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后记

binich
2010-02-09 看过
徐彬

本来,这篇译后记,是要由我的老师,李绍明先生来写的。可他非要我来写——你说,如今这世道,老师逼学生做事情,学生敢不从命?
认识绍明老师是在他讲授的翻译欣赏课上。早就听说过他的才华横溢、他的愤世嫉俗。于是带着100度的热情去听它的课,而且这热情随着听课次数的增加,而与日俱增。也早就听说他爱才,每届学生里面,凡有一二可取者,他均念念不忘,将这些可取者的一二点可取之处,给下一届的学生娓娓道来,变成十二分的可取。莫名地,我竟然也成了这可取者中的一员,绍明老师不顾我屡次翘课,屡次不交作业,抓住我习作中的一二点小聪明不放,逼我和他交流翻译心得,渐渐地,竟成了挚友。于是,当他邀我共同翻译考夫曼的《宇宙为家》的时候,我已然被他的抬举弄得飘飘然,欣欣然地便答应了。
待拿到原书之后,慢慢读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多么鲁莽,多么不知天高地厚。在考夫曼面前,我不仅仅生物学知识、复杂性科学知识不过关(实际上几乎等于零),就连学了十几年的英语,竟也是不过关的。考夫曼时而不疾不缓,将进化论的知识条理清晰地摆出;时而激情澎湃,将他心目中复杂性科学的前景展现在读者面前。面对他收放自如的行文,我真有要退却的打算。
然而绍明老师由不得我退,每次和我通电话,都要问一问,译了多少了?而我,则只有把已做的工作,乘以二或三,报告给他。就这样被他催逼着,一步一步地,竟然也渐渐进入了考夫曼的境界,开始了解他和他所做的工作。而这,是一种怎样的了解啊。
一直以来,我的生物学知识,进化论知识,就是局限在初中生物学课本上介绍的那一点。一直以来,我就以为进化论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唯一正确的关于生物形成的理论,它完美无缺,证据确凿。是从考夫曼这里,我才发现,进化论原来面临如此巨大的挑战(大家可以参看本书的第八章)。本来我以为考夫曼要推翻进化论了,然而不,他以其在复杂性理论方面具有创见性的思考,为进化论提供了新的有力的支持。自考夫曼之后,我相信我心目中的进化论,就不再是廉价获得的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了,而是我一生要坚信不疑的理论。我把自己的这种体会写在这里,是希望有更多的读者朋友,能从考夫曼这里,获取思考的动力。而不再会在顷刻间,被什么稀奇古怪的说法,把自己头脑中的正确的理论(可惜是廉价获取的)给推翻。想一想,社会上的一些有关信仰的现象,固然有阴谋者惯施阴谋的成分在内,反过来想,又和很多人头脑中的理论和信仰获取得过于廉价何尝没有关系?一个通过课本上的教条灌输的信仰,在顷刻间被另一种披着美丽伪装的信仰所推翻,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阅读考夫曼,阅读这套丛书中的任何一部,读者朋友所获取的营养,除了书中的知识之外,更重要的,是每位作者的思维方式。正是这样的思维方式,使我们能够重新梳理心中的信仰,知道自己该坚信什么,该抛弃什么;该敬畏什么,该蔑视什么。

最后,是要说一说感谢和抱歉的话。
感谢绍明老师的催逼,使我得以了解考夫曼,得以参与到翻译考夫曼这件美丽的大事中来。而抱歉的是,由于是译者,这种了解肯定要比读者深入一层。我虽然努力又努力,但终究无法全盘将读到的考夫曼奉送到读者面前。绍明老师是译界高手,他翻译起来是得心应手;而我是新手,翻译起来,才发现理论上所谈的种种,又是“信达雅”,又是“形神兼备”,全不顶用。我挣扎着想要做到的,就是把我读到的、读懂的那部分考夫曼,说与读者诸君。幸好大多数人认为我写中文基本能做到“达意”,因此不会落入绍明老师所鄙视的一类人,即那些中文不怎么地,翻译理论一大堆,做起翻译来,对任何优秀的作者都是“格杀勿论”的人。希望考夫曼没有被我生吞活剥,阿弥陀佛。
感谢我的妻子和父母。他们给我的翻译提供了最好的条件。2001、2002之交的整个冬天,我蜷缩在书房里,每天八小时工作,由于他们的照顾,我衣食无忧,才能有此书后半部的成果——希望是善果,阿弥陀佛。
4 有用
1 没用
宇宙为家 宇宙为家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宇宙为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宇宙为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