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之美

巴特尔
2010-02-03 看过
       黑格尔指出,艺术表现的“自然”是观念化过的自然。与生糙的自然不同,艺术的自然灌注了生气和灵性。那些日常的、平凡的自然和生活,比如吃、喝、睡觉、穿衣之类,虽然是一切人所共同的,也是生活需要不可或缺的,却往往不被艺术所关注。
    
    然而,平庸、平凡的自然并非不可以作为艺术的题材,比如,荷兰风俗画。

    谈到荷兰风俗画,我联想到丹纳的《艺术哲学》。他在该书的第三编《尼德兰的绘画》部分,用一百多页的篇幅专门作了论述。
    艺术史上,常常把荷兰和尼德兰混用。《世界历史词典》称:“尼德兰(Nederland)①即荷兰。②西欧的历史地区,位于北海之滨,莱茵河、马斯河与埃斯考河(Escaut,英文作Schelde〔些尔德河〕)下游,包括今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东北部的一部分。尼德兰意为低地,因这一带地势低平而得名。曾为查理帝国的一部分。据公元843年《凡尔登条约》,大部分划归中王国。后形成一些封建领地,如不拉奔(Brabant)、佛兰德斯(Flanders)、荷兰(Holland)。十四世纪时为勃良第公爵兼并。1477年归哈布斯堡王朝统治。1556年转属西班牙。”

    丹纳的基本思想武器是“地理环境决定论”。他对比了尼德兰人和日耳曼及意大利人的风俗和一般人性,丹纳认为,尼德兰人有“一种带些近视的明哲,带些俗气的幸福”,他们“有一种我们最缺乏的天赋,就是明哲。他们得到一种我们已经不配得到的报酬,就是满足。”丹纳认为,尼德兰人“眼睛和嘴巴一样贪馋,绘画是供养眼睛的珍肴美味”(《艺术哲学》,傅雷译,安徽人民出版社,p233),所以,“在他们笔下,你不大感受到心灵与肉体的不平衡,在肥沃富饶的土地上,在乡情快活的风俗习惯中,面对着一些和平、忠厚,或者心广体胖的脸相,他们所遇到的对象正好适合他们的天性”(《艺术哲学》,p237)。

    举例来说。
    维米尔(1632-1675),荷兰风俗画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作品大多描写荷兰小城市的资产者悠闲安逸的日常生活,人物与室内陈设结合巧妙,善于用色彩表现空间感、质量感及光的效果。我特意从我的藏书资料中翻拍了两幅维米尔的绘画作品。(可惜,豆瓣没法贴图)

    《倒牛奶的女仆》。在一片白墙为背景,从窗子射入的侧面光的环境中,一位纯朴、健壮的妇女,正在做奶品,墙角挂着小篮子,桌子放满了食品和瓶瓶罐罐。女仆正把雪白的牛奶从奶瓶中倒出来,表情安然恬静。画家从日常生活细节中,摄取了这样的角度,表现了劳动妇女的生动形象。《花边女工》是维米尔的另一幅代表作,画中专心从事花边制作的女子被画家安排在画面中央,成为画面的核心部分,或许正是这样简洁的构图使该作品具有一种纤巧的魅力。

    如何看待荷兰风俗画的艺术价值?黑格尔进行了专门的论述。

    从尼德兰和荷兰的历史看,荷兰在十五六世纪时曾经屡次受外族统治,最后的外族统治者是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荷兰对西班牙的残暴统治进行过英勇的斗争,最后推翻了西班牙的统治,成为独立国家。所以,黑格尔说:“要知道荷兰人当时的兴趣所在,我们就必须追问他们的历史。”黑格尔指出,荷兰人所居住的土地大部分是他们自己创造的,他们经过斗争才获得了政治上的和宗教上的自由,这种凭借自己的活动而获得一切的快感和傲慢,组成了荷兰画的一般内容(《美学》,第一册,p216)。所以,荷兰画所表现的那种自由欢乐的气氛,无论在酒馆里,在结婚跳舞的场合,还是在宴饮的场合里,都是欢天喜地的,纵然在争吵和殴斗的场合也还是如此,每一个人都表现出自由欢乐的感觉。黑格尔总结道:“正是这种新唤醒的心灵的自由活泼被画家掌握住和描绘出来了,荷兰画的崇高精神也就在此”(p217)。

    黑格尔以上关于荷兰绘画艺术价值的论证,马克思和普列汉诺夫都曾经引用过。

 
1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学(第一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学(第一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