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讀札記-小識「合肥四姊妹」》

子亱閒讀
2010-03-04 看过
《閑讀札記-小識「合肥四姊妹」》

(一)

有清一代人物,讀張愛玲,讀見了先後曾作過御史、船政大臣的張佩綸;讀邵洵美,讀見了先後曾作過湖南巡撫、臺灣巡撫的邵友濂與先後曾作過招商局督辦、太子宮保盛宣懷;讀《合肥四姊妹》,讀見了先後曾作過了兩廣總督、直隸總督的張樹聲。
此外,還總是可以讀見那一個鼎鼎大名的顯赫人物-中堂李鴻章。
這一個李合肥,似乎總是無所不在的,其小女兒李菊耦作了張愛玲的曾外祖母,其幼弟李昭慶的女兒作了邵洵美的祖母,其四弟李蕰章的女兒就作了合肥四姊妹張元和、張允和、張兆和、張充和的叔祖母,並且還成了張充和的嗣祖母。
讀多了,似乎是覺得,有些個官宦人家的后裔,其實倒是未必儘倚錢銀、賣弄簪纓的,還真是有些個翰墨書香、才識浸淫的。

(二)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是一條千百年來中國的祖訓,無論對於官宦人家來說也好,還是對於尋常百姓來說也好,心思壓力都是一樣的,尤其是對於合肥四姊妹的父母親-張武齡與陸英這一對夫妻來說,更是如此了,要生一個兒子以續家族宗室的香火興旺。。
張樹聲的第四代,長房長孫的子女名字為“和”字輩,六個弟弟沒有出世以前,合肥四姊妹的名字裡頭似乎都隱隱含有長輩祈求子嗣的心思。這般心思,對於自己出生僅僅十八天就被從張家四房裡抱到長房裡立據“過繼與兄為嗣”的張武齡來說,是完全可以想見的。
依著這一種心思,張元和、張允和、張兆和、張充和四個女兒的名字,部首都從「儿」字:

長女張元和,「元」字在部首「儿」字之上添了二筆,暗喻心愿希望第二個孩子是兒子。
次女張允和,「允」字在部首「儿」字之上添了三筆,暗喻心愿希望第三個孩子是兒子。
三女張兆和,「兆」字在部首「儿」字之上添了四筆,暗喻心愿希望第四個孩子是兒子。
四女張充和,「充」字在部首「儿」字之上添了五筆,暗喻心愿希望第五個孩子是兒子。

“子女們說他喜歡文字學,喜歡研究兩千多年前編撰的字書、文字的歷史、原始字音和書寫方式。在他的家裡,黑板上、磚地上甚至醬缸上都寫滿了難以辨認的篆字。”讀過了金安平《合肥四姊妹》裡頭的這一段話語,張武齡的心思應當是更可以讓人明白了。
總算,張充和之後,第五個孩子,老天讓張武齡與陸英這一對夫妻終於如愿抱上了兒子。
然而,更多知曉了合肥四姊妹的見識與才情之後,興許,世人會對這種“重男輕女”與“望子心切”的心思,亦大大地不以為然的了。

(三)

“她姓何,呌‘何幹’。不知道是哪裡的方言。我們稱老媽子為什麼幹什麼幹。何幹很像時髦的筆名:‘何若’、‘何之’、‘何心’。”張愛玲在《私語》一文裡頭這麼寫道。
讀過了金安平的《合肥四姊妹》,張愛玲的疑問解決了,似乎這一種稱呼中堂大人李合肥的家裡頭是叫喚慣了,卻不曾告訴家裡頭的小輩們究竟,自然,直隸總督張樹聲的家裡頭也不曾告訴小輩們。呌保姆為「幹幹」,應該是安徽合肥一帶的習俗方言:

張元和有一個「陳幹幹」。
張允和有一個「竇幹幹」。
張兆和有一個「朱幹幹」。
唯獨張充和,出生才八個月就過繼到了叔祖母膝下,似乎不呌保姆為「幹幹」,身邊自小也有一個保姆,張充和一徑習慣呌她「鐘媽」。

不過,在合肥四姊妹家的大宅院裡頭,主人與保姆似乎相處得十分融洽:

張武齡管「汪幹幹」呌「老汪」:“‘老汪’他問道:‘你在干嗎?’”
陸英管「竇幹幹」呌「老竇」:“這二貓子,誰也管不了她,老竇老護著她,我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似乎,這一種人與人之間上下親和的關係,也自小造就了合肥四姊妹的性情與為人,讀來,昆曲與丹青裡外,雍容中見得隨和,真好!

-ZY.S. 2010- March -04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合肥四姊妹的更多书评

推荐合肥四姊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