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阴郁者的毒药

sweetii
2010-02-10 看过
这大概是我读过的最艰难的一本小说。前前后后大约花了20天,断断续续地读完。的确,作者玩了一点小小的叙事花样,但对于新小说之后的文学阅读者来说,这些花样都已经谈不上是花样了,何况我们还看过那么多非线性剪辑的电影。一切花招到了我们面前,都不算花招,只是幼稚。

所以我会很不客气地说,《半身》很难称为上世纪最好的英文小说,好的文学一定有好的格调,《半身》,至少在它的表象上给不出好的格调。

一个似乎被诬陷的灵媒女子,在监狱里神秘地生活着,安静。一个上流社会的同性恋女知识分子,偶然来到监狱担任精神导师。然后似乎是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使她们相恋了,灵媒是那样神秘,甚至可以隔空打物般把自己的头发送到知识分子的枕头上,让她们在精神上提前结婚。这是多么惊世骇俗的幸福。读到这里,你甚至会以为这是和《玫瑰之名》一样与众不同的小说。当然,语言琐碎而拖沓,影响了阅读。在读到最后段落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

虽然一般人都会说,语言不好是翻译的问题,但是想想《洛丽塔》,想想“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就会明白,好的文学绝不会因为翻译而损失丝毫的魅力,台·拉曼却的伟大与疯狂在中文中丝毫不会减色。

但是,让我们回到现实,这是英国文学,这是福尔摩斯的传统之地,所以最后故事揭开谜底的时候,告诉你:一切灵媒都是骗局,甚至灵媒女子的自辩也无非是一本帐簿。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愤世嫉俗的女才子只好自沉在泰晤士河,这才是她的归宿。而神秘的灵媒和她忠诚而霸道的女仆,那位了不起的演员,能扮演女仆,也能扮演鬼魂的粗壮女人,一道去了意大利。谁知道他们还要在那里干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只是一种解释。好的故事可以有很多种解释。这也是叙事小花招之所以要玩的原因,如果只有一个单一的叙事身份,那么都是如此显明,作者不希望显明,她想要的是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只是对降灵一事仍充满了希望,虽然知道降灵会中那么多骗局。为了一千多英镑,可以制造一个巨大的骗局,在女子监狱里有那么多罪恶。但有什么罪恶抵得过不劳而获呢?女才子没有付出什么,她空有一颗苍白的善良心灵,什么都没有,连母亲和兄妹都不能信任的人,只能相信神秘的灵媒女子,连幸福的勇气都没有的人,只能依靠神秘的幸福期许。

这是一种很高的格调,但也许超过了本书原本的计划,而只是过度诠释。但有什么办法呢,很多时候我们对生活都是在过度诠释。生活本来很简单,就像这个故事,一个女同性恋失败了,不仅败给世俗,也败给了灵界。所以说,这也许是一个革命故事,关于妇女,最漫长的革命……谁知道呢,这并不是一本十分容易读的小说,有的地方甚至有点恐怖。是一本很适合心情阴郁者的读物,可以使他们更加阴郁。这种东西,我们通常叫它们“毒药”。
47 有用
17 没用
半身 半身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半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半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