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革命永远只是知识分子的空想

古尔齐亚
2010-03-08 看过
前几日逄老师在博客中留言教诲,言及在电视节目中见到朱学勤讲他对暴力革命的警惕与忧心,逄老师的话我一直在思索。直到昨日下午,在书店翻看商务版的《法国革命史》,作者米涅在开篇不久就写了这样的一段话,我深以为然。

” 假如人们可以互相谅解,假如一些人肯于把过多的东西让给别人,另一些人则虽然贫乏而能知足,那么人们就会非常幸福,历次的革命就会在和睦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历史学家也就没有什么过激行为和不幸事件可以回顾,只能说人类比以前更自由、更明智、更富足了。但事实是,迄今为止,各民族的编年史中还没有这样的先例。应当作出牺牲的人总是不肯牺牲,要别人作出牺牲的人总是强迫别人牺牲,好事和坏事一样,总是要通过篡夺或者暴力的方式才能完成,除了暴力之外,还未曾有过其他的方式。“

我想米涅在考察1789年-1814年的法国革命时所写下的这段话,足以解释这世间所有的暴力和所有的不幸了,尽管那些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我们不得不看到,我们无能为力,就像我们对坏境的污染、道德的沦丧、压抑的过度和政治的无聊都无能为力一样,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发生,记录下来,然后一声叹息。

所以朱学勤先生的杞人忧天尽管极其富有人道主义关怀,但是注定也只会沦为空谈。
9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法国革命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国革命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