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中的青春密语

别装逼了行吗
2010-02-07 21:31:57 看过
 灰烬中的青春密语
  
   ———读史铁生《插队的故事》
  
  
  
  如果时间齿轮倒转,光阴逆流,我愿亲身经历前辈们经历的青春,再次品尝那段风雨凄苦,路途泥沙的血色浪漫。当然我会和他们一样试图反抗,纵然无济于事,赠我一票狐朋损友,我誓与他们一起启程。那么,光阴倒流的旅途中,记忆刻画下的一幕幕景象,交织成了彼此的青春——这一本史铁生的自叙。
  
  
  
   即使跨越数十年,史铁生的三本书仍然带给我澎湃感受:《命若琴弦》、《病隙碎笔》、《插队的故事》。在未被世俗物欲完全污染的纯粹心眼中,这三本都给人以启迪和教诲,其中,又以《插队的故事》最能锻炼意志,激励茫然之心。
  
  
   看这本书时,史铁生的文字构成的世界没有高姿态的说教,更像是同龄人亲切的感觉。在阳光下审视那样的岁月,历历在目。也是瘫痪后的他重返旧地,仿佛是自我寻找与自我救赎的过程。
  
  
   十七岁的我,离开了家告别了母亲。火车带着我们驶向了陕北,没有太多的憧憬,谈不上“满怀豪情壮志”。 一切单凭兴趣,随潮流。
  
  
  
  
  
  血色年代/ 掩埋在城市的废墟中/ 担心死亡前的困惑/ 无数生命捆在一起/ 伸开双臂 呼喊着 /摆出一副攫取的姿态/ 他们眼中流淌着鲜血/ 心如同一个无底的洞
  
  
   史铁生说,我们这些插过队的人总好念叨那些插队的日子,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我们最好的年华是在插队中度过的。谁会忘记自己十七八岁,二十出头的时候呢?谁会不记得自己的初恋,或是头一遭被异性搅乱了心的时候呢?于是,你不仅记住了那个姑娘,或是那个小伙子,也记得了那个地方,那段生活。
  
  
  初到清平湾的时候,分小组。男女生名额各半分配的。于是十六七岁的“男子汉”群中起了骚动,爆发了一阵抵抗:“我们组只要男生,光男生就够了!” “好家伙,这得腻烦死多少人哪。”  “我们可不负责养活他们!”   ……其实掩盖着某种兴奋和激动,掩盖得又很拙劣,因此抵抗得并不顽强。
    
   
   史铁生描写出神入化,笔下人物细腻自然。也许是因为那个时代,也许是那个年龄。他们以对女性不感兴趣来显示“男子汉的革命精神”
  
  
  
  
  有一本心理学的书上说,少男少女在相互吸引之前,会有一段互相憎恨的过程。按史铁生的经验,相憎绝不在相吸前,保险在其中,那炽热的想吸一时难以表达,便只好找碴儿打几回架。
    
  
  
   不知是谁吵嚷着要分灶,愈演愈烈,口气上都多了份幼稚的蔑视。 少爷被冠以“混” , 小姐被冠以“臭”。在多少年后 记忆在岁月中洗练 人们的眼里流露出对往昔的感伤。打柴,放牛,耕地 每日每日身心疲惫;男生们 打群架,拍婆子心中空落 百无聊赖。那样的生活方式是苦,亦是渗入骨髓的酸涩,集体命运在大时代面前的悲哀。
    
   当然,史铁生并未满足于知青生活苦涩无望层面的展现而已。(若真是那么做,这书也不值一读。)
  
  
  
   清平湾的一对老夫妇有一对好棺材,柏木打的,远近闻名。老汉每年都给它们上一遍漆,漆得很仔细,很耐心。棺材放在山腰的一眼闭窑里,窑口堆满了柴草以遮挡风雨。有一回小彬偷柴偷到此处,看看四下没人,抱一捆柴正要走,黑糊糊见了两口棺材,又见一个满头白发,满脸银须的老人正扶着棺材看着他,他拖了柴赶紧跑,老人一声不响,继续漆他的棺材
  
  
  
  
  
  从史铁生的文字里不难看出他对清平湾的感情随着时间,愈渐深厚。我喜欢他描绘的陕北景色,比画还美。
  
  
  
  “站在山顶上看清平河,一条金属似的带子,蜿蜒东西不见头,清平湾上浮着薄雾,隐约可见家家窑楼下耀眼的红辣椒,隐约可见石碾的吱扭声。蓝天,黄土,地远天方,云彩的影子在土地上赛跑,几座山峁忽地暗了,几座山峁又骤然又辉煌灿烂,那时候你觉得,或许在这儿呆一辈子也凑合吧?”
  
  
  像蝗虫侵蚀麦田/他们呼啸而过 /留下一片寂寥的哭声 /向着那红色的眼 /红色的手 /颤抖地望着那
  / 滴着红液的咀嚼的唇齿 / 正在啃噬存于的躯体
  
  
  马奎斯曾说过:“好小说是这世界的一个谜。” 那么我想才气纵横的作者就是这世界最好的解答。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插队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