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有所感 略有所思

知心姐姐卢先生
2010-02-20 看过
一直对阅读有关思想史、文化史和反映近现代社会变迁方面的书籍有浓厚的兴趣,特别是王元化、李慎之、李泽厚这些当代思想界大家对于中国发展进程的回顾和展望以及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值得我们深深思索。这个暑假有幸拜读了李泽厚先生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现代思想史论》,感触颇多,特略记一二,也算是对近百年来我们国家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所承受的喜怒哀愁做一次个体层面的体悟和反思。

全书从五四开篇,直至二十世纪末,大致上梳理清了中国在这个大变革时期纷繁复杂的脉络。全书涉及了哲学、历史、文艺等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全新诠释,从这些具体的学术史背后抽出精华的部分,展现了中国近百年历史波浪式的进行痕迹。其中,重点谈谈我对书中所记录的对中国时代变迁影响最大的一些问题的认识。

第一部分最先关注的自然是从五四到新中国成立中国人面临的前途抉择问题。正如李泽厚在《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中提到,“每个时代都有它自己中心的一环,都有这种为时代所规定的特色所在。”从拯救民族危亡角度着手,知识分子们在欧风美雨中寻找着能为沉屙已久苦难深重的中国注入活力和生机的那一剂灵丹妙药。五四运动之前,无数人在这条求医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很远,可无奈的现实又一次次地将他们从大千世界逼回暗仄狭小的书斋中,继续实践着他们“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处世真言。还有些敢于站出来的、敢于担当的好汉们,期待着他们的振臂一呼能唤醒民众,来求得自由和解放,可结果总是归于沉寂和萧瑟。辛亥革命带来的不仅仅是扫除帝制、“光复汉家河山”,更加深层的是带来意识形态领域的空白,控制相对放松,思想异常混乱,内有保守势力蠢蠢欲动,外则欧美列强虎视眈眈。而在与旧年月同样黑暗的时光里,陈独秀率先喊出了民主(democracy)和科学(science),点亮这阴沉的长空。当西方先进思想又一次涌入中国,知识分子们在一次次筛选和比较中,在个体反抗没有出路,群体理想的现实构建遭受失败的情况下,自觉地选择了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将马克思主义中的历史唯物主义和阶级斗争理论作为寻求解放的武器。从此以后的那段故事便是我们从小到大所学到的、或者说是从教科书中所了解到的革命史和中共党史了。李泽厚在涉及启蒙和救亡的问题时,并没有泛泛地探讨两者之间的此消彼长和最后救亡压倒启蒙的原因,而是从它们的复杂关系及由此而来的思想发展和历史后果角度,论述了这两个主题对中国今后道路的影响。从五四后,无论是普通大众还是作为先进阶层代表的知识分子,都在这篇宏大的革命叙事中被时代所征服,有的迸发出内心火热的激情,有的则渐渐迷失了自我。而在这革命叙事背后隐藏着的暴力话语和在社会主义装束下换上新衣的封建主义,在新中国成立后,带给我们多少不堪回首的记忆和惨痛的教训。

第二部分涉及到中国现代三次学术论战。这一部分是我们相对不熟悉的领域,但也正是对学术论战的整理和回顾,才能真正理清中国现代思想发展的脉络,认识到中国知识分子在面对外来文化和传统文化时的态度和取舍。二十年代张君劢等的科玄论战、三十年代陶希圣等和中共《新思潮》派的中国社会性质论战、四十年代胡风等文艺民族形式的论战,都真实反映了二十至四十年代中国知识界对于意识形态领域的种种不同见解。虽然最终归于一统,但我们丝毫不能轻视这些论战的价值。有比较才能有取舍,又竞争才能有进步,正是在这些学术思想的论战中,五四启蒙的内涵得以延续,也在这三次论战中,中国进步知识分子由二十年代寻找和建立唯物史观的“科学的人生观”,到三十年代明确以反帝反封建为任务,到四十年代与工农兵相结合,人生观和人生道理是一步步具体化和深化了,也为最后思想界的统一奠定了理论上的基础。同时,书中也指出了这条道路的取得付出的深重代价,特别是建国后对于人文科学领域的新发展新变革起到了很大的阻碍作用。这在今天这个新的时代里,依然有探讨和研究的价值。

第三部分是对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上有着重要影响力的几位人物,包括五四时期的胡适、陈独秀、鲁迅和后来提到的青年毛泽东作一番评述。从胡适提倡白话文运动、写就《中国哲学史大纲》和《红楼梦考证》等一系列历史考证和研究论著文章,给当时学术界以破旧创新的空前冲击,为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李泽厚在书中提到,胡适在旧学根柢、新学知识、思想深度、理论突破等各方面都逊色于同时代的很多大家,但唯有他带来了一场思想界的革命,反映和标志着中国现代的民族觉醒,可以说,胡适对中国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而陈独秀则是中国现代史上对于政治和思想对有着极深刻影响的人物,他的一生一直是一位革命家和政治活动家,是他将“启蒙”一词的含义最大限度的进行了放大。早期和胡适一起宣扬文学革命到后来宣扬民主科学,以“人权说”和“社会主义”来反对旧思想、旧制度。鲁迅以文学家作为他的第一身份,他的思想充满了爱憎强烈的情感色彩和活生生的现实气息,他的情感充满了思想的力量和哲理的深意,可以说,他的作品便是他世界观、人生观的绝好体现。这三人以及后文记述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共同在中国现代留下了高大而深邃的背影。

除此之外,李泽厚同样关注的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从五四时期被少数进步知识分子所接受到后来不断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并在其指导下获得中国革命的胜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历程。与西方马克思主义不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更加强调实践性,早期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到后来的大跃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些不同程度不同性质地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重视人的改造的特点从来未曾改变过。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主要是以其唯物史观(历史唯物论)中的阶级斗争学说而被接受、理解和奉行的。斗争哲学、强调思想的纯粹性和纯洁性,这一切便汇成了从革命年代直至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主旋律。

当我们站在新时期看待这些问题时,自然要从新的角度、新的视野去认识。“五四”时提出的救亡,如今是做到了;但启蒙呢?启发民智,启迪民心,我们依然在这条路上艰难前行着。殊不见当代中国,虽然少了曾经的政治统帅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却又换上了金钱统帅一切,一切为工具理性服务。可以说,蒙昧的大众并不见得比过去要少。而当代青年人很少或者不愿参与这些涉及到有关终极意义内容的探讨中,更多时候并不是因为话题敏感和枯燥,而是没有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社会群体中普遍地缺乏一种理论热情和对待人生对待现实的理想主义精神。对于此,我们能不能从胡适、陈独秀、鲁迅那里吸收一些对我们有所帮助的精神养料呢?那个时代给我们留下的丰富遗产,我们又能继承哪些发展哪些呢?在现今这个中国不断走向世界并同国际接轨的时代潮流中,如何评价那些当初被抛弃或被批判的思想观念,他们对促进中国的民主进程、加快中国公民社会的形成是否有帮助,这也是我们所要面对的重大历史课题。只有不断地尝试着去深入到那些伟人的思想深处,去追寻他们思想的轨迹,也就渐渐触摸到中国跳动的脉搏。作为当代大学生,也许我们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和理解都相当的肤浅和鄙陋,甚至还有许多的错误,但不可否认的是,只有每一个人都真正关注着自身以及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命运,当我们开始用理性的态度来对待“理性”(包括工具理性和实用理性),进步才会成为可能。
1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