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事兒》:做節是硬道理

[已注销]
2010-02-19 看过
彭浩翔其人几cute,而他的小说与电影又几cult。
同行宁浩对他有所瑰丽想象,“两个圆润的胆小家伙彼此嘲笑着,一起爬到海拔六千多米”……干嘛呢?躺于乞力马扎罗山顶说故事;杜太太则提出疑问,“为什么一个喜欢舐榴莲酱的人会这么有才华呢?”她老公回答,这彼此间是没有冲突的嘛;btr甚至觉得,“假如香港电影界少了一个彭浩翔,或许就会多一个村上春树。”我倒想杜汶泽或亦如是,一个能将老友评介为“敢开天眼看凡尘”的人,不做演员后必能加入码字工种的行列;至于金培达所说的“生命有时就是让我们哭笑不得”,阁下均可在他们微博“互打互闹”中以为常事。
二十出头手工写作的故事还能在三十出头时用胶片再次解构呈现,这种较难复制的经验并非每个人都能有幸尝获。彭君自然是好运中彩者,也是勤力耕耘者,且看他自06年开博以来,每隔二三日必有更新,事无巨细样样落力,并坦称自己是“辛苦命”。专栏成书剧本为影,才情仍不输旧,可见其功力。这般规律撑起了这般规模,勿需艳羡,毕竟一将功成万书枯,宅男自有宅男福。
讲笑的最高境界莫过于听者呲牙捧腹说者却岿然不动声色,其后还能隐思,到底是否噶好笑?也许个人执着的爱欲生死,本就是些随处可见的破事儿,甲之砒霜乙之良药,侬的哀愁伊的笑料。承他著《男的女的》,从言语到肢体处处敌对没法顺利沟通,如陈松伶歌中唱“我像孤单的观众望你滔滔不息随便朗诵”。最后女子心灰意冷,“她已不再奢望获得高潮了”,而男人也“只好假装一个高潮的颤抖,跟着倒头睡觉。”类桥段在他的电影《AV》中似曾相识。“可能,每个导演一生都在讲同一个故事”,某采访中他讲道。也许是吧,尘世男女,幸福的几家幸福的没差,愁的几家却各有各忧,而这几家欢喜几家愁,尽数活于其笔尖。
统观全书,不难读出他贯穿始终的娴熟叙事技巧,深谙男女因误会结合因了解而分开之道。时而通过他们对相同事件由来已久的不同体察和理解整合出矛盾差,譬若《身躯•男•女》;亦有时巧取谐音食字设计了几近完美的戏谑笑果,比方《悲剧的诗》;《Home Alone》更是以自身为蓝本的创作;《悲哀的安全套》与《让我爱你下半身》乃如上下篇般,对“身体比头脑更诚实”进行镜像式调侃,楞是叫恋爱中的男女不得不直面“千万不要考验对方”的残酷现实。可无论怎样,都必须承认,他细腻的洞察力能迅速调动起观者感官,敏锐的事态捕捉能力帮助他从容静待猎物,不动则已语出惊人,全不需半个僻字便直吊人心。结尾每每,竟流露淡淡妖调,“虽然阿琪得不到幸福,但却送给了大头阿慧一段幸福人生,即使过了许多年,大头阿慧仍把阿琪视为生命中最要好的朋友呢。”(《大头阿慧》)他仿佛是另一个星球上的小王子,唔,非正向,卷邪肆带诡魅,无情冷写去似微尘的几许事;又堪同江湖武林高手,轻轻巧巧便点中你的麻穴,令到哭笑不得,凡此种种,意蕴其中。
他的电影有对现实的反思及考虑,文字却没在“鞭挞”现象,是有意识的“抽离”,甚至跳脱自己“形”的枷锁,不在五行却论三界,手起刀落,常斩得人鲜血淋漓尚不自知。林一峰说彭君大概是那种忧郁小生,他“将这残酷世界最正常,也最可笑的一面展现给你看,可能是他对早期优越分子的报复……他是一个传讯者”,他传给你的,你读完后竟然相信了,感动了,还无奈替他写篇序,卓韵芝如此总结。
时有错意,或许在他,先该是一个好的作家,其次才是一个好导演。捧书请他签名落款附言,大喇喇要求不能与众同,他顾自喃喃啊要怎样特别哩,方说罢兔起鹘落合书递来,翻开看,“做節是硬道理!”联想高校讲座时他的戏言,“这本书出版也经过了很长的爭拗,特别是《做節》那个故事,你知道啦蛋白质的缺乏内地是没有的嘛,但其实我觉得吸收足够的蛋白质是很重要的,所以大家要争取一下……(笑)”立时三刻风飕飕,原来所谓“破”即“不破不立”哇,“不到最后也很难想象得到”。
啧啧,迭只鬼马开山怪,IQ135真个不是盖楼盖的。
18 有用
2 没用
破事儿 破事儿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破事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破事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