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新究 翻译新究 9.0分

纪念思果先生

Luke
2010-02-02 看过
(旧文——发现这篇以前我还没有贴过)

这是则迟到的消息,著名散文家、翻译家思果于2004年6月9日病逝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享年86岁。我近期刚好读了思果先生在国内出版的6本著作,所获甚多,对思果先生十分感念,所以想借此机会,表达对先生的哀悼。

思果先生原名蔡濯堂,江苏镇江人,1918年生;自学成材,从事过各种职业,先是在大陆,后到香港,晚年移居美国。著有散文集20余种,译著20余种,论翻译的专著3种。思果先生的译著国内未见引进,散文集则已经出版3部——《偷闲要紧》,《尘网内外》,《如此人间》。前几年,他的随笔在《万象》杂志上也屡有发表。思果先生奉孟浩然的“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为散文的最高境界,他的散文风格用散文大家余光中的话说:“清真自如,笔锋转处,浑无痕迹。”在思果先生的散文中,他引用了别人的作文要则:“一、真实;二、重要;三、合乎道德;四、紧凑。”这也可以看作他对自己文章的要求,因此读思果先生的散文,既能享受到质朴美好的文字,又领会到作者著文、为人方面的谦和君子之风,可称文中上品。

我对思果先生心怀感激,尤其是在读了他的3本翻译论著之后。《翻译研究》,《翻译新究》,《译道探微》,这3本书写得深入浅出,指导性很强,是思果先生写了30多年散文,译了20本书,研究了7年翻译后水到渠成的结果,在港台享誉已久。尤以《翻译研究》,上世纪70年代在台湾出版后重印多次,作者的朋友、翻译家黄国彬教授称书中列出的毛病在近来的译文中已经少见,应归功于思果先生的著作,影响可见一斑。进入新世纪后,思果先生的3本翻译论著才由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出版,也必将对国内的翻译及写作界产生持久的影响。

我读思果先生的翻译论著,不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同时又感觉如针芒在背,因为书中谈到的不少文字错误都是自己犯过的,有些虽已有所悟,但毕竟是犯了无数文字差错才得到教训。早读思果先生的书,就会很大程度上为自己树立标准,自觉控制笔下出“劣译”。我认识的译者同行也无不称赞思果先生的功绩,这几本书的确为欲从事文学翻译者的必读书。

关于翻译,思果先生不时大声疾呼的,最重要的便是“译文要像中文”。由此出发,他一方面对劣译进行猛烈的鞭挞,反对过分欧化,一方面治病救人,点明毛病所在,强调翻译“功夫在诗外”。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意见不仅对译者有用,对于中文写作者也是,因为应当注意到长期以来的劣译对写作也影响巨大,许多人写着蹩脚的中文而不自知,如这几本书中列出的病句不少便出自一些著名作家之手。思果先生也明白自己可能被认为是个文字上的保守者,有些他不以为然的写法如今已为人接受,但是这种捍卫母语纯洁的精神,仍让我们心生感佩,在这方面,很少人比他做得更多、更好。

思果先生是我们应当记着的,他的书我们还应当多读。

附:思果先生谈翻译选

    翻译不像打铁、走索、造桥;那三行要学会了才可以干。而翻译却不是如此。人人可以说自己会翻译,其实不一定;稍微懂一点外文,就可以觉得自己会翻译;稍微译过一两本书,就可以觉得自己译得很好,其实都不一定。一般翻译不能达到水准,也是因为好多译者没有认清这是件相当专门的事。

中英文都好的,能翻译,自己却以为不能;中英文都不很通的,不能翻译,自己却以为能,只要买本英汉字典就行了。因此也有些译者是不合格的。

高明的译者并不是魔术师,他只能苦干——苦想、苦找、勤改、比较、试验,对自己一点也不慈悲。

    翻译不是创作吗?在心灵迟钝、精力不足的时候,拼命也译不出的,等到神清气爽,体力恢复了,可能轻易译好。如果翻译是死工作,别人已经写好的东西,你只要把“相等的”词句填在纸上就行了,又何至于如此艰难?

翻译是创作,至少是另一种创作,除了不要布局,构想,一字一句,都要创作,而且很难,因为没有自由。作家而又懂外文的,是理想的翻译人才。

你想译得高明,只有跟自己学。先把中文写通,无论什么意思大致可以表达;读懂英文,能利用参考书。然后多用心译,多改、多试、多想、多留心。不要以为自己已经刮刮叫了。凡是一流译者,都是时时觉得一筹莫展,改得辛勤的人。

    我们很容易受到外文束缚,捆得紧了,就会忘记自己的想法、说法,跟着外文的字词表。我们找适当的译文,像捉迷藏。大多数译者懒得去找,照原文字面译,读者懂不懂、读来舒服不舒服,他们不管,反正把外文翻出来就是了。只是少数认真的不肯马虎,他们要译文译得像中文,要读者读起来舒服。这种译者自讨苦吃,作兴别人并不感激他。不过,读者是最公正的人,他们会欣赏像中文的译文。认真翻译久了,自己也有进步,否则译一辈子也只是个翻译匠。

    每人的译文里有他自己,其实也非他不可。也可见这是半创作,是重写。译文好过原文,确也不免;不如原文,往往如是。

    翻译的事谈起来各有各的意见。不过我看近代名译家和译学家说的话有共同的地方。就是译文要通顺,不必死钉原文。必要时增添的增添,该扩充的扩充,该删的删,不要给原文捆死。要用想像的就用想像,不必怕人指摘,说原文并不是这样说的。译者应有胆量作主,担当下来。

    真正的译家一定不怕费神,千辛万苦要读者读得舒服,更传出原文的精神。

    好的译文贴得原文很紧,如影随形,而译文又明畅如同原著,这是件辛苦事情,也要肚子里有点书,还有创作力和想像力。

中文写得好,一种外文如英文也能懂,已经有了基本的条件,但是还不能够翻译,因为译者给原文限制住,该不理的不敢不理,该改写的不敢改写,该添的不敢添。要译了几十万,上百万字,经过了若干年,才能摆脱原文的桎梏,大胆删、增、改写。

翻译这件事做起来没有底,好了还可以好;精确了还可以精确;贴切了还可以更贴切。几乎谁也不能说,他的译文可以悬之国门,没有人可改一字。我潜心思考,逐字推敲,总可以改得更好读一点,容易懂一点,更接近原文一点,找到更好的中文;正好像别人也可以这样批评、修改我的译文,所以尽管大家的译作,我也可以提出不同的译法来。

翻译是艺术,要动手做的,不是谈理论,研究一下,思想一番,就可以学会。翻译不像洗一件衬衫,可以把它洗得干干净净,翻译像琢玉,可以琢磨个没完。
2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翻译新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翻译新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