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大三

天行者
2010-02-24 看过
先说一个颇有趣的,我终于找到了"人是一个小宇宙“说法的理论依据,那就是晚期希腊哲学的斯多亚学派,张志伟老师在《西方哲学十五讲》里是这样阐述该学派的理论:

     ”宇宙是有理性的、有秩序的、有目的的和谐整体,认识宇宙的一部分,神圣之火的一个火花,他是一个小宇宙,因而人的本性与宇宙的本性是同一的,他应该与宇宙的目的协调行动,把神圣的目的当做自己行动的目的。“

      乍一看,我还以为他们没有说明小宇宙怎样才能爆发啊,这才是急功近利的我们关心的问题,回过头再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是柏拉图德行论的忠实信徒,所以,这段话指出了”小宇宙爆发“的原因在与德行,因为显然宇宙和自然的本性与法则就是德行与善。对此,我是颇为赞同的,发现此渊源前,自以为就在朴素地履行该理论。

      所以我想车田正美一定是懂哲学的,要不怎么在《圣斗士星矢》中将小宇宙理论发挥的淋漓尽致,日本的漫画家真是强大,当然,再怎么强大,也比不过藤子·F·不二雄先生在我心中的崇高地位。

      作为一个受到马克思唯物主义深入骨髓的教育,一个缺少思辨能力而又浮浅之极,一个什么都”略懂一点“的80后,我只能如此虚妄而又独特地理解哲学了。

      对马克思主义粗鄙的理解是我学习哲学的第一大障碍,以前,当看到”上帝“” 彼岸”“灵魂”这些宗教性的词汇(而任何一个哲学著作几乎都缺少不了这样的词汇吧),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荒谬、无稽之谈“,于是心生反感与厌恶,就把书弃之不读了。对悲观主义的恐惧、对哲学的误解是我面临的第二个障碍,谁都知道高深的哲学缺少不了对”死亡“的探讨,这在看来,就是悲观主义发展到极致的后果,动物的”自我保存"的本能让我对此避而远之。记得大一下学期,我本想选修一门“人生哲学”的课程,但当哲院的老师宣布,这学期重点会讲授“死亡”之话题,我毅然决然的马上这课给退掉了。因为我知道我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人,在“死亡哲学”“虚无主义”的灌输下,和可能就陷入到悲观主义的泥淖中不可自拔,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

     作为思想上粗俗浅薄的人之一,当然对伊壁鸠鲁主义或者文艺复兴时期清教徒的哲学思想心笙荡漾。在伊壁鸠鲁看来,当人们活着的时候,让他不为对现世与来世的迷信所产生的恐惧多困扰,让他尽情享受生命中转瞬即逝的时光,让他设法在这短暂的一生中尽可能得到的最大的快乐,就是哲学的任务。这话很容易被其攻击者们斥之为“感官主义”,但是伊壁鸠鲁本人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说:“当我们说快乐时终极的目标时,并不是指放荡的快乐和肉体之乐...快乐就是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不受干扰。”

   好一个“灵魂的不受干扰”!这似乎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最想解决而又无从下手的难题。诉诸宗教?现在真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向他们的怀抱,不论是已获官方承认的正统宗教流派,抑或是在农村在愈发流行的“狐仙”“算命”“成仙”那一套,我不知道名称的本土理论。

  出于革命的目的,我们对宗教进行了无情而彻底的攻击(当然这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是无可厚非的),可现实是,曾经的共产主义信仰再与无法俘获人们的心,这一出于真空地带的心灵拿什么来充盈?民族主义?物质主义?感官主义?在实践中,多数情况下他们失败了,但我不知道是由于其本身的缺陷还是出于我们的无知与误解。目前看来,只有哲学和宗教关注的是人类的“终极关怀”。我对此了解的太少。这需要接下来的努力。

    接下来就是大三了。“大三”,这是一个乍令人接触而略感恐惧的词汇。大一大二,我们还是真真正正的学生;大三大四,好像我们已经不再是”纯种“的大学生了,半只脚跨出校园,是处在对未来最迷惘,最变化的半路上。没有确定性的变化无可避免的让人产生一丝担忧。对我个人而言,早已确定要念研究生,想想还有四年时间(这么漫长~)时间来武装自己、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还真是平熨了躁动的心。

   回忆两年的大学生活,我自信没有”混“过生活,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的对待人和事,但是忙碌的事情的价值却不得而知,我总是以”任何事情都有其价值“来说服自己,虽然至今我也不知道有些事情的价值在哪。这两年我在干嘛呢?除了上课,课余时间第一学期是花费在健美操比赛和党支部上,第二学期是学生会和志愿者上,第三学期是学生会和党委办公室上,第四学期终于将重心往学习上转移,但也没放弃学生会,这时有个好处就是为了培养外联部的接班人,我刻意少做了一些事情,可以多了一些精力花在学习上。

    但是,我越发的意识到,来一趟大学,我最应该获得的是理论上的知识,实践固然重要,但是我似乎本末倒置了,知识才是大学之为大学的根本。尤其作为一个人文社科专业的学生,要学习的太多了,我感觉到学到一定境界的人会有一种”气质“”内涵“,而我没有或者很少有。以前的学习是不认真的,当然有部分现实的限制让我无法认真,虽然凭借较好的短时记忆力,通过一周背一本书的方式取得还好的学分绩,但是我深深地知道缺乏某些大学生之为大学生的东西。

    这种东西是从书籍和学习中得来的,而不是通过搞活动等实践得到的。这种东西让我的心灵宁静,而不是反之更加浮躁。这种东西让我得到一种精神上的愉悦,而不是肤浅的感官刺激或虚荣心。幸运的是,我对知识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兴趣,现实也发生了变化,终于我有了很大量的自由的支配的时间,主客观条件都产生了好的变化,这让我很高兴。

    记得有次在饭桌上,一位我十分敬仰的师姐说过”在该做什么的时段就该做什么,大一大二就该好好搞搞活动,大三之后就要好好学习专业知识了“,这话让我还在纠结的心很是平静。她还说”在专业学习上,最关键的是大三和研一,会有让产生“原来是这样啊”的恍然大悟的感觉“,我是多么的希望我能体会到这样的感觉。她是我们部的前前前部长,我将以她的路为指引继续走下去。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曾经很少在,但我接下来要一直在。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西方哲学十五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十五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