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尚不等于美好

凌乱之舞
2010-02-26 看过

先来讲个很老套的故事,我记得以前在日志里也写过的。
一位妈妈给她自己的妈妈买了很多好吃的,但每次老太太都留给孙子吃,看着孙子吃得高兴,老太太很快乐。有一天妈妈发现了,逼着老太太吃掉自己买的吃的,老太太很伤心,一边哭一边吃掉那些好吃的东西。
这是我很小的时候看到的故事,对我的触动非常大。己所欲,万万不可施于人,因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这个道理,其实太多人不明白,尤其是那些“高尚”的人。

很多规划者看到破破烂烂又乱糟糟的贫民区,毫不犹豫地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的楼房,宽阔的街道,成片的绿地。规划师们很高兴地离开了,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高尚的事情,他们改善了穷人的居住环境,让他们也能拥有富人的生活:整齐的、宽阔的、绿草如茵的……
他们的确是这样说的,他们说:“多好啊,穷人也能拥有草坪了!”
但是穷人们想把草坪铲掉。

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波士顿的北端,也发生在我居住的地方。
前一阵子楼前面施工,很多地方有了改动,没有规划师来规划,都是按照居民的要求改动的,很“草根”的规划。
结果就是,楼前面唯一的花坛被拆掉了,因为大家都觉得没有用,还占地方。
增加了楼周围的围栏,还增加了三个小石头桌子,因为很多人喜欢在外面打牌和晒太阳。
这样的规划,是不符合规划标准的吧,一个居住小区,总该有百分之多少多少的绿地,停车位,社区活动中心……
但是我们楼的居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们只是需要打牌和晒太阳。

很多领导和学者都是坐在汽车上驰骋过某个城市,看着宽阔的街道就心情舒畅,看着整齐的楼房就意气风发,他们欣赏一个城市的角度就如同欣赏一副墙上的图画。
他们说,洛杉矶是后现代的城市,干净整齐的小house不规则地铺满这个城市,就像星星挂在天空上。
可是警察对一个行人说,你为什么要走路?你为什么不坐汽车?这样很危险。
一个整齐又美丽的城市,什么都好,只是走路很危险。
这样的城市,我觉得观赏便好,不宜居住。
说到底,不过是幅画而已。

可是很多人就是喜欢看画的,领导喜欢看,领导的领导也喜欢看。
“无摊城市”是中部某城市提出的口号,多么令人心惊胆战的口号。
高尚的规划者们说,我们不是要打压小摊贩,我们要规划出专门的地方让他们摆摊,我们要建立一个和谐的城市。
这好比要在我们楼前建一个小屋子,专门作为打牌的地方。
可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去的,他们喜欢在楼前打牌,会有路过的人过来看看、聊天、加入、离开,打牌的人也可以看看路人,看看风景,他们不愿意呆在一个水泥的封闭的笼子里,那便失去了快乐的本来意义。
画中的女人再美,终究不及枕边的发妻,会洗手作羹汤,会在风雨如晦的夜晚等你归家。

高尚的规划者住在高尚的居住区,过着有品味的生活,并且真诚地希望穷人们都能过上同样高尚的生活。
这样的愿望很高尚,这样的行动很无耻。
就像开头提到的妈妈,她希望母亲快乐,这很高尚,她强迫母亲按照她的意旨获得快乐,这很无耻。
最最无耻的是,他们始终抱着一颗高尚的心。

高尚的人生活在高尚的阶层里,不知他人的喜乐哀愁。
有的老师说北京很安全。我想她是开着汽车回到她高尚的小区,并且由保安、监视器、红外线报警器等措施来保卫她的安全。
有的老师说两口子住七八十米的房子还凑合,有了孩子以后房子不足一百二十平米就没法住了。我当时很想上去抽他两巴掌。
他们觉得他们的生活是那样子的,就觉得所有人的生活都是那样子的。
其实他们只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
很可惜,只有这一部分人的观点能够被听到,而且他们还掌控着操纵其他阶层人民的权力。
于是他们按照他们高尚的观点,来改造一些不够高尚的地方。在受到阻碍的时候,会觉得委屈和不甘:他们是怀着一颗高尚的心,从事高尚的行动呵!
他们从不知道,高尚的起点,常常会延伸到一个无耻的终点里去。

或许那终点也是很高尚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追求高尚。
我从不觉得住在宽敞美丽的小别墅里有什么好,或许一切都很尊贵,但是,我如果想吃煎饼怎么办?要开车到很远的地方去买么?
想起以前有人说,觉得家里乱一点会比较温馨,我突然就被感动了。
我是一个俗人,我喜欢俗世的美好。

所谓“俗世的美好”,是我自己编造的词汇,用以描述我所喜爱的事物。给不出定义,但可以举很多例子。
T恤衫比绫罗绸缎更美好。
可口可乐比葡萄酒更美好。
周杰伦比歌剧更美好。
金庸比莎士比亚更美好。
打雪仗比打高尔夫更美好。
……
总之,别人认为好的、高尚的东西,我未必就喜欢。
长辈认为好的东西,晚辈未必就想要。
一部人认为好的东西,另一部分人未必能够欣赏。
底线是不能突破的,规矩是要遵守的,其他的,何必要强求呢,各有各的缘法罢了。

用《天龙八部》的结尾来结束吧,也是曾经深深震撼我的片段——
这一日将到京城,段誉要去天龙寺拜见枯荣大师和皇伯父段正明,眼见天色渐黑,离天龙寺尚有六十余里,要找个地方歇脚。忽听得树林中有个孩子的声音叫道:“陛下,陛下,我已拜了你,怎么还不给我吃糖?”
众人一听,都感奇怪:“怎地有人认得陛下?”走向树林去看时,只听得林中有人说道:“你们要说:‘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才有糖吃。”
这语音十分熟悉,正是慕容复。
段誉和王语嫣吃了一惊,两人手挽着手,隐身树后,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慕容复坐在一座土坟之上,头戴高高的纸冠,神色俨然。
七八名乡下小儿跪在坟前,乱七八糟的嚷道:“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面乱叫,一面跪拜,有的则伸出手来叫道:“给我糖,给我糕饼!”
慕容复道:“众爱卿平身,朕既兴复大燕,身登大宝,人人皆有封赏。”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却是阿碧。她身穿浅绿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篮中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了竹篮之中。
众小儿拍手欢呼而去,都道:“明天又来!”
王语嫣知道表哥神智已乱,富贵梦越做越深,不禁凄然。
段誉见到阿碧的神情,怜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和慕容复同去大理,妥为安顿,却见她瞧着慕容复的眼色中柔情无限,而慕容复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心中登时一凛:“各有各的缘法,慕容兄与阿碧如此,我觉得他们可怜,其实他们心中,焉知不是心满意足?我又何必多事?”轻轻拉了拉王语嫣的衣袖,做个手势。
众人都悄悄退了开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3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