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死了,麦田还在

北饮狂刀
2010-01-30 看过
        守望者死了,麦田还在,早已经没有孩子在里面做游戏了。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们的儿子们也已经长大成人,儿子的儿子们也是,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孩子了。所以,孤独的守望者死了,他在麦田里无所事事,闲得蛋疼。

        塞林格死了,在天朝小范围骚动了一下,远没有去年米高积训死时声势浩大,轰动性甚至还不如罗京。尽管他的书在全世界卖了6000万册,但相比更吸引人耳目的声光电,纸张和文字,俨然落魄贵族搬出了乌衣巷,惶惶暂居于城乡结合部即将拆迁的土房里,不知下一步在哪儿落脚。

        我第一次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是在高三,那年17岁。诚实的说,我没读懂。豆瓣上有个统计,很多人说自己也是在这个年纪读的这本书。有人说没读懂,有人说改变了自己的一生,我怀疑这人要么早熟得3岁就开始梦遗,要么是纯粹的装逼犯。后来就一直没读过,你要问我现在对这本书还有什么印象,除了那经典的“麦田”独白,剩下的净是满篇脏话了。天知道我现在出口成脏是不是受它影响?

        对于青少年阅读这会儿事,我感觉很纠结。按照通俗观点,多读点名著是必需的,文化底蕴的累积就这么一块好时间了,求知欲强,吸收快。等长大了再累积,一没那时间,二没那闲心。钱和女人都顾不过来呢,谁他妈还去背三字经。但是名著之所以是名著,内涵和知识面跟其名声是成正比的。如我等被圈养的小青年,自己长几根毛还数不过来呢,何来健壮的体魄和丰富的手段去调戏和温存作者苦心破口拐弯抹角一把屎一把尿才喂大的“颜如玉”!国产四大名著中,我在大学以前才读了《西游记》和《水浒传》,后两部是上了大学在马哲和邓三课上读的,好歹没浪费这两节课的时间。到了这年龄,我才能说这《红楼梦》啊,我不是道学家也能看出其中的“淫”来了。但《三国演义》还是觉得没领会它的精髓,看来还得学习一下易老师的品三国啊。

        《麦田里的守望者》,应该是我现在这个年龄读最合适。辛辛苦苦十年寒窗,紧走慢赶地在合适的年龄用合适的身份进入社会。好歹媒介这么发达,社会的丑恶咱早有耳闻,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谁知道还是低估了肮脏所能阐释的丰富含义,高估了自己的想象力和抵抗力。然后才发觉那个反戴红色鸭舌帽,一口一个“fuck”的美国小伙子是多么可爱!

        塞林格能受到世界性的欢迎,是因为《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讲述的青春的迷惘和成人社会的丑恶,是普世性的问题,与体制、文化、意识形态无关。不论美帝苏修还是我大清,青春必定是迷惘的,成人必定是邪恶的,比邻居家拍的成人Afilm还邪恶。

        青春是霍尔顿的妹妹菲比,“突然间我变得他妈的那么快乐,眼看着老菲比那么一圈圈转个不停。我险些儿他妈的大叫大嚷起来,我心里实在快乐极了,我老实告诉你说。我不知道什么缘故。她穿着那么件蓝大衣,老那么转个不停,看去真他妈的好看极了。”那是1951年,电视机还没普及。那时的青春是美国最后的纯粹的青春,菲比最喜欢的娱乐不是看电视,而是在公园里玩木马。那个年代发生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青年骚动,即“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运动”。后来,电视普及了,“垮掉的一代”成年了,塞林格隐居了。站在英尼斯和麦克卢汉的肩头,尼尔·波兹曼写出了《童年的消逝》这本书。现在的孩子已经没有童年了,从他们懂得看《奥特曼》开始,他们已经没有童年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自己看书去。

        同样的道理,青春也消逝了,而且更彻底。因为我们这个年代不但有电视,还有网络。童年和青春,已经成为仅仅指代生理年龄的词语。所有你在这两个年代应该具有的心理特征和思维方式已经全部成人化了,这要感谢那无孔不入的传播媒介,从你具有基本的理解能力的时候开始,就开始向你灌输成人社会的一切。你要再像霍尔顿那么拧巴,那么痛苦,就会有人不屑地鄙视你——幼稚。天哪,难道“幼稚”不是我们在这两个年龄段必备的品质吗?

        于是,那顶红色的鸭舌帽成为了绝唱,以后再没出现比它影响更大、更深远的青春符号。我们现在所有怀念的青春,都是我们想象的青春,是50年前真实存在而现在了无影踪的青春。我们都是装逼犯。

        知道塞林格为什么要隐居吗?因为这孙子早就知道守望者这职业干不长久。丫只提出问题,而无法解决问题。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