种种不合理决定,目的只在于显示其个人权威。......睽违十载,前倨后恭。自称原为河北农村塾师,贫农出身,参加革命,表现积极,识字能书,北平解放后委任党代表,总揽故宫事务。后因弄虚作假选劳模等事调离,负责抄写亦字迹不清,乃至辞退。冬烘先生凌驾于专家之上,不亦悲乎。

记溥雪斋文可为怀人散文之典范。五六十年代,世襄夫妇来访,为留饭而卖电风扇,“熬白菜,多搁肉!”颇具六朝人风范。

《铜炉》一章,多次记赵李卿先生,读之倍感心酸--民初李卿丈即卜居芳嘉园,去吾家仅数十步。后移居八大胡同,相隔只一巷。儿时常携鸽至丈家门首放飞,入秋更捧蟋蟀盆求教。丈亦酷爱秋虫而又精于此道。赵伯母每抚我头,给果饵。移居后,仍往请益,评蟋蟀外兼及铜炉。北京沦陷时,李卿丈为居家所需,不得不让炉于庞敦敏。此后每道及,犹眷眷难忘。1951年,余自庞家购得十余具,喜携其二三驰告。时二老均在病中,丈喘咳尤剧,持炉把玩,如见故人,而力有不胜。濒行,赵伯母忽然取案头此炉(“玉堂清玩”戟耳炉)相授,曰:“你拿去摆在一起吧。”此情此景,倍感凄恻,竟嗒然久之,不知言谢。又一年而丈归道山矣。
4 有用
1 没用
自珍集 自珍集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珍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珍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