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先生,介不介意我揍你一顿……

大-燕-威-王
2010-03-10 看过
芥川龙之介还是太年轻,他旅行所抱的心情,像极了我们小学时代的春游——对文物古迹兴味索然,只要稍有不爽,便开始大声抱怨。

芥川的心思太细,所以这段旅途处处是缺点,时时有荆棘。时刻的不如意令他在躲雨时,甚至同他的日本向导朋友发了火……
任性的芥川说了那时中国不少的坏话。他语气里透着骄傲,像个乱发脾气的孩子……这个傲娇!可他竟然没能激起我的火气。

奇了,我竟然觉得他的文字读着很舒服,然后就是原谅……毕竟我也要时时刻刻替他担心,如果他看见某个景色又不入眼“肋膜炎复发了”该怎么办?
不能就这样送回日本吧?岂不是没有后文了?

芥川龙之介初到上海的第一瞥,是用玫瑰花终结的。
在一家酒吧里,美国大兵打翻了卖花老妇的花篮,鲜红的玫瑰撒了一地。
芥川的朋友给了老妇一枚银币,聊作补偿。

朋友问,人生究竟是什么啊?
“人生就是撒满玫瑰的路!”芥川毫不犹豫地回答。

然而眼前的人生或许叫人失望吧……老妇人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一边像个乞丐一样向这两位青年伸出了手……

对老大国的第一瞥令芥川失望,我们自己看着心里又会舒服多少呢?

“远处走来一位身着华丽的条纹西装、佩戴着紫水晶领夹的时髦中国人,忽而,这边款款而行的却是一位戴着银手镯、迈着三寸金莲的旧式贵妇。《金瓶梅》里的陈敬济,《品花宝鉴》中的谷十……在这些人群中,有几位那样的豪杰也不奇怪。但是杜甫、岳飞、王阳明、诸葛亮一类的人物,在这里却毫无踪影。换言之,现代的中国,并非诗文里的中国,而是小说里的中国,猥亵,残酷,贪婪。”

在写这段话之前,芥川目睹了一个中国爷们儿站在湖畔脱下裤子朝碧绿的湖水里撒尿的场景……不远处是一个亭台,那场景着实教人高兴不起来。

于是此后的一长串旅途,芥川龙之介都是带着一颗梦幻破裂掉的心四处游走。
他每走一步,就会不自觉地用日本文人曾在他脑海里留下的种种有关中国的迷梦同中国的当下做着对比……

他也是希望中国好的,无奈满目疮痍。

南满铁路是“匍匐在高粱根上的一只百脚蜈蚣。”
来到奉天,“当我们在傍晚的停车场看到四五十个日本人走过时,我几乎开始要赞成黄祸论了。”
……………………

芥川苛刻的眼光和挑剔的品味让他说不出中国的好,但他讨厌的,恐怕绝非中国本身。
他看到过在西湖旁靠捕蛇放生过活的老翁,看到过荒颓破旧缺乏修缮的古迹和园林……岳王坟还在修葺中,而某处新学校的黑板上,写着学生和老师都不认识作为形式却必须写上去的德文书名。
芥川觉得,他看不懂的东西,恐怕太多了。

他见了辜鸿铭,见了郑孝胥……他尊敬他们,也用有些猎奇的青年眼光,打量着这些满清遗老溢满沧桑的眼睛。
他见了章炳麟,他并不了解眼前这位老人的牛掰之处,只觉得见到人家墙上的鳄鱼标本,感觉很寒……
他见了李汉俊,这位共产党创始人告诉他,中国必须要走一条新的道路,方能自救。

芥川懂不了这么许多,按他自己的话说,他只能胡乱提一些问题……
然后就是,从李汉俊寓所走出去后三个月,在同样的地方,中国共产党成立……不过芥川是看不到这一幕的。

一路北上,芥川说他越来越不喜欢中国……或许他喜欢中国女人的耳朵,然后在北京成了戏迷,但他就是说他越来越不喜欢中国。
这毒舌男……我该说他没长性还是太反复呢?于是他把游记写的如此生动,这算怎么话儿说的呢!?
这臭东西!写《罗生门》《蜘蛛丝》《地狱变》的臭东西!

芥川龙之介于某年某月某日被治愈了,地点在北京。
上海没给他留下好印象,苏杭也一样,但他或早或晚地不可救药地被北京治愈了。

天津的街道上,芥川说他有了乡愁。朋友问起他的孩子,言外之意是他或许思念日本了。
“不,我不是想回日本,而是想回北京。”

我好想喊一句:芥川先生,你这算怎么个意思啊!?

至此,我原谅了他说中国不好中国令人失望的那些话——这个口是心非的坏家伙!
如果有可能,我很想揍他一顿,揍到他肋膜炎复发倒在皇城根儿脚下永远也回不去了算……

哦对了,芥川龙之介于1927年自杀,我这个愤青报仇雪恨的机会,绝对是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
3 有用
2 没用
中国游记 中国游记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中国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游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