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塞,点支烟送你离去

横GE竖
2010-01-29 看过
        塞林格死了。
    如果你不认识可以附注上《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J.D.塞林格,你还是感到陌生的话那么只能说你很幸运,你很幸运没受到“麦田”文化的毒害侵蚀。
    这本书搁在以前一定会被冠以“这是一本受批判的书”如此光荣的称号,而在美国说它是青少年的“圣经”也不是不妥。《麦田》把青少年内心深处的孤独、不安、恐慌、渴望表现地那么让人心疼,许多顽固的小年轻更是把《麦田》的精神气质当作一种信仰。
     
    对于莎士比亚的戏剧来说,一千个读者心中可能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过对于塞林格的《麦田》来说,一千个读者心中只能有一个霍尔顿,但这并不妨碍它的成为经典。
    造成这种解读的原因
    一是因为主人公霍尔顿还是个未成年人,他的背景也不像哈王子那么复杂显赫、扑朔迷离,他是个占据自我中心、游走世界边缘的既天真又无赖的小青年,没有那么多哈姆雷特式的疑问可供人解读。
    二是因为






...
显示全文
        塞林格死了。
    如果你不认识可以附注上《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J.D.塞林格,你还是感到陌生的话那么只能说你很幸运,你很幸运没受到“麦田”文化的毒害侵蚀。
    这本书搁在以前一定会被冠以“这是一本受批判的书”如此光荣的称号,而在美国说它是青少年的“圣经”也不是不妥。《麦田》把青少年内心深处的孤独、不安、恐慌、渴望表现地那么让人心疼,许多顽固的小年轻更是把《麦田》的精神气质当作一种信仰。
     
    对于莎士比亚的戏剧来说,一千个读者心中可能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过对于塞林格的《麦田》来说,一千个读者心中只能有一个霍尔顿,但这并不妨碍它的成为经典。
    造成这种解读的原因
    一是因为主人公霍尔顿还是个未成年人,他的背景也不像哈王子那么复杂显赫、扑朔迷离,他是个占据自我中心、游走世界边缘的既天真又无赖的小青年,没有那么多哈姆雷特式的疑问可供人解读。
    二是因为塞林格把情绪的力量同霍尔顿的生活遭遇高度一致起来,这种孤苦无助的情绪只会出现在霍尔顿那个年纪,存在于霍尔顿那样的人群中。塞林格把这种情绪通过霍尔顿的言谈举止、所做所为表现的那么弥漫具体,无法同主人公剥离开来。
    何况这种自传式的小说也没有做多义解读的余地,谁都可以看出来,霍尔顿就是塞林格,塞林格就是霍尔顿。
          
     不要迷恋赛林格,塞林格只是个传说。
     他居然可以几十年来隐匿于山林,断绝同外界的一切联系,没有电视、电话、互联网,相比少林寺的和尚他更像是和尚。
     用迪伦的话来形容“我哪有空去跟进这个时代啊!”
     这老头子也时常出来活动活动,勾搭他的年轻女性崇拜者玩。所有的传媒人士都很难捕捉到他的形迹,如果能拍到他的一张照片,获得他一些情报和近况,那一定是各大媒体的明日头条。
          
     塞林格也许并不伟大,但他是个很神圣的人,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的人,他的生活,他的思想都是那么地神秘,一旦被神圣化,危害性就开始显现了。
     许多变态的崇拜者把《麦田》当作刺杀行动指南。1980年12月8日一个叫做查普曼的家伙怀揣着《麦田》在等候约翰列侬的秒杀了,理由是他认为列侬不是以前的列侬了,变得越来越虚伪了,要帮助列侬保持他的纯洁。此外还有刺杀里根的欣克利,也是《麦田》的狂热爱好者。
                            
     人人都爱雷蒙德,但不可能人人都爱塞林格。
     霍尔顿也不会被每个人接受,我们接受他首先我们的生命经验和情感体验要和主人公的经历和感受相互印证,没有经历过这种情绪的人只会把霍尔顿当作败类、社会的残次品。
    《麦田》和读者的关系是主动的不是被动的,用个低俗的比喻《麦田》像是四处游荡的精子,读者是孤独的卵子,他们是相互吸引的。《麦田》在寻找属于它的读者,就像精子渴望邂逅卵子,他们相遇后便会互相融合,如果遇到不属于他的读者那么只能是一次失败的受孕过程。
          
     很感谢塞林格为我们塑造出这么一类人,使我情不自禁的加入到其中,我们时常混乱,时常清醒;我们时常敏感,时常对一切又蛮不在乎;我们时常妄自菲薄,时常胆怯懦弱;我们时常相信所有的人,又时常怀疑一切;我们时常热爱生命,又时常对生活失去耐心。我们守望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其实是一个不肯改变的自己。
                       
     今天听说你去世了,我点上一支烟送你离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