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非评论。

[已注销]
2010-03-01 看过
Democracy,源自希腊文,意指即使是代表极少数的一个个体,都受到应有的尊重,这便是民主的基础。

美如果加上特立独行,就会变成罪。

在群体文化中,婚礼丧礼都是表演,与真实的感情无关。
在群体文化中,二愣子很容易受到伤害,因为他们很正直,有话直说,包括我在内,都是在伤害他。

其实,我母亲和许多母亲一样,手里一直握着一把剪刀,专门剪孩子的头发,比中学时代教官手中的那一把更厉害,这一把看不见的剪刀叫做“爱”或是“关心”。因为这把剪刀,母亲成为我走向孤独的最后一道关卡。

两个人坐在荒原上,等待着一个叫做Godot(从god演变而来,意指救世主)的人,等着等着,到戏剧结束都没有等到。
生命就是在荒芜之中度过,神不会来,救世主不会来,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也没有。

如果生命没有意义,值得活吗?
如果婴儿立刻死掉,他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如果我们用先入为主的善恶观去要求文学作品要“文以载道”时,文学就会失去过程的描述,只剩下结局。

生命里第一个爱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写诗给自己,与自己对话,在一个空间里安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心跳与呼吸,我相信,这个生命走出去时不会慌张。相反的,一个在外面如同无头苍蝇乱闯的生命,最怕孤独。

……速度与深远似乎是冲突的。

……商业一来,感官的需求就会增加。

让自己的情欲压抑在释放的临界点是最过瘾的,所以说痛快,痛快,有时候痛与快是连在一起。

人有一部分是人,一部分可能是鹦鹉,一部分的语言是有思想、有内容的,另一部分的语言则只是发音。

……好像都是因为他们使用同一种语言,如果他们说着互相听不懂的话,也许会好一点。

我相信人最深最深的心事,在语言里面是羞于见人的,所以它都是伪装过的,随着时间、空间、环境、角色而改变。

……语言的暧昧性就在于此,它可以这样解释,也可以那样解释,既精确又误导。

……当时我心想:“我喜欢画画,我喜欢文学,和政治无关,大可放心。” 然而,我还是隐约感觉到身边有一些事情在发生。

……我突然发现,革命是一种激情……让你觉得可以放弃一切温馨的、甜美的、幸福的生活,出走到一个会使你自己分崩离析的世界。

如果二十五岁时不是共产党员,一辈子不会有希望;如果二十五岁以后还是,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希望。……共产党就是革命,讲的是一个梦想……可是二十五岁以后,你该务实了。

……唯有孤独感会让人相信乌托邦。
……我会把革命者视为一个怀抱梦想,而梦想在现世里无法完成的人。
……革命者往往是受到最多的宠爱,当他感觉到要与人分享这份宠爱时,他的梦想就出现了。
……革命者的孤独是革命者迷恋自己年轻时候的洁癖,而且深信不疑。

无论是性或暴力,在被压抑时才是最危险的;公开讨论能提供一个转化的可能。

经由教育、文化、媒体,不断去压抑一个人或一个族群,就是暴力。

有时候我们对人的嘲讽是暴力、对人的冷漠是暴力,有时候……母亲对孩子的爱也是暴力。
暴力是很难检查的,因为暴力的形式会伪装成另一种情感。

他不是要告诉民众对不对、好不好,他要唤醒民众的思维,他知道若是民众无法思考,社会的繁荣强大都是假的,都将毁于一旦。
可惜到目前为止,政治人物的选举,不但不能唤醒思维,还使所有的思维崩溃。

秩序应该是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意见,但彼此尊重。
只有一个声音的社会是有问题的。

空才能容,就像一个杯子如果没有中空的部分就不能容水。真正有用的是杯子空的部分,而不是实体的部分。

……所以对这个中年妇人“我”而言,她最伟大的出走,就是走到巷口,又回头了。……

……可是如果你从不在意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对你而言不也是失踪了?

……很难自觉到孤独,就是因为我们已经失去自我,而这个自我的失去,有时候我们称之为“爱”,因为没有把自己充分完成,这份爱变成丧失自我主要的原因。

婚姻有很大一部分是伦理的完成,当伦理完成以后,她就可以去追寻自我了。…但我觉得应该是在充分完成自我之后,再去构建伦理,伦理会更完整。

孤独空间不只是实质的空间,还包括心灵上的空间,即使是面对最亲最亲的人,都应该保有自己孤独的隐私。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孤獨六講 (附DVD)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獨六講 (附DV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